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王振宇等:为儿童创办中国幼儿教育 ——纪念陈鹤琴先生诞辰125周年
2018年07月03日 14:26 来源:《学前教育研究》 作者:王振宇 秦光兰 林炎琴 字号
关键词:陈鹤琴;儿童观;幼儿教育

内容摘要:陈鹤琴先生为中国现代幼儿教育的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他为幼儿教育发现了中国儿童,为儿童创办了中国幼儿教育。

关键词:陈鹤琴;儿童观;幼儿教育

作者简介:

  原标题:为幼儿教育发现中国儿童,为儿童创办中国幼儿教育

  作者简介:王振宇(通讯作者),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E-mail:wang1604@aliyun.com(上海 200062);秦光兰,人民教育出版社少儿教育编辑室(北京 100081);林炎琴,温州大学教育学院(温州 325035)。

  内容提要:陈鹤琴先生为中国现代幼儿教育的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他为幼儿教育发现了中国儿童,为儿童创办了中国幼儿教育。为促进当前幼儿教育的进一步发展,我们应回归陈鹤琴先生的儿童观和教育观,继承其“活教育”理论精髓,坚持走符合我国国情的幼儿教育道路,通过科学研究促进学前教育学科建设,把游戏的权利还给儿童。

  关 键 词:陈鹤琴 儿童观 幼儿教育

  在现代幼儿教育史上,陈鹤琴先生被誉为“中国的福禄贝尔”。作为中国现代史上的儿童心理学家、教育学家、社会活动家、文字改革家等,他的一生,建树颇多。就其对中国幼儿教育的贡献,可以归纳为:“为幼儿教育发现中国儿童”和“为儿童创办中国幼儿教育”。这两句话实际上就是陈鹤琴先生的儿童观和教育观。潘菽先生曾说:“陈鹤琴同志由于他的一颗赤子心,是能紧跟着时代前进的。”[1]陈鹤琴先生的儿童观和教育观的形成和实施,正是他生活的时代各种教育思想碰撞和汇合的结果。纵观中国近现代史,我们可以看出经世派、洋务派、维新派、革命派和新文化派,都对批判封建传统教育、探索中国教育现代化产生过深远的影响。陈鹤琴先生则以广阔的世界视野和切实的教育实践,形成了科学的儿童观和系统的教育观。他努力吸收现代科学知识和教育思想,研究中国儿童的身心特点,确立了符合中国实际的幼儿教育的培养目标和教育内容,探索切实有效的教育方法,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遗产,从而成就了他成为中国的幼教圣人和现代爱国知识分子杰出典范的光辉历程。

  一、为幼儿教育发现中国儿童

  媒体文化研究者尼尔·波兹曼指出:“童年的概念是文艺复兴的伟大发明之一,也许是最具人性的一个发明。”[2]所谓儿童观,就是成人社会对儿童的发现,对儿童的总体认识。陈鹤琴先生很早就表示:“我素来喜欢小孩子,小孩子也很喜欢我。我不但喜欢小孩子,我也经常同小孩子一起玩,一起生活,所以小孩子的性情习惯在未研究儿童心理以前,我也略知一二。”[3]从1914年至1919年期间,他在美国受到进步主义教育思想的熏陶,并系统地掌握了儿童心理学的研究方法。打那时起,他就非常明确地认识到,儿童有其独特的身心特点,教育者只有掌握儿童身心发展的规律,才能把儿童养好、教好。儿童心理学的知识对于进行幼儿教育至关重要。因此,他明确地说:“我们应当研究心理之如何发生及其如何养成种种的基本问题”,“我们若要教育之有效,非明了受教育者之心理不可,若不顾受教育者之心理而妄教之,那么没有不失败的。”[4]陈鹤琴先生学成回国后,遂开始对儿童心理和教育进行实验和研究,尤其是对自己的长子进行了连续808天的观察记录,对孩子做了全方位的系统研究,并于1925年出版了《儿童心理之研究》和《家庭教育》两本书,奠定了他的科学儿童观。

  作为中国的儿童心理学家,陈鹤琴先生早在1921年就向我们揭示了儿童的心理特点并严肃指出:“儿童的时期不仅作为成人之预备,亦具他的本身的价值,我们应当尊重儿童的人格,爱护他的烂漫天真;儿童秉性好动,我们不要仍旧用消极的老法,来剥夺他的活泼天性,必须予之适当的环境,能使他充分地发展;我们教育儿童,亦当利用他的好奇心……;游戏是儿童的生命,游戏具种种教育上的价值……总而言之,我们应研究儿童的心理,施行教育当根据他的心理才好。”[5]即便到了晚年,陈先生依然坚持这样的信念:“儿童心理学的知识对于进行幼儿教育是异常重要的,特别要重视对幼儿从初生到学龄前这一段的心理发展和各年龄的心理特点的研究(包括心理活动的生理机制,心理活动和生理变化的关系),掌握幼儿的特点和心理发展的规律,把幼儿教育的工作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6]我们必须“要对作为幼儿教育基础的儿童心理做全面、系统、切实的科学实验”,“对幼儿园的教育应进行系统、深入的科学实验与研究”。[7]可见,陈鹤琴先生的儿童观是建立在三个基点上的。这三个基点是:重视儿童心理的特点和发展趋势;儿童心理学的研究要为儿童教育服务,这是教育要实现儿童化的必要条件;要坚持运用科学研究的方法研究儿童。在这样的基点上出发,陈鹤琴先生形成了他科学和完整的儿童观,那就是:儿童是独特的、发展的、应受尊重的人。

  首先,陈鹤琴先生将儿童看作是一个独特的、有价值的人,也就是说,儿童不是“小人”,“小人”只是成人的缩小版,而儿童不是成人的缩小版。儿童期也不是可有可无或无足轻重的年龄阶段,而是一个对人的一生有着重要价值的特殊阶段。儿童传承着由父母遗传给他的人类的性状,也具备自己独特的心理和行为的特点。陈鹤琴先生指出:“小孩子有小孩子的意志,小孩子有小孩子的人格。成人应当尊重小孩子的人格。”[8]儿童是人,而且是一个独特的人。只有尊重儿童的独立性和自主性,才有可能养成儿童的自尊心和自爱心。陈鹤琴先生不仅从儿童心理学研究的成果阐述了儿童和儿童期的独特性,还进一步从文化学和社会学的角度阐明儿童作为独特的人,对人类社会的发展和延续有着不可忽略和低估的作用。陈先生认为:“文化是由人类智慧造成,不是生物的遗传,乃是一种社会的遗传,就是用人为的能力,一代一代地保持,一代一代地遗传。儿童期就是接受文化的时期。因为成人的学习能力没有儿童期的大,几千年来文化的传递实在是儿童期的功用。”[9]“儿童是世界历史文化的继承者、开拓者。”[10]此外,陈先生还指出:“对于家庭方面,儿童占极重要的地位,第一,巩固家庭的团结力,家庭有了儿童就不容易分离;没有儿童,离婚的问题,就容易发生了。第二,有了儿童,家庭可以倍增快乐,不致孤苦无味。第三,有了儿童,家庭间的同情心可以格外地发展,牺牲的精神因而得到培养;互助互爱的动作,也可因此培养。所以,儿童是一种家庭化和社会化的主要分子,也是一种改造家庭、改造社会和促进文化的原动力。”[11]把儿童当作独特的、有价值的人来看,是形成科学儿童观的第一要义。

  其次,陈鹤琴先生高度重视儿童的发展性。儿童是生命的开端,是人生的起步。儿童是带着人类数百万年的进化成果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人类进化的成果就是儿童发展的潜力。从心理学的角度说,这个成果首先是人脑的进化。人类大脑最复杂、最神奇的功能就是它的可塑性。陈鹤琴先生指出:“对个人而言,儿童期就是可塑性(Plasticity)的意思。我们的生活环境既然这样复杂,我们的适应能力就要大,要发展适应能力非有发展的时期和可以发展的性质不可。我们的儿童期就会有这两方面的意思:一方面儿童期是发展能力的时期,一方面儿童期具可以发展的性质,即所谓的可塑性或可教性(Educability)。”[12]“幼稚期是人生可塑性最大的时期,所以,幼稚期也是奠定人生健全发展的时期。”[13]儿童期的可教性,既是儿童的心理特质,又是进一步形成教育观的心理渊源。我们大家都知道,如果儿童的大脑不具备可塑性,而只是保留几个有限的本能反射,那人类社会的教育就无从做起也没有必要。陈先生非常形象地指出: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只狮子,这只狮子就是极大的潜在力量。教育的任务就是唤醒这头狮子,让人变得自觉起来。需要特别指出的是,陈鹤琴先生是在普遍性的前提下谈可塑性的,并不意味着儿童发展是整齐划一的。陈先生说:“一班几十个儿童,他们的生活经验、个性、兴趣以及学习能力,大都不相同”,“我们不能再把儿童的聪明、儿童的可塑性、儿童的创造能力埋没了。”[14]为此,他结合听故事的事例来告诫我们。首先,他说,爱故事,如同爱游戏、爱美等一样,是儿童的天性,但“儿童不是全部喜欢听故事的,年龄太小的儿童,看图片、辨别语言的能力低,断乎不可强迫他听的。会听故事的小朋友,也不是每个故事都喜欢听的,有时候恰恰因为身体不好,有时候恰恰这个故事不合他的胃口,强迫他坐在那里听,那么他必定不耐烦起来,或者竟会扰乱别人。久而久之,养成了厌恶故事的习惯,那么危害真不小了”。[15]因此,教师要充分认识到,儿童教育是整体的、连续的,而儿童作为个体其可塑性又是特殊的、独特的。重视儿童的可塑性就是重视儿童的发展性。儿童的发展性也是认识幼儿教育重要性和形成正确教育观的心理学依据。

作者简介

姓名:王振宇 秦光兰 林炎琴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