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刘晓东:童年何以如此丰饶
2018年04月16日 08:29 来源:《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刘晓东 字号
关键词:童年;柏拉图问题;童心主义;儿童教育

内容摘要:儿童拥有宝贵的天性资源,“柏拉图问题”便内隐对儿童的这一发现,以及对童年何以如此丰饶的追问。幼态持续学说则从进化论角度,对童年的天性资源何以如此丰饶做出科学说明。

关键词:童年;柏拉图问题;童心主义;儿童教育

作者简介:

  原标题:童年何以如此丰饶:思想史视角

  作者简介:刘晓东,教育学博士,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 200062)。

  内容提要:儿童拥有宝贵的天性资源,“柏拉图问题”便内隐对儿童的这一发现,以及对童年何以如此丰饶的追问。幼态持续学说则从进化论角度,对童年的天性资源何以如此丰饶做出科学说明。其实这类发现在中国古代哲学里并不鲜见。“柏拉图问题”和幼态持续学说可视为对中国童心主义思想的支持与支援。对人之天性的发现导致对儿童的发现。而对天性的发现以及对儿童的发现是现代教育学的逻辑起点。儿童及其天性在我国教育学界乃至具体教育实践中的地位还有待确认和提升。只有如此,教育与儿童相互对峙这一在传统教育中普遍存在的老大难问题,才能得以抑制乃至彻底解决。

  关 键 词:儿童 童年 天性 柏拉图问题 童心主义 儿童教育

  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教育学类一般课题“儿童教育的现代立场和现代观念研究”(BAA140011)的研究成果。

  一、引言:如何走出教育与儿童的疏离乃至对立?

  有怎样的儿童观,便有相应的教育观。如果认为童年是贫乏的,那么,成人就会自然而然地认为,应当将知识从外向内传递给儿童,让儿童脱离贫乏走向丰富。如果认为童年是丰饶的,甚至认为“儿童是成人之父”(即成人是儿童丰富天性的继承人),那么,相应的教育观便会全然不同于前者。两种不同的儿童观决定了两种全然不同的教育学体系,前者是传统教育学,后者是现代教育学。

  总起来看,前者的儿童观是当下中国的教育学所秉持的儿童观。这种儿童观不了解童年的丰富性,于是在儿童与成人、学生与教师的关系中,儿童、学生是弱小、无知、卑微、被动的劣势一方,成人、教师处于强大、渊博、尊贵、主动的优势一方。由于这种儿童观认定童年是贫乏的,所以,成人、教师便有权利将外部的知识、技能、伦理等信息传输给儿童、学生,而不用太多地考虑知识等是否能在儿童的天性、儿童的世界、儿童的生活中落地生根;这种教育往往会以牺牲儿童的天性、儿童的世界、儿童的生活为代价。总之,这种教育会以戕害童年为代价。

  而现代教育学是以“发现儿童”为逻辑起点的。所谓“发现儿童”,就是发现儿童有独立的不同于成人的生活,就是发现儿童具有丰富的天性(human nature,即人之自然),就是发现儿童的成长是儿童自身的“内在自然”朝向“自然的目标”的展开,是朝向“自然的目标”的“内在的发展”。①由于现代教育学是以“发现儿童”为逻辑起点的,所以“儿童”这一核心概念便左右着教育概念的内涵,儿童成为“教育的太阳”。于是,新的教育概念相应诞生——“教育即自然发展”(卢梭),“教育即生长”(杜威)。这是卢梭、裴斯泰洛齐、福禄培尔、杜威、蒙台梭利、皮亚杰、马拉古奇等人所共同守护的现代教育学体系的根本立场和基础观念,亦即是儿童教育的现代立场与现代观念。

  中国当前的基础教育改革欲往现代化方向迈进,“发现儿童”这一关非过不可。我写过几篇文章,以“儿童具有丰富的天性资源”立论。拙文试图围绕这一命题,进一步追问童年何以拥有如此丰饶的天性资源。在此,我将围绕“童年何以如此丰饶”这一问题,请古今中西思想史上的一些著名理论或著名学者的言论分别出场,以支持“儿童具有丰富的天性资源”这一立论。拙文思想的展开不再是线性的逻辑论证,而是让各部分内容围绕“童年何以如此丰饶”这一问题,围而烛之,形成焦点,以便让读者看到那些隐藏于相关思想史料中的论据,听到“儿童具有丰富的天性资源”这一立论的历史回声。我将从“柏拉图问题”说起,一直说到中国古代的童心主义思想。

  二、“柏拉图问题”

  语言学家乔姆斯基发现:在没有足够语料证据的情况下,即在“刺激贫乏”的条件下,儿童可以轻而易举地学会复杂的母语。乔姆斯基试图找寻其背后的原因,并将这一问题进一步延伸至认识论领域:在证据材料如此有限的条件下,为什么我们能知道如此之多。(…how we can know so much given that we have such limited evidence.②)也就是说,我们的所知要远远大于外部条件能够给予我们的信息或刺激。追根溯源,柏拉图也曾有过这样的问题,而罗素将其转述为:“尽管人类在其短暂的一生中与世界的接触是如此之少,而他们的知识为什么如此丰富呢?”③于是,乔姆斯基便将这一问题命名为“柏拉图问题”。由此亦可见,“柏拉图问题”亦是理性主义认识论所内隐的基本问题。

  乔姆斯基将自己一生的语言研究归约为对“柏拉图问题”的研究。在乔姆斯基的语言哲学中隐藏着这样一个命题,那就是“儿童即语言学家”,即每个学习母语的儿童都是天生的建构母语语法法则的“语言学家”。④可见,儿童天生具有丰富的语言学知识体系。

  可与“儿童即语言学家”这一命题相呼应,学术界出现过“儿童即哲学家”、“儿童即艺术家”、“儿童即梦想家”等命题。有的学者认为以“家”相称儿童是太过浪漫,是脑子坏了。这类批评家恰恰不懂童年的丰富性,因而小觑儿童,进而批评乃至拒斥现代儿童观,拒斥儿童进入教育、社会和文化的中心场域。

作者简介

姓名:刘晓东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