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吴巍莹:农村幼儿园临时代课教师情绪的叙事研究
2018年07月25日 16:01 来源:《早期教育:教育科研版》 作者:吴巍莹 字号
关键词:农村幼儿园;临时代课教师;情绪;叙事研究

内容摘要:农村幼儿园临时代课教师是农村幼儿园教师队伍中的一个特殊群体,通过叙事研究发现他们有着独特的内心需求,外在的情绪表现为“愤怒”“担忧”和“排斥”。

关键词:农村幼儿园;临时代课教师;情绪;叙事研究

作者简介:

    原标题:农村幼儿园临时代课教师情绪的叙事研究

  作者简介:吴巍莹(1972-),女,浙江浦江人,江苏第二师范学院学前教育学院副教授,185763097@qq.com,博士(南京 210012)。

  内容提要:农村幼儿园临时代课教师是农村幼儿园教师队伍中的一个特殊群体,通过叙事研究发现他们有着独特的内心需求,外在的情绪表现为“愤怒”“担忧”和“排斥”。他们强烈地希望获得“编制”身份,以实现提高工作待遇的愿望、实现“老有所依,病有所养”的保障。相较于对物质生活的渴望,教师们专业发展的内驱力不足。基于临时代课教师内心的愿望,他们的专业化建设需要满足“师之为人”的需求,再向他们提供“人之为师”所需的支架,最后要对他们施以完整的“生命的关怀”。

  关 键 词:农村幼儿园 临时代课教师 情绪 叙事研究

  基金项目:本文系江苏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项目“农村幼儿教师专业成长支持体系的构建研究”(项目批准号:2013SJB880024)的阶段性成果。

  农村幼儿园临时代课教师(简称临代教师)是农村幼儿园教师队伍中的一个特殊群体,他们是在公办教师资源短缺时进入幼儿园的临时教学人员,他们的收入较低,身份模糊。这些教师虽然从事着教育工作,却没有国家制度层面上的“教师”称谓。临代教师在一些区域的农村幼儿园教师群体中占据着很大的比例。关注农村幼儿园临代教师的专业发展水平是建设农村幼儿园教师队伍一项不可忽视的内容。提高教师专业发展的前提是关注教师的内在的需要,为了准确地了解农村幼儿园临代教师的需求,本研究以江苏省不同地区的6名农村临代教师为研究对象,采用叙事研究的方法,以“情绪”为角度展现农村临代教师的内心世界,这一展现过程是通过临代教师“自己的声音”勾画出来的,以便让我们更多地理解临代教师的真实境遇,并为他们的发展提供适宜的支持。

  一、农村临代教师情绪描述及分析

  尽管研究对象来自不同的地区,然而他们的需求却具有较高的趋同性。教师们强烈地希望改善目前的物质水平,提高物质水平不仅为了改善当下的生活质量,更是为了实现对未来生活的保障。相较于对物质生活的渴望,教师们对专业发展的需求则显得内驱力不足,他们认为就目前物质水平而言,“良心”教育已经是十分高尚的表现。

  (一)愤怒:对我们太不公平了

  我们对教师的访谈是在“平静”的情绪中展开,然而老师们平静的表述中却充满着“带有情绪特征”的词汇,“委屈”“愤怒”“埋怨”和“郁闷”等词不时在教师们的叙述中出现,“不公平、不合理”则是每位老师的常用词汇,这些词一方面表达了在教师们不满的背后,透视他们内心的需要。

  1.教师叙事

  T1:我们有大专文凭,有职称,但是现在编制考试必须是35周岁以下,我们和小年轻一样有文凭,他们有的文凭还没有我们高,是高职师范的,我们的还是江苏教院(电大)的,我们都是自己到市里去考的,他们有的是职教中心的,有的是花钱买的。但是考试资格审核的时候不管有没有大专文凭,年龄不符合就不行。

  T2:我工作三十几年了,这两年才有“编制考试”。2012年才有第一次,小年轻每年都有机会,对于我们老教师不公平。

  T3:平时能为我们说话的人很少,像我们这样的老师很多,全像我们这么大岁数,你看小年轻每年进编20几个,顶多三四年就把我们淘汰了,淘汰下来的待遇就是每个月几百块钱,我们觉得这对我们老教师不公平。

  T4:我们年轻的时候就没有考编政策,我们与有编制的年轻老师干的都是一样的活,但是我们收入却比他们低,这一点我们觉得不平衡。在这一点上,我们想不通,为什么他们能考,我们就不能考,这是把人分了类。

  T5:我们一上班就在幼儿园干了,那时候公办和民办的差距不大,我们也就干了。现在比我们年轻的人可以考编制,考上编制的人和我们干的活是一样的,她是老师,我也是老师,他们一个月的工资比我们多了太多了,心里真的郁闷呀。

  T6:说心里话,我觉得自己是个认真负责的老师,常常为了工作加班加点,付出了很多,得到的确实太少了,一天到晚为幼儿园工作,感觉自己比卖菜的还差。他们最起码可以自给自足,没有菜了从菜园里还能拔棵菜吃吃,我们呢?连最起码的生活保障都可能没有。我们要求也不高,要给我们机会,考不考得上(编)那是我们自己的事。给不给我们考是国家的事情呀。

  2.案语分析:编制制度和劳动力市场的排斥

  编制是我国人事制度管理的一项重要内容,在教育系统中,拥有编制身份的教师,即“公办教师”。“公办教师”可以依法获得国家财政工资以及各项福利待遇,具有很高的保障性。[1]而临代教师的工资收入和福利待遇主要以“国家补助、集体支付”的形式发放,对于由幼儿园聘任的教师,他们的劳动报酬主要由幼儿园管辖。这就意味着一个地区教职工编制的数量将对该地区教育财政的支出金额产生直接的影响,因此编制定额的发放就成了慎之又慎的事情。虽然农村代课教师是在农村幼儿园师资严重不足的情况下而产生的,他们极大地缓解了师资匮乏的现象。然而从人力资本存量的角度来看,幼儿园需要保存“年轻的”力量,以增加机构的活力,年龄成了参编资格的基本的且必不可少的“硬杠杠”。教师在之后的教育投资(培训、学历教育)、专业上的努力(专业技术职务)基本上无用武之地。这些教师因“年龄”问题而无缘参与编制考试,实现“身份”的转换。伴随着国家对幼儿教育的重视以及幼儿教育编制额度的增加,农村代课教师将逐渐地边缘化,甚至消失——被“公办教师”完全替换。他们将不得不转向“劳动力市场”,进行再就业。访谈中的教师教龄都在10年之上,有三位甚至已经有20多年,教学工作是他们从事过的唯一职业,幼儿园教育教学工作的开展是他们唯一掌握的职业技术,长期依赖的幼儿园工作环境被从生活中抽出,摆在他们面前的路是现实而残酷的。他们身上的新型人力资本几乎为零,缺少劳动力市场所需的新观点和新技术,在与他人竞争的过程中必然处于弱势地位,他们被“甩”在了劳动力市场的边缘。

  农村幼儿园的代课教师始终被“排斥”着,入职之初,虽然在公办幼儿园,但是因为国家重点解决中小学教师的编制问题,始终没有向幼儿园教师提供编制,他们排斥在体制之外。近几年,幼儿园教师编制开始投放的时候,“年龄”这一客观因素又使得他们难以跨进体制这扇大门,农村代课教师自始至终无法融入所处时代的体制之中,制度和市场对他们的排斥一直在进行。而排斥现象产生的根源都是外力作用的结果,并非老师们主观努力的不足,二者的落差造成了教师们愤怒感的产生,他们发出了“求公平”“求平等”“求承认”的呼声。

作者简介

姓名:吴巍莹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