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儿童研究视角的坚守、调整与发展走向
2018年07月13日 10:48 来源:《教育研究》 作者:成尚荣 字号
关键词:儿童教育观;儿童研究;儿童立场;儿童文化

内容摘要:儿童研究是教育研究的母题,儿童立场是教育的基本立场。

关键词:儿童教育观;儿童研究;儿童立场;儿童文化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成尚荣,江苏省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南京 210009)。

  内容提要:儿童研究是教育研究的母题,儿童立场是教育的基本立场。当下,儿童处于多重生成、新技术包围和价值困惑中,儿童研究与儿童教育须坚信与坚守,即坚信“儿童基质”的永远存活,坚守儿童教育的核心理念。对儿童发展所处环境、对儿童发展新特点及对有关理论视角等问题的认识与研究,亟须儿童研究与儿童教育反思与调整。儿童研究视角的调整,促进儿童研究呈现新走向:坚守儿童立场与国家核心价值观培育、践行的统一,从儿童研究走向与儿童一起研究,从教学研究走向教学即儿童研究。

  关 键 词:儿童教育观 儿童研究 儿童立场 儿童文化

  儿童研究是教育研究的母题,教育的一切研究都以儿童研究为基底,都要从儿童出发,为了儿童发展而研究儿童。“儿童文化研究应位于教育理论研究最前沿。”[1]而儿童研究的一个十分重要的目的是真正建立起儿童立场,其宗旨是站在儿童立场,推进儿童文化的深度建设,促进儿童健康全面发展。笔者曾就儿童立场在《儿童立场:教育从这里出发》一文中阐述了一些问题。[12]随着时代的发展、教育改革的深入及研究的开掘,儿童立场研究面临着新形势新问题新要求,儿童立场研究内涵更加丰富,研究方式也发生了一些变化,这是儿童研究面临的新挑战。挑战面前,既成的研究结果有的要变,有的不应变也不能变。为此,儿童研究的基本态度应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坚信与坚守,即经过梳理对已有研究成果、结论的坚信,对核心观点、基本规律的遵从和坚守;二是对已有研究成果、结论进行检讨和反思,做适当调整、补充、修正,有的要进行时代转化,包括有的还需要转向。这一基本态度,实际上,是儿童研究的基本立场。儿童研究的基本立场一定会进一步丰富、完善、提升教育的儿童立场;而站在儿童立场上,也一定会更加准确地把握儿童研究的方向,并进一步开发儿童研究的深度。

  一、儿童教育和儿童研究面临时代挑战

  在当下的儿童研究与儿童教育中,有两个现象值得关注,一个是儿童教育焦虑,另一个是童年成长危机。对这两个现象不同的理解与态度,往往形成两种不同的教育主张。由此带来的思考是:我们究竟该坚信什么,质疑什么;我们究竟该坚守什么,反对什么。

  先讨论儿童教育焦虑。有人将教育焦虑概括为三种。一是学习焦虑。希望立竿见影式教育带来“速成”式学习,结果是学习负担过多、学业负担过重与身心健康发展间造成矛盾和冲突。二是规划焦虑。纠结于孩子成长要不要规划设计,能不能跳出规划设计,现实性与可能性产生了矛盾和冲突。三是比拼焦虑。[3]看到别人家的孩子总比我们家的孩子读的书多、上的培训班多、参加的比赛多、成绩好名次高,自家孩子与别人家孩子攀比造成矛盾、冲突。这些焦虑首先是家长、教师的焦虑,逐步扩大为社会焦虑,影响到学生形成儿童焦虑。无论何种焦虑,总之是关于儿童成长的焦虑,成长焦虑必然影响完整儿童成长。面对焦虑,渐渐地形成两种不同的教育观点和主张。一种主张是,为了完整儿童发展,要进一步解放儿童、真正解放儿童,让儿童快乐起来、自由起来,自然成长;让儿童站到课程、教学和管理的正中央,成为学习的主体、课堂的主人;要从儿童出发,注重兴趣、培养爱好、发展特长。另一种主张则相反,教育不能让孩子快乐,有学者甚至说,凭什么让孩子快乐?当下的孩子过于快乐了;儿童站立中央,教师站到哪里去?兴趣、爱好、特长能真正解决儿童发展的问题吗?显然,这是另一种焦虑,是观念的焦虑。焦虑是客观存在的,教育观点、主张之间冲突是很大的。

  再讨论童年成长危机的问题。所谓童年危机已不仅仅是因为以上儿童教育和儿童成长的焦虑了,主要是童年的概念存在的危机。这一危机的提出,主要基于信息技术、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冲击了传统的儿童概念,认为儿童应该有属于自己的文化,包括图书、服装、游戏等,而不应该分享属于成人的文化信息。但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和不争的事实是,电视、网络等新兴媒体的出现与普及,进入儿童的生活,并且进入了童年的传统特征,儿童已完全能够与成人分享那些成人要极力保守的秘密了。于是,“这就可能导致已经形成的儿童与成人之间的界限开始消退,最终使儿童与成人之间的差别模糊,传统的童年概念也随之消逝”[4]。这即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英学者研究所聚焦的童年危机,这一关注,最后发出的是“‘童年之死’……一声哀叹”[5]。童年成长危机不只是西方学者提出来的,而且是真实的、普遍存在的。儿童与成人的边界的确在打开,也开始模糊。但是,“传统的童年概念随之消逝”了吗?这一判断值得商榷。“童年之死”真的发生了吗?对这一哀叹需要质疑,更要深入讨论。

  以上的儿童成长焦虑与童年危机,说到底,是文化焦虑,也是理论焦虑,是对儿童研究、儿童教育的挑战。这些挑战需要我们厘清思路。这些挑战归结起来仍是一个新时代、新形势下如何真正认识儿童、对待儿童的问题,是如何培养完整儿童问题。这是个儿童观问题,涉及儿童立场的真正确立,也涉及如何对待长期以来研究、实践中所形成的成果,如何对待传统儿童概念及现代儿童、未来儿童等问题。

  二、儿童研究与儿童教育的坚信与坚守

  无论是传统的儿童还是现代儿童以至未来儿童,他们首先是儿童,儿童就是儿童,真正的儿童应是完整儿童。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新技术的出现,当然会改变儿童发展的内涵,也会改变儿童研究的方式,但儿童的特质是不会改变的。与此相适应的,长期以来所形成、所积累的研究成果也不能一概否定,该坚信的要坚信不疑,该坚守的要坚定不移。所有的研究和实践,都应紧紧围绕培养和发展完整儿童展开。

  (一)坚信“儿童基质”的永远存活

  笔者把儿童的特性称为“儿童基质”。美国科学哲学家库恩认为,“基质”是“由各种各样的有序元素组成”,而“范式”也是基质的组成部分。库恩还将“基质”称作“符号概括”。[6]可见“基质”之重要。

  “儿童基质”之一:儿童的“根茎”。儿童特质好似根茎。根茎是天生的,是大自然赋予的,是在千百万年的风雨中形成并强大起来的。根茎扎根大地,充满无限的生命活力。儿童有自己的“根茎”,它是儿童成长之根源、儿童未来之根基。丢弃“根茎”,童年就不复存在。呵护“根茎”,便是尊重儿童发展的自然性,便是服从儿童身心发展的规律。儿童的“根茎”,是幼小而又强大的身体力量,是稚嫩而又不断成熟的心理力量和精神力量,是儿童的儿童性。正因为“根茎”的永恒性,儿童从传统走来,走向未来;儿童特质不会退去,童年不会死去,儿童还是儿童。

作者简介

姓名:成尚荣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