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李栋:教育教学场域中儿童管理的误读与重构
2018年09月11日 11:23 来源:《学前教育研究》 作者:李栋 字号
关键词:儿童管理;管理张力;管理限界;教育常识;身份认同;精神契约

内容摘要:层出不穷的“虐童案”与屡见不鲜的“辱师门”投射出儿童管理的“钟摆现象”及其误读之后的“教育悖论”与“思维桎梏”,儿童管理的“被遮蔽”亟待其本真意涵的“自还原”。

关键词:儿童管理;管理张力;管理限界;教育常识;身份认同;精神契约

作者简介:

  原标题:张力与限界:教育教学场域中儿童管理的误读与重构

  作者简介:李栋,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育学系博士研究生(上海 200062)。

  内容提要:层出不穷的“虐童案”与屡见不鲜的“辱师门”投射出儿童管理的“钟摆现象”及其误读之后的“教育悖论”与“思维桎梏”,儿童管理的“被遮蔽”亟待其本真意涵的“自还原”。明晰儿童管理内外之维的张力与限界是准确理解儿童管理的逻辑起点,消除其“钟摆现象”则需要“教育常识”的回归,为此应澄明“惩罚与体罚”“严格与严苛”“权威与专制”的“名”“实”之辨“破”“立”之径和“扬”“弃”之道。儿童管理的最终归旨在于实现“管理的消失”,逐渐从虚无专制过渡到身份认同再到制度契约,最后走向精神契约的自由与独立。

  关 键 词:儿童管理 管理张力 管理限界 教育常识 身份认同 精神契约

  基金项目:全国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2015年度国家重点课题“当代中国社会的教育责任研究”(课题批准号:AAA150009)。

  “我们班那群小天使真可爱!”“唉,我们班的那群孩子纯粹是一群魔鬼,专门来收拾我的!”……在教育教学场域中,儿童管理的话题一直是教师、家长,甚至是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近几年来,以浙江温岭“拎耳门”为代表的各种“虐童案”和以“怀远辱师事件”为代表的各样“辱师门”等教育案件频频遭到媒体曝光。一种呼声是家长反对教师“过分”的管理手段,另一种呼声则是对教师管理权威丧失的唏嘘不已,甚至是痛心疾首,并喟叹“被宠坏的一代”。诸如此类的“教育怪象”层出不穷,其背后仿佛存在着一个由两股力量相互拉扯的“教育悖论”。面对着棘手的“儿童管理”问题,教师们也陷入了一个“两难困境”——管还是不管?

  从“魔鬼”到“天使”,儿童观演变的背后投射出儿童管理的“钟摆现象”。充满张力的儿童管理是教育教学智慧的展现,儿童管理的“误读”与“误判”实质是儿童管理的“常识缺位”,亟须对其本真意涵的“重构”与“新判”。因此,澄明儿童管理内外之维的张力与限界,透析儿童教育与儿童管理“域界”的融合度与分解度,探寻“服从管教”与“尊重儿童”之间的“最佳契合点”,最终呈现儿童管理“和合创生”的教育图景,对于诠释与实践新时期的儿童管理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

  一、还原:教育教学场域中儿童管理的逻辑起点

  (一)儿童管理的内在之维

  1.儿童管理的内在归旨。

  儿童管理的内在归旨意在教师“尊重儿童”的前提下,引导儿童“规则”意识的建立,实现“危险的远离”与“自我的保护”。在赫尔巴特(Herbart)看来,儿童天生带有一种“不服从的烈性”,这种烈性会“把儿童未来的人格本身也置于种种危险之中。这种烈性是必须克服的”。[1]儿童往往因为“规则”意识的缺失,使得身体与心灵受到伤害。教育管理的伦理性质赋予了儿童管理一种内在的意向性,直指儿童生命的内在生长与发展。它以尊重儿童生命的内在一致性为基底,以儿童成长的现实性与可能性为尺度,促使儿童生命“按照其内在的秩序生长”[2],培养儿童“有所为”的“规则”意识和“有所不为”的“自我保护”意识。

  2.儿童管理的内在要素。

  儿童不是空着脑袋走进教室的。儿童管理的内在归旨决定了对其内在要素进行剖析的必要性。儿童管理的内在要素涉及儿童的认知、情感和意志(见图1),它们共同参与儿童管理对话、交流、互动和开启心智的过程。儿童的生长与发展有其阶段特殊性,往往表现出独特的行为模式和心理规律。因此,在儿童管理的过程中,教师要充分理解儿童的心境、心智与情绪,尊重儿童个体的不同气质类型,用积极的内在互动形成友好的交互关系,[3]关切与关照儿童的认知、情感和意志等内在要素的同质性与异质性,将内在要素间的同质性逐渐提升为儿童管理的普遍规律,将内在要素间的差异性不断转化为儿童管理的有效资源,以此探寻儿童“机智管理”的准确切入点。

  3.内在之维的张力与限界。

  儿童管理兼具管理性与伦理性,双重属性之间的联系与差异共同构筑了儿童管理内在之维的张力与限界。儿童在认知、情感与意志等方面对教师具有依赖性,这无形地赋予了教师“替代父母”的角色。此时,教师的职业角色与“替代父母”的角色之间便形成了儿童管理内在之维的张力与限界。这种张力与限界既是一种事实性的存在,也是一种必要性的存在。其中,教师可以凭借这种“张力”,进行自我角色的转化(教师、父母、同伴),形成兼具儿童管理与儿童伦理的合力,“灵巧地运用那种能够使人在自身教育中受监督和鼓舞的感染力与约束力,从而把孩子的面貌反馈给孩子”。[4]但是,教师也要时刻警惕两种角色之间的限界,能够及时“抽身出来”,将角色之间的差异转化为儿童管理的有效资源,努力创生儿童在父母关系以外“境遇”与“机遇”的可能性,促使儿童在“必要张力”的缓冲中充分面临管理过程中的“矛盾”“冲突”,甚至是“博弈”,进而建立起“规则”意识,保证儿童管理内在归旨的契合度和达成度。

作者简介

姓名:李栋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