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何京玉等:日本保育士专业化制度建设及其成效
2018年08月29日 10:53 来源:《外国教育研究》 作者:何京玉 孙玉洁 权赫虹 字号
关键词:日本学前教育;保育士专业化;保育士培养;保育士考试;保育士研修

内容摘要:推进保育士专业化制度建设,应采取提升经济待遇、提高职业声望、改进考试制度、制定保育士专业标准等制度创新策略。

关键词:日本学前教育;保育士专业化;保育士培养;保育士考试;保育士研修

作者简介:

  原标题:日本保育士专业化制度建设及其成效

  作者简介:何京玉,青岛大学师范学院学前教育系副教授,教育学博士(山东 青岛 266000);孙玉洁,青岛大学师范学院学前教育系副教授(山东 青岛 266000);权赫虹,日本广岛大学大学院教育学研究科研究生(日本 广岛 7398522)。

  内容提要:保育士在日本学前教育发展中占有重要地位。长期以来,日本在保育士专业化制度的建设中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具体体现在多元化的保育士培养体制、保育士国家考试制度、保育士资格证书制度、政府严格监管与高度自主并存且与政府财政补助挂钩的在职研修制度等方面。同时,参加保育士考试的考生专业知识和实践能力缺失、保育士实践能力偏弱、新任保育士的培训制度不够完善等因素又都制约着保育士专业化的进一步发展。因此,推进保育士专业化制度建设,应采取提升经济待遇、提高职业声望、改进考试制度、制定保育士专业标准等制度创新策略。

  关 键 词:日本学前教育 保育士专业化 保育士培养 保育士考试 保育士研修

  基金项目:山东省省属本科高校教学改革研究重点项目“学前教育本科专业全程实践培养模式研究”(项目编号:2015-215);山东省社会科学规划研究项目“文化变革视野中幼儿园课程实践的基本形态和发展路径研究”(项目编号:15CJYJ05)。

  日本学前教育一直以来主要由幼儿园和保育所两种机构承担。①幼儿园是针对3~5周岁的幼儿,提供以游戏为主的教育活动,幼儿的在园时间为4小时左右。保育所是为了满足家长参加工作、学习等需求,对0~5周岁的婴幼儿进行保育和教育的场所,婴幼儿的在园时间为8小时左右。因这两种机构的作用、形式、任务以及幼儿的年龄都有所区别,所以师资的培养中专业能力和技能要求上的侧重点也不同。保育所的师资为保育士,其培养中更侧重0~5周岁婴幼儿的保育为主教育为辅的专业能力;幼儿园的教师则以3~5周岁幼儿的教育能力为主。两者之间没有地位的高低之分,资格证也不能互相代替。

  日本自从建立保育所制度以来,围绕着保育士职业是否为一种专业,以及保育士是否为专业人员,是许多学者和社会大众始终讨论和争议的焦点。随着对婴幼儿身心发展的认识逐渐深刻,对婴幼儿时期的保育质量对其个人一生发展和国家人才质量的研究进一步深入,人们普遍认为保育士队伍应该是专业人员。特别是进入20世纪八九十年代,受少子化的危机不断深刻,以及《国际儿童公约(1989年)》的影响,婴幼儿保育的问题备受关注,日本出台了一系列的法律政策进行保育士专业化制度的建设。本文从历史的视角考察日本保育士专业化制度的建设历程,分析现行的保育士专业化制度的体系,并提出专业化制度建设中的成效及改进策略。

  一、日本保育士专业化制度建设的历程

  二战结束后,1947年公布的《学校教育法》中,将幼儿园正式纳入到学校教育体系,幼儿园教师也被纳入到教师的行列,取得幼儿园教师资格证成为上岗任教的基本条件。[1]而同年厚生劳动省②制定的《儿童福祉法》中规定“保育所的目的是受家长的委托,对家庭中缺乏保育的婴幼儿进行保育(第39条)”,[2]把保育所纳入到儿童福祉事业中,从此保育所制度正式成立。

  在1948年公布的《儿童福祉法施行令》中的第13条规定“在保育所从事儿童保育的女子称保姆。③还规定“保姆是受家庭中缺乏照管婴幼儿的家长的委托,对其婴幼儿进行保育”。[3]在此法令中保姆的“保育”工作停留在单纯地照管婴幼儿。该法中还规定“保姆应毕业于厚生劳动省指定的保姆养成学校;或是通过保姆考试合格”。[4]之后,长期以来只建立了大阪府立保姆学院、名古屋市保育专门学院等几所保姆培养院校,因战后极其困窘的经济状况下无法顾及其发展。另外,虽说保姆考试,就是参加小学教员的资格考试,能够通过考试合格者寥寥无几。[5]所以,这些规定只是“应然”的观点,“实然”的现象是保姆培养院校与保姆考试远远满足不了保育所发展的需求。为了缓解保姆的严重不足,1954年厚生劳动省公布《基于儿童福祉设施最低标准的保育所保姆特例令》,并规定允许通过短期培训、简易考试等措施选拔保姆。以1954年为例,全国8859人的保姆中,通过简易考试合格从事保姆者为7617人,占保姆总数的86%。[6]可以看出,只能依靠临时、短期培训来补充保育士队伍的不足。

  20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经济飞速发展,开始对儿童的保育提出了新的要求。具体体现为1963年文部省初等中等教育局长和厚生劳动省局长联合发布通知,“保育所的3岁以上幼儿的教育以《幼儿园教育要领》为基准”。这意味着要求保育所对3岁以上幼儿进行保育的同时还要进行与幼儿园相同的教育,即“保育”的内容发生了变化,保姆的工作由单纯的照管儿童转变为对婴幼儿进行照管的同时还要进行教育的双重职能。

  同年,《保育问题的中间报告》中指出:保育的理想是为追求优质的保育质量,给婴幼儿提供良好的保育环境,应由专业人员进行保育。[7]这就阐释了保姆的保育工作与一般的照管养育不同,其不同点体现在为儿童发展创设的有准备的环境,以及以儿童保育的专业知识和专业技能进行保育。由于“保育”内涵的变化,人们开始探讨承担保育工作的保姆职业是否应为专业,保姆是否应为专业人员的问题。

  紧接着第二年,在第2次《保育问题的中间报告》中指出:婴幼儿时期是对其个性的形成起着重要影响的阶段。对婴幼儿进行集体保育,必须具备专业的知识、技能,保姆应以专业人员来确定其地位。[8]这就从婴幼儿时期的重要性出发,向国家和政府提出了保姆职业为何应为专业的问题,但这一说法显然有点笼统,没有充分的说服力。于是,报告中进一步指出:婴幼儿的活动根据时间与地点的不同千变万化,保姆的工作是动脑观察、进行养育和教育的创造性活动,保姆应不断研究和提升自身的业务。国家应从法律上规定和完善保姆的资格,只有人格、知识兼备的专业人员才能取得保姆资格,保姆职业才能获得社会的信任。[9]这就具体从保育内容的复杂性与不确定性等特点,提出了国家应进行保姆专业化制度建设的必要性。

  受上述报告的影响,1965年制定的《保育所保育指针》中规定,保育所的保育任务是养育和教育一体化,培养具有丰富的人性的儿童。[10]从此,在国家层面上明确了保育所的保育具有养育和教育的双重意义,为保育士职业寻求专业地位奠定了基础。在这种情形下,1979年厚生劳动省终于废除了《基于儿童福祉设施最低标准的保育所保姆特例令(1954年)》,取消了保姆培养中的短期培训和简易考试。从此,保育士的职前培养全部过渡到由厚生劳动省指定的专门院校承担。

  另外,1986年,日本实施《男女雇佣均等法》,保姆行业中逐渐出现了男保姆。在这种情形下,1999年施行的《儿童福祉法施行令》中把“保姆”的名称修改为“保育士”,并在保育士的定义中把“女子”删除,打破了1948年以来“在保育所从事儿童保育的女子称为保姆”的规定,保育士成了不再受性别限制的职业。

作者简介

姓名:何京玉 孙玉洁 权赫虹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