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祁占勇等:学前教育阶段虐童行为治理的法律透视
2018年09月06日 15:41 来源:《中国教育学刊》 作者:祁占勇 康韩笑 字号
关键词:学前教育;虐童行为;依法办园

内容摘要:幼儿园虐童事件的发生不仅会对幼儿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也使幼儿园的形象遭受人们的诟病。

关键词:学前教育;虐童行为;依法办园

作者简介:

  原标题:学前教育阶段虐童行为治理的法律透视

  作者简介:祁占勇,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陕西 西安 710062);康韩笑,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硕士研究生(陕西 西安 710062)。

  内容提要:幼儿园虐童事件的发生不仅会对幼儿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也使幼儿园的形象遭受人们的诟病。事实上,幼儿园虐童事件的发生与我国没有构建起立法、行政、司法的法律保障制度不无关系,其根源在于立法体系不健全阻滞了学校教育领域的有法可依,学前教育体制不明阻碍了学前教育领域的依法办园,传统观念错误指导遮蔽了学前教育领域的非法办园。因此,为了避免幼儿园虐童等恶性事件的发生,规制虐童行为,我们需要从明确虐童行为的法律性质、切实健全教育行政保障机制、确保司法救济畅通无阻等方面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法律途径。

  关 键 词:学前教育 虐童行为 依法办园

  基金项目:本文系全国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国家一般课题“教育供给侧改革的基本理论问题与制度保障研究”(项目编号:BAA170014)研究成果。

  人生百年,立于幼学。儿童是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儿童的教育和发展是关乎国家和民族存亡的大事。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要“办好学前教育”“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学前教育是基础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人一生发展中尤为关键的阶段。

  近年来,学前教育阶段暴露的问题愈发明显和严重,从西安枫韵幼儿园给数百位孩子长期服用抗生素事件、河北省民办幼儿园教师扎针体罚学生事件、山西某幼儿园教师连扇儿童70多个耳光事件,到2017年携程幼儿园教师殴打孩子喂芥末事件以及北京红黄蓝幼儿园教师涉嫌给孩子扎针、喂不明白色药片事件……幼儿园中屡次发生虐童事件。所谓虐童是指“成年人采用暴力的和非暴力的方法侵犯未成年人的人身、心理、精神、性、财产和其他权利并造成危害后果的行为”[1]。虐童事件不仅使幼儿的身心遭受严重创伤,家长们更是为幼儿在幼儿园的生存状态忧心忡忡,社会各界人士也不断呼吁政府要加强幼儿园管理,为幼儿的成长提供良好的游戏环境。本应该充满欢声笑语的幼儿园,如今却成了一些人发泄私欲的场所,令人悲哀的同时,我们要积极寻找并有效践行治理虐童行为的法律途径。

  一、学前教育阶段虐童行为治理的法律缺失

  一直以来,学前教育阶段的法律规范都是学前教育发展中的薄弱环节。与义务教育、高等教育阶段的专项法律规定相比,学前教育阶段产生的纠纷只能通过运用相近的法律法规或寻求其他途径进行处理,导致深层次问题无法从根本上得到有效解决。法律是维护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虐童行为频发,却得不到有效治理的现象,充分表明我国虐童行为治理过程中存在着严重的法律缺失,主要表现为立法、行政、司法三个方面。

  (一)虐童行为治理中的立法缺失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教育立法发展取得显著成绩,但与幼儿相关的立法保护却一直没有引起足够重视,虐待儿童的法律制定存在着重大缺失。

  1.与虐童相关的法律规定大多仅具有宣誓性而缺乏规范性

  纵观我国法律体系的建制,涉及儿童保护的内容或多或少都会规定“禁止任何形式的虐待和忽视儿童”以及出现保护儿童身心健康发展等条款,但大部分都是纲领性、口号式的规定。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禁止虐待老人、妇女和儿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规定了监护人对被监护人人身权利的保护职责及法律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四章中关于虐童类行为的规定散见于多个不同罪名中。法律条款中仅仅规定了禁止某项行为,但对违反该条款应当如何处理的处罚措施却未有提及。法律的规定不能流于表面,同时也区别于道德宣言。法律与道德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强制力,违反法律规定必定会受到相应的惩罚,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主任佟丽华曾提道:“法律一旦没有了处罚措施,执行与否就要依赖于人们的自觉,那么法律的作用就等同于道德。”缺乏规范性的法律规定,对民众没有威慑力,客观上容忍了人们藐视法律,导致对儿童权益的保护在现实中不具有可操作性。

  2.有关虐童的法律内容庞杂且缺乏体系性

  除了《宪法》《民法通则》《刑法》的规定之外,《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及各种诉讼程序法等的一般性立法,与儿童权利相关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等专门性立法,《幼儿园管理条例》《幼儿园工作规程》等主要行政法规与部门规章等,均对儿童权利保护作出了一定程度上的规定,但这些规定都“依附于各个专门法,并没有形成系统性、专门性的关于儿童权利保护的法律体系,由于其散布于各专门法,使用起来不方便,在司法实践中也不利于对其进行宣传、掌握和实际运用”[2]。世界上不少国家和地区已经建立起防治虐童行为的专门体制、制度,英国、日本出台与虐童行为有关的专门法,我国香港地区也早在1980年就成立了专门性的组织——香港防止虐待儿童会。反观我国内地治理虐童行为的法律规定,各层级、各类型、各阶段的法律法规、规章、条例均有涉及,看似很丰富,其实许多内容大同小异,难以区分不同位阶规定之间的界限,没有构建起一个从上至下完整的法律体系,也缺乏一部专门的、精细的规范虐童行为的法律法规。

  3.虐童的法律用语模糊且缺乏确定性

  法律是最讲究严谨和准确的,法律用语要更讲求表达的准确和规范,因为采用不同的法律用语会带给当事人截然相反的结果。我国一些规范虐童行为的法律规定就存在用语模糊且缺乏确定性的问题。例如,修订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二十一条仅规定“不得对未成年人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对行为人加害的手段只做了概括性的规定,并未指向特定的主体和行为;再比如“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或“构成犯罪”的规定也存在表述不清的现象;《教师法》第八条规定:“教师应当关心、爱护全体学生,尊重学生人格,制止有害于学生的行为或者其他侵犯学生合法权益的行为,批评和抵制有害于学生健康成长的现象。”第三十七条规定:“教师体罚学生,经教育不改的或品行不良、侮辱学生、影响恶劣的,即由所在学校、其他教育机构或者教育行政部门给予行政处分或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何为第八条中的“有害于学生的行为或其他侵犯学生合法权益的行为”以及如何定义第三十七条可以构成犯罪的“情节严重”,这些模糊的规定都增加了条文实施的难度,导致实际运用中欠缺实效性。

作者简介

姓名:祁占勇 康韩笑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