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祝贺:美国游戏场运动的产生与发展
2018年09月29日 09:48 来源:《外国教育研究》 作者:祝贺 字号
关键词:游戏场运动;儿童问题;道德发展;社会教育;儿童史

内容摘要:游戏场运动虽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严峻的儿童问题,但它是当时美国社会中最有活力的拯救儿童的措施之一,为城市儿童的社会教育做出了有益的探索。

关键词:游戏场运动;儿童问题;道德发展;社会教育;儿童史

作者简介:

  原标题:美国游戏场运动的产生与发展(1880-1920)

  作者简介:祝贺,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讲师,教育学博士(上海 200062)。

  内容提要:1880-1920年间,美国城市面临着严峻的儿童问题。随着儿童观的变革以及进化理论的盛行,部分教育学家、儿童心理学家对儿童的身体运动和道德发展进行研究并产生了一批相关理论。在这些理论的影响下,游戏组织者认识到游戏对儿童富有锻炼身体、培养道德的社会教育意义。基于此,他们在东北部和中部的城市里创建了一批游戏场并成立全美游戏场协会,不断丰富和发展游戏形式,以期为儿童提供安全、富有教育意义的活动场所。游戏场运动虽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严峻的儿童问题,但它是当时美国社会中最有活力的拯救儿童的措施之一,为城市儿童的社会教育做出了有益的探索。

  关 键 词:游戏场运动 儿童问题 道德发展 社会教育 儿童史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教育学青年课题“美国儿童福利运动研究(1890-1920)”(项目编号:COA170249)。

  如何通过社会教育的方式全方位地保障儿童的安全与健康,促进他们认知能力和道德品质的发展是中外教育家、社会改革者普遍关注的重要问题之一。1880-1920年间,在一批政治上较为多元的游戏组织者的领导下,游戏场运动(The Playground Movement)在美国轰轰烈烈地开展。这场运动涉及教育、社会改革和儿童福利等诸多领域,对美国社会有着广泛而深远的影响。然而,国内的美国教育史研究者对这段历史鲜有关注。虽然少数美国学者在社会改革的语境中研究了这场运动的发展历程,但较少考察这场运动的发生和发展究竟是在哪些教育理论的推动下实现的。

  在美国社会对儿童的态度普遍发生深刻变化的情况下,儿童研究运动(The Child-study Movement)中出现的一批研究儿童身体运动和道德发展的理论影响了游戏组织者,他们尝试为城市儿童、尤其是工薪阶层儿童建设一批能够保障其安全、锻炼其身体、培养其道德品质的游戏场。基于此,本文依托大量来源于儿童史、社会史领域的资料,试图研究1880-1920年间,游戏场运动是如何在相关理论的影响下产生和发展的,以期加深对于这一时期美国教育史、儿童史的认识和理解。除学术意义之外,对这一问题的研究亦有着现实意义。随着现代社会的快速发展和终身教育的逐步推广,社会教育的作用和地位越来越突出。游戏场运动产生和发展的历程为我们提供了可资借鉴的内容,如何通过多种形式的活动促进儿童的社会教育值得我们每一位教育工作者认真思考。

  一、美国城市中严峻的儿童问题

  19世纪末、20世纪初是美国城市迅速发展、贫困人口快速增多的年代,美国东北部和中部的大城市几乎都面临着严峻的儿童问题。在这一时期,美国人口的城市化进程日益提升:1900-1910年间,城市人口增加了39%;1920年首次出现了2500个城镇的人口总数(5430万)超过农村人口总数(5180万)的现象。城市的发展与大量外国移民的涌入直接相关:1880-1900年间,平均每年有45万移民来到美国;到1900-1920年间,这一数字已达年均约90万人。[1]这些移民大部分是来自东欧、南欧的农民或难民,他们在19世纪90年代汇成一股洪流,超过了美国移民人数的一半,在20世纪前10年里占到美国移民总数的72%。他们普遍生活贫困且无一技之长,文盲率较高,来到美国后大多在美国主要城市的贫民区按原来的民族聚居,从事着城市里的底层工作。[2]在移民大量迁入的同时,随着美国农村机械化水平提高、土地兼并的加剧和农地租赁费用的高涨,大量破产农民涌入东北部和中西部的制造业城市,也融入工薪阶层,并居住在贫民区。[3]

  贫民区生活条件恶劣,到处充斥着贫穷、犯罪和不安全的因素,疾病、无家可归、饥饿、犯罪到处蔓延,在这里生活的儿童处境更为窘迫。随着人口的膨胀,城市土地变得越来越昂贵,贫民区的居住环境异常拥挤。在狭小的公寓里,儿童不仅没有自己的房间,甚至都没有独立的床。儿童之所以去街道上玩耍,最主要的原因是除此之外他们无处可去。在曼哈顿一处贫民区长大的记者凯瑟琳·布罗迪(Catharine Brody)在1928年为《美国水星》(The American Mercury)杂志撰写的一篇文章中回忆幼年生活时说,“在房子里没有聚会或玩耍这类事情”,“街道才是城市里那些小意大利人、小爱尔兰人和小犹太人的真实家园”,贫民区的大街小巷、门口窗边,到处都是玩耍的儿童。[4]美国小说家亨利·詹姆斯(Henry James)曾描写了他造访纽约下东区(Lower East Side)时见到的惊人景象:“一大群孩子蜂拥而来,而且越来越多,无休无止”。[5]纽约社会安置工作者罗伯特·伍兹(Robert Woods)描绘说,“有时候在一个偏僻的小巷里,你会看到一百多个正在玩耍的儿童”。[6]随着沥青铺路技术的出现以及街道照明的普及,儿童街头游戏在1890-1910年间发展到高峰。学龄儿童是街头游戏的主力,不少学前幼儿也夹杂其中,就连蹒跚学步的幼儿也在其哥哥姐姐的照看下出现在街头。[7]

  在街道上,这些儿童玩着各种各样本来无可厚非的游戏,诸如踢球、玩石子、打水枪、闲逛、卖报纸等,但街道并不是一个适宜儿童游戏的场所。一方面,这里车水马龙,严重威胁着儿童的安全与健康。有资料记载了儿童因街头游戏出车祸的例子:哈利·罗斯科伦科(Harry Roskolenko)的姐姐“15岁时被一辆卡车撞死”。[8]迈克·戈尔德(Mike Cold)的朋友乔伊·科恩(Joey Cohen)被一辆有轨马车撞倒,“他偷偷搭了一段顺风车,从车上跳下的时候摔倒在车轮下。周围的人都看到了他,听到他最后一声痛苦的尖叫。马车扬长而去,人们冲到近前,抱起他的遗体。”[9]另一方面,街上聚集着三教九流,形形色色的人和事每天都在儿童周围出现,不利于儿童良好道德品质的形塑。在街头恃强凌弱的文化和各种不良习气的影响下,儿童逐渐滋生出打架、偷窃、逃学、滋事、赌博等不良行为,影响了他们的道德发展和对社会规则的认知。[10]

  儿童的街头游戏加剧了贫民区,乃至整个城市的混乱。例如,当时的纽约市被称为“流浪者之城”,其人口中有40%属于移民,有78%在国外出生或有外国血统。纽约市制定法律将儿童的街头游戏认定为犯罪,一些对当时的成人而言并不属于犯罪的行为,诸如乞讨、点篝火、打架、赌博等等,到了儿童这里就成了被抓捕的理由。在1910-1913年间,纽约市每年因为街头游戏抓捕约12000名儿童;在1913年纽约警察对中西区(Middle West Side)爱尔兰聚居地和德国聚居地的儿童抓捕记录中,有超过50%的抓捕都是因为街头游戏,而非他们真的犯罪。然而这种方法似乎并没有达到人们预期的效果:儿童不但没有停止街头游戏,反而集结成小团伙以提防被警察抓捕。这些小团伙的破坏和犯罪行为愈演愈烈,甚至导致其成员在打群架、团伙盗窃等活动中致残或者丧生。[11]纽约并非唯一将儿童街头游戏认定为犯罪的城市,儿童街头游戏已严重影响了美国东北部和中部城市的治安环境。

作者简介

姓名:祝贺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