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潘跃玲:自由、圈养、捆绑 ——游戏空间的变迁与儿童身体处境
2018年07月23日 16:31 来源:《当代教育科学》 作者:潘跃玲 字号
关键词:游戏;儿童身体;空间

内容摘要:儿童游戏场所在都市化进程中被改造与整编的过程,实则是儿童逐渐丧失其完整的身体性游戏体验与生活世界的写照。

关键词:游戏;儿童身体;空间

作者简介:

  原标题:自由、圈养、捆绑

  作者简介:潘跃玲,贵州民族大学民族文化与认知科学学院讲师,主要研究方向为儿童哲学和学前课程。

  内容提要:儿童游戏场所经历了三次空间变迁,首先,儿童在乡野空间中游戏,其身体以一种自由的奔跑姿态与自然融为一体;接着,都市化的空间变革使儿童游戏场迁移到街道、社区与公园,儿童游戏也变为一种通过活动局部肢体来开展的原地式运动;最终儿童游戏场迁往室内,儿童游戏方式也逐渐演变为一种静态化的脑力活动。儿童游戏场所在都市化进程中被改造与整编的过程,实则是儿童逐渐丧失其完整的身体性游戏体验与生活世界的写照。

  关 键 词:游戏 儿童身体 空间

  基金项目:本文系贵州省教育科学规划课题“民族地区幼儿园课程文化适宜性研究”(编号:2017B011)研究成果之一。

  游戏是儿童期的主要活动形式,是儿童的身体高度参与的一种探索、理解世界的方式;而游戏场则是儿童在游戏中与世界的具体相遇,甚至,它就是游戏本身。游戏场的迁移,某种程度上代表了儿童的身体轨迹,通过游戏场的空间变化能够清晰地看到儿童在生存中的身体境遇。城市建筑学通常从生产的角度考量都市空间的地理学设置,而儿童游戏场在这场宏观规划中不过是都市空间设计的辅助性元素之一,其对于都市整体设计的景观性、娱乐性价值超越了儿童游戏的需求本身。在都市空间的扩张中,儿童游戏场从乡村向城市、从户外向室内迁移,同时,儿童的游戏也正逐步完成从动态向静态的改造。

  一、乡野游戏场

  (一)乡野游戏场的空间样本

  在城市大规模扩张以前,大部分儿童可以在广阔的自然场所进行游戏。宽广的活动场地、多变的地形条件、丰富的动植物色彩是野外游戏场地的基本元素。在野外,儿童爬树、滚地、跳跃、躲猫猫、翻跟头,甚至无目的地奔跑、闲适地小憩;玩具一般就地取材,造型粗糙,却有丰富的触感并且有无限地创造可能。野外空间没有固定的象征意义,既不是对儿童生活环境的模拟,也不掺杂任何学习期待,它并不具备精美的布局与巧妙的空间设计,通常只包含天气、光线、泥土、植被、动物等元素,却形成了丰富的空间情态。阳光随时间的变化形成了空间的背景性氛围,造就了阴影与温度;泥土、植被则是空间软性感知的主要来源,使空间具备了身体融入的前提。

  野外空间并不是一个游戏意向明确的场所,而是一个混沌的开放性地域。这里通常只有最原始的自然事物,空间的指向性不明、意义模糊。儿童不需要携带任何目的进入他的游戏场,也不受到任何空间法则的制约,儿童在野外进行的游戏通常是生成性与创造性的,他们利用自然环境的格局与自然物的特征来创作游戏内容与游戏方式,根据身体对环境的当下性体验、伙伴间的交往氛围、情绪状态等因素来确定游戏的发生发展。空旷的野外场地本身就是一个前规则、前秩序的场所,没有明确的象征性,因为不具备游戏的目的性与引导性,儿童可以肆意表达自身的游戏愿望,并在这个场所中任意建构。

  (二)游戏空间的自然形态:自由奔跑中的身体释放

  严格来说,乡野空间并不算专门的游戏场,因为它并不提供功能明确的游戏器械与玩具,它的游戏意义也并不固定,而是具有明显的具身性。儿童在野外空间中的现身是野外游戏场形成的唯一前提,儿童游戏着的身体与空间的游戏意义是交缠出现的双重主体。乡野游戏场具有对儿童身体的适切的包容性,能够容纳其不同情绪状态、不同表达需要的身体;其开放性使游戏具有了更广泛的意蕴。

  乡野游戏场具有三重重要特征:一是未完成性。乡野游戏场附着于自然,并不是在人为干预下形成,空间布局并不具备一种严格的界限性,儿童在野外进行游戏也很少受到空间本身的固化秩序限制,他们涉入其中时通常是无目的的,空间本身也不具备任何暗示性,也不传达某种固定的教导目的,发生于此的所有游戏都与身体的当下性空间感知、情绪体验有关。由于野外空间象征性薄弱,因而具有明显的未完成性,儿童首先需要身入其中,然后才能给予空间身体化的意义解读。二是遮蔽性。野外空间有丰富的植被、或有其他动物的参与,这使得广阔的野外同时具有遮蔽性,儿童的身体并不是突兀地立于其中,而是融合在树影、草地、山丘、湖泊之间,这让儿童对于空间能够有一种切身的融入感,他能够感知自然事物的具体形貌与纹理,并实现身体与自然的直接照面与交往。此刻的空间会因为儿童的游戏情态而变得或狭窄、或宽广、或平坦无阻、或荆棘丛生,身体能够赋予空间以意向性,空间又给予身体压迫或释放、阻碍或隐藏,游戏空间成为身体知觉的延伸。三是记忆性。乡野游戏场是儿童在乡村生活中的游戏场所,一般是临近村落的森林、原野、山丘、河流等;处于村落外部,具有未开凿的“野性”特征。居住于乡村的儿童,通常在闲暇时间离开家园,到村落外部的“野外”活动。乡野环境通常和乡村生活融为一体,是乡村存在的背景,儿童在野外很少感知到空间的巨变,他们只能感知到时间在周身事物上留下的痕迹,比如季节的变更,阳光的变化、植被的更替等。这使得乡野游戏区域具备了一种空间上的稳定性,它与缓慢的乡村生活融为一体,使儿童的嬉戏场所体现出厚重的记忆感。

  乡野游戏场具有一种完整性,它不仅在空间上衔接着儿童的生活区域,还在时间上连接着儿童的记忆与成长。儿童的生活事件、情感体验、游戏乐趣共同交织成为其丰富的生活世界。野外游戏场是处于儿童生活世界之中,又置身于儿童家园之外的一个隐秘而无限的空间,承载着其完整的身体体验与成长经验的空间场域。

  二、街道游戏场

  在城市不断扩张的过程中,乡村的泥土被水泥覆盖,山林中交错掩映的花草树木被错落有致的高楼所取代,儿童无法再像过去一样肆意奔跑在乡野间,他们的奔跑路径被各式钢筋混泥土建筑所阻断。城市空间的主权是属于坚实高大的建筑与车水马龙的街道的,出于生命安全的考虑,儿童“肆意性”的游戏成为一项危险的身体活动,从而被主流空间驱逐,退居于房屋之间狭窄的通道中——那里因为区域窄小,杜绝疾驶的车辆,并且靠近家园,为儿童游戏场在城市的栖身提供了可能。所以,城市化初期的游戏场往往在房屋之间的夹缝中形成,典型的空间样本有弄堂游戏场、社区游戏场与公园游戏场。

作者简介

姓名:潘跃玲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