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李明婧等:卢梭与老舍“儿童本位”教育思想比较研究
2018年08月27日 10:06 来源:《教育评论》 作者:李明婧 李兴韵 字号
关键词:卢梭;老舍;教育思想;儿童本位

内容摘要:卢梭和老舍在儿童教育方面都主张“以儿童为本位”,由于两人所处时代和地域不同,卢梭和老舍儿童观形成的动力存在差异性,但对儿童教育原则、内容及方法则不谋而合。

关键词:卢梭;老舍;教育思想;儿童本位

作者简介:

  原标题:卢梭与老舍“儿童本位”教育思想比较研究

  作者简介:李明婧,贵州师范大学(贵阳 550000);李兴韵,贵州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博士(贵阳 550000)。

  内容提要:卢梭和老舍在儿童教育方面都主张“以儿童为本位”,由于两人所处时代和地域不同,卢梭和老舍儿童观形成的动力存在差异性,但对儿童教育原则、内容及方法则不谋而合。仔细研读老舍的小说作品可以发现其多部作品影射出了卢梭思想意识。纵观卢梭和老舍在儿童教育方面的主要观点,可以发掘其对现代教育问题的启示。

  关 键 词:卢梭 老舍 儿童 儿童本位

  1762年,法国启蒙运动倡导者、教育家卢梭出版了《爱弥儿》,并在书中系统阐述了“儿童本位”教育观。他对儿童独特的教育见解犹如平地惊雷,在法国社会引起巨大反响。174年后,从事教育工作的老舍出版了《新爱弥耳》。这部作品中的教育方法与《爱弥儿》的教育方法正好相反,老舍用反证法论证了《爱弥儿》教育方法的正确性。老舍创作的《新爱弥耳》是其另一部作品《牛天赐传》的进化,“牛天赐式”的教育也是一个反面教育典型。卢梭反对把婴儿包裹在襁褓里,提倡给儿童穿上宽肥舒适的衣服使他能够自然生长与发展。[1]而牛天赐与爱弥儿相反,从满月开始,手脚就被约束起来,结果“没思想的善意”致使他变成了“拐子腿”加“扁脑勺”。啼哭在卢梭看来是儿童的本能和言语表达,而牛天赐一哭,牛老太便让奶妈用乳头堵住他的嘴,导致天赐近乎抽风。[2]老舍以批判性口吻揭示了旧教育对儿童的残害,倡导爱护与尊重儿童,这与卢梭“儿童本位观”不谋而合。虽然卢梭和老舍所处时代和国度不同,但两人在儿童教育方面都主张“以儿童为本位”,对儿童教育的诸多思考有着相似之处。把卢梭和老舍的儿童教育主张加以比较,可以更好发掘其时代价值。

  一、卢梭和老舍儿童本位观形成的动力

  卢梭和老舍处于不同的时代和国度,在儿童观的形成方面自然存在一定差异,卢梭的儿童观与其哲学观和时代背景息息相关。老舍儿童观的形成则源于他本人对儿童的热爱、时代的推动以及童年悲惨的经历。

  卢梭的哲学观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其儿童观。他的哲学观明确阐明了人的本性是善良自由的,一切坏与恶都源于社会的束缚和不良影响。在他看来,儿童之所以任性妄为,不是自然造成的,而是后天的教育所致:“出自造物主之手的东西,都是好的,而一到了人的手里,就全变坏了。”[3]因此,卢梭主张教育要避免社会的不良影响,脱离社会的管制与拘束,使人在成长中恢复本性,取法自然。

  卢梭的教育思想与其所处的时代息息相关。18世纪的法国社会等级森严,儿童无独立的地位,被看作“缩小的成人”。卢梭《爱弥儿》的问世闪烁着“尊重儿童的思想光芒”,使人们开始关注并重新审视儿童,走进卢梭呐喊的儿童世界:“大自然希望儿童在成人以前就要像儿童的样子。”[4]卢梭肯定了儿童的地位。此外,卢梭强调自由是儿童应该享有的基本权利。18世纪的法国,学校教育内容陈旧,具有浓厚的宗教色彩,经院式的教条主义教学方法压制了学生的发展,学校采取各种束缚学生自由、控制学生意识行为的措施,遏制学生的成长,卢梭猛烈地批判了对儿童加以约束的做法,他明确了儿童的幸福与成人的幸福都有本质性的相似,都应有主宰自己命运的主钥匙即“完全在于他们能够运用他们的自由”[5]。

  老舍儿童教育思想的形成有以下几个原因:第一,对儿童的无限热爱是老舍儿童教育思想形成的内驱力。这种热爱是从心底里发出的,老舍自己也阐明“我爱孩子,他们是光明,他们是历史的新页”[6]。对儿童的喜爱融进了老舍的骨子里,因此他愿意永远作“孩子的头”。[7]1923年老舍在他第一部短篇小说《小铃儿》中就开始对儿童人格养成问题进行思考。1929年,老舍创作了以儿童为主体的《小坡的生日》,用简单明了的语言描绘了儿童世界的天真烂漫、纯真活泼,勾勒出儿童的理想世界。基于对儿童的无限喜爱,他愿意“再写一两本《小坡的生日》这样的小书”[8]。对儿童的爱引发了老舍对儿童的关注,进而引发了老舍对儿童教育的思考。第二,“五四”思潮的兴起是推动老舍儿童教育思想发展的外部力量。老舍曾说:“没有‘五四’,我不能变成作家;‘五四’运动给了我一个新的心灵。”[9]在欧美教育思想影响下,五四时期涌现了新式儿童观,把儿童看作独立的人,给予其人格独立以及“人”的尊严,这打破了传统社会儒家思想中的旧式儿童观念。新型儿童观提出:“尊敬儿童的人格,爱护他的浪漫天真。”[10]尊重儿童、爱护儿童,要从儿童角度出发,按照儿童的步调行走,正如我国一代文豪鲁迅先生曾认同的“一切设施,都应该以儿童为本位”[11]。新文化运动者认识到了儿童的独立自主,儿童不等同于成人,是发展中的人,有人格尊严及其社会价值。“五四”时期的思潮推动老舍重新审视“传统旧教育”,为老舍儿童教育思想的成熟发展提供了外部动力。

  从儿童本位观形成的动力来看,卢梭和老舍儿童观形成的因素虽存在一定差异,但二者的儿童本位观是内力与外力共同作用的结果。卢梭儿童本位观的形成受其天性哲学这个内力影响,老舍儿童本位观是基于对儿童的热爱。时代背景这个外部动力也促使他们倡导“儿童本位”。

  二、“把儿童看作儿童”的教育原则

  卢梭在《爱弥儿》中系统阐述了“儿童本位”的教育观念。他尖锐地揭示了经院式教育对人性的摧残,严厉地批判了当时的教育者不了解儿童,把儿童当作成人一样看待。儿童身心发展不健全就是由于教育者违背了儿童成长规律以及把儿童和成人不加以区分,混为一体;教育内容上,采取“超越式”教学,把超出儿童认知范围的成人概念勉强灌输给儿童;教育方法上,忽视儿童自我发展,远离实际,因循守旧,致使儿童对掌握知识缺乏兴趣甚至厌学。卢梭对此做出了犀利的批判:“儿童有他特有的认识、思考和感情方式;再也没有用成人的思维方式去替代儿童的思维方式更为愚蠢的事情了。”[12]他倡导建立儿童本位观,使儿童不失本真,在《爱弥儿》中,“遵循自然,把儿童当作儿童”是卢梭的核心思想。

  在中国众多倡导“儿童本位”的文人学者里,真正以儿童为本位,用儿童的眼睛去观察世界的,寥寥可数,老舍先生当为其中之一。1929年老舍先生创作的《小坡的生日》以儿童的语言和逻辑,幻想了一个儿童的乌托邦世界,完整地体现了老舍的“儿童本位观”。第一,在儿童形象上,老舍塑造了小坡这样一个不折不扣的顽童形象:小坡不爱读书,爱逃学,爱打架,但这一切都为保护和帮助别人,如为帮助小英拿回小船和张秃子打架,或者帮助老太太提篮子;[13]小坡爱冒险,对新鲜事物总是充满好奇心,又能干,妈妈买菜总是要带着小坡,因为小坡会讨价挑东西还会马来语。[14]小坡是具有天真、勇敢、正义、自由顽童精神的孩子。第二,在儿童穿着上,老舍反对把儿童打扮得像个“小大人”,认为牛天赐的装扮就像“缩小的新郎官”,把其“衰老儿童”形象描绘的淋漓尽致。老舍对此既赋予同情又做出了尖锐的批评,认为牛天赐被打扮得像个小老头是极可怜的。[15]第三,在儿童教育上,老舍反对把超越儿童认知范围的东西灌输给儿童,也反对过早地教导孩子认字,他“不主张早教孩子们认字,六岁以前,不教给他们任何东西”[16]。老舍认识到了儿童是独立个人,应有自己的人格和快乐。无论是在儿童形象、儿童穿着亦或是儿童教育上,老舍都主张把儿童当作儿童而不是成人的“所有品”。

作者简介

姓名:李明婧 李兴韵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