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索长清等:电子时代的童年危机与守护
2018年08月13日 10:58 来源:《现代教育科学》 作者:索长清 孟奕彤 王唯一 字号
关键词:儿童;童年;电子媒介;反思

内容摘要:“童年正在消逝”是著名媒体文化研究者尼尔·波兹曼在其著作《童年的消逝》中提出的核心论断。

关键词:儿童;童年;电子媒介;反思

作者简介:

  原标题:电子时代的童年危机与守护

  作者简介:索长清(1985-),男,博士,沈阳师范大学学前与初等教育学院讲师,研究方向:学前教育基本理论及幼儿园教师文化(辽宁 沈阳 110034);孟奕彤(1994-),女,沈阳师范大学学前与初等教育学院硕士生(辽宁 沈阳 110034);王唯一(1994-),女,沈阳师范大学学前与初等教育学院硕士生(辽宁 沈阳 110034)。

  内容提要:“童年正在消逝”是著名媒体文化研究者尼尔·波兹曼在其著作《童年的消逝》中提出的核心论断。波兹曼运用媒体生态学的方法阐释“童年”是如何“发明”(产生),又是如何“消逝”的。“童年的消逝”是一种辩证的逆转运动,现代化过程中信息科技的持续影响下,“儿童/成人”二元对立的符号模式开始受到腐蚀和消解。“童年”会逐渐“消逝”的断言,不仅引发现代人们对信息时代儿童与童年的关注与反思,对当今儿童教育也是一种警示。

  关 键 词:儿童 童年 电子媒介 反思

  基金项目:辽宁省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2015年度立项课题“幼儿绘本阅读行为与早期阅读指导研究”(课题编号:JG15DB011)。

  随着以数字技术为标志的新的信息时代的到来,电子媒介深刻影响着社会的方方面面,也再次引发我们对儿童及“童年”的反思。在1982年出版的《童年的消逝》中,尼尔·波兹曼教授曾断言,一切信息在电视时代都能够在儿童与成人之间共享,儿童几乎被迫提早进入成人世界所具有的战争与暴力、性爱与伪善、虐待与杀戮……,“童年”逐渐走向消逝。尽管在现代信息时代“童年”并没有如尼尔·波兹曼教授所言走向消逝,但它有所改变,现代社会由“Kid”(孩童)和“Adult”(成人)组合而来的“Kidult”(稚成人)这一个词的衍生就是一个有力证明。

  在现代社会,随着手机等电子产品的普及,成人“低头族”的数量越来越多,幼儿家长更愿意将陪同孩子一起学习、一起玩耍的时间和任务交付给诸如手机、平板电脑之类的电子媒介,但这种“偷懒”的“外包”行为,不仅推卸了成人的教育责任,还削弱了自己对孩子的“监护权”。然而,更为严重的是,孩子过早地使用电子产品,可能引起“屏幕依赖症”,导致对电子产品的依赖与上瘾,且持续终身。电子产品在“催熟”儿童的同时,也在慢慢侵蚀着童年的概念。为此,尼尔·波兹曼教授有关“童年消逝”的断言给我们重要警示,捍卫和守护童年应成为社会和教育的责任。

  一、“童年”是被发明出来的现代概念

  “童年”的概念来自于成人的文化分界,而这种区别并不是先天存在并被“发现”的,而是在历史中“发明”出来的。尼尔·波兹曼教授通过对西方历史的追溯发现,“童年”的概念在古希腊与古罗马时代,乃至中世纪并没有专指概念,在那个“没有儿童的时代”,没有一尊塑像是儿童的[1]。在中世纪的西方,学习的方式是口口相传,阅读仅仅是特权阶级的事情。当儿童在7岁时已经能够驾驭语言,他们会说而且明白成人所能说的和理解的一切的时候,中世纪的“童年”就意味着结束了。“没有识字文化,没有教育的观念,没有羞耻的观念,这些都是中世纪童年不存在的原因所在。”[2]而到了16世纪,成人与儿童才有所明确区隔。随着16世纪形成印刷和社会识字文化,有无阅读能力成为定义成人和儿童的标准,成人是有阅读能力的人,儿童即为没有阅读能力的人[3]。

  “在16世纪和17世纪,童年的定义是通过进学校上学实现的。”[4]儿童是以学习阅读开始的,童年成为对某一阶段象征性成就的描述。随着欧洲思想启蒙运动的兴起和发展,童年的概念和思想在洛克、卢梭等思想伟人的推动下开始了更为广泛的传播。尤其是在西方教育思想史中,被誉为“发现儿童”的思想家卢梭关于儿童观与教育观的著作——《爱弥儿》的出版,对儿童给予了极大关注。“儿童和成人变得越来越有区别,每个阶层都尽情发展各自的符号世界,最终人们开始接受儿童不会、也不能共享成人的语言、学识、趣味、爱好和社交生活”[5],“儿童”不仅被发现,其形象也开始变得具体。

  19世纪中叶,“儿童”的特殊本质与“童年”概念便成为社会事实和准则,成为现代社会一种不证自明的“常识”。有关儿童的生理学、心理学、教育学等也愈来愈多关注儿童的特殊性,被誉为“幼儿园之父”的福禄贝尔还创办了专门针对儿童的社会教育机构——幼儿园。在1850-1950年这一阶段,童年的发展达到了最高峰。儿童走出了工厂,进入学校,有了自己的服装、家具、文学与游戏,不仅生活在自己的社交世界,并在数以百计的法典、习俗中被肯定其特殊本质与受保护的地位。然而,就在同一时期,收音机、电报以及后来的电视,开始不易觉察地瓦解童年概念产生的符号环境,所以,尼尔·波兹曼教授断言,从此,童年开始走向“消逝”。

  二、电子媒体模糊了儿童与成人的界限

  没有秘密,就没有童年。尼尔·波兹曼教授认为,电子媒体不可能保留任何秘密,电子媒体及其所引发的社会变动,侵蚀了“童年”与“成年”的分界线,使得“儿童”与“成人”在信息获得渠道、日常感官经验等方法日趋同质化,“儿童”的社会存在与“童年”的文化意义遭到巨大冲击与瓦解,使“童年”消逝,或至少使童年正在走向消逝。

  尼尔·波兹曼认为,童年的消逝肇端于电报发明所带来的技术支持。电报的发明使得原本属于学校和家庭的信息控制权被争夺,改变了原来成人与儿童享用信息的先后顺序以及体验信息的环境、享用信息的数量、种类、质量,“最重要的是,电报开始使信息变得无法控制”[6]。然而,电报对童年概念的影响并不大,只能说是后来将要发生的一切的预兆而已。与此同时,“图像革命”也在展开,以漫画、图画、广告和招贴等图像形式构成的符号世界也在兴起,抽象的文字语言世界成为“一览无余的媒介”。20世纪50年代,正是电子和图像的“相互勾结”,“代表了一个互不协调、却对语言和识字有着很强的攻击力[7]”的媒介——电视产生了。区别童年和成年之间的界限的历史根基开始受到严重的侵蚀。

  以视觉图像为主导符号的电视彻底动摇了“儿童/成人”的知识与信息的区隔与信息的使用权,瓦解了信息等级制度的基础,“成人的秘密”在“儿童”面前变得触手可及,使童年走向消逝。与此同时,在波兹曼教授看来,电视导致成人“儿童化”和儿童“成人化”,人的个性消失,人人都变成了一个“大众人”(Mass Man)[8]。尼尔·波兹曼教授指出,电子媒介逐渐占据文化的中心地位,而原来的定义“成人”与“儿童”的识字能力被推至边缘,进而模糊了儿童与成人之间的鸿沟。于是,电视时代出现了婴儿期、老年期以及“成人化的儿童”[9]。成人化的儿童可以定义为“一个在知识和情感能力上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的成年人,尤其在特征上跟儿童没有显著的区别”[10]。在这一时期,“成人化”的儿童和“儿童化”的成人现象不可避免地合二为一了。这样,“童年”作为一个社会结构与一个概念便难以为继,失去存在的意义。

作者简介

姓名:索长清 孟奕彤 王唯一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