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祁占勇等:学前教育阶段受教育权保障的国家义务研究
2018年04月10日 14:29 来源:《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祁占勇 康韩笑 字号
关键词:学前教育;学前教育立法;受教育权;国家义务

内容摘要:幼儿在学前教育阶段受教育权实现过程中,国家承担着尊重、给付与保护的义务。

关键词:学前教育;学前教育立法;受教育权;国家义务

作者简介:

  原标题:学前教育阶段受教育权保障的国家义务研究

  作者简介:祁占勇,男,宁夏彭阳人,教育学博士,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陕西 西安 710062);康韩笑,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陕西 西安 710062)。

  内容提要:学前教育阶段受教育权是指学前儿童有接受文化教育和获得受教育物质帮助的权利,是宪法和法律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幼儿在学前教育阶段受教育权实现过程中,国家承担着尊重、给付与保护的义务。国家尊重义务是指通过对学前教育内容和方法、学前教育场所、学前教育形式的规定,达到尊重学前儿童及其监护人自由选择学前教育的权利;国家给付义务是指国家应当通过物质性给付、服务性给付和制度性给付等方式,为学前教育主体受教育权的实现提供相应利益;国家保护义务是指国家应当从立法、行政、司法等方面来保障幼儿学前教育阶段的受教育权。

  关 键 词:学前教育 学前教育立法 受教育权 国家义务

  基金项目:全国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国家一般课题“教育供给侧改革的基本理论问题与制度保障研究(BAA170014)。

  学前教育是人类接受教育的启蒙环节,优质良好的学前教育对每个人一生的发展都将产生重大影响。学前教育阶段受教育权是宪法和法律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19条规定:“国家发展社会主义的教育事业……国家举办各种学校……发展学前教育。”第66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1]《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17条规定:“国家实行学前教育、初等教育、中等教育、高等教育的学校教育制度。”第18条进一步规定:“国家制定学前教育标准,加快普及学前教育……为适龄儿童接受学前教育提供条件和支持。”[2]学前教育阶段受教育权是指学龄前儿童享有接受文化教育的机会和获得受教育物质帮助的权利。学前教育阶段受教育权的实现需要国家承担特定的义务。

  然而,理论界对国家义务承担的方式却有不同认识,主要包括“二分法”“三分法”和“四分法”3种。“二分法”一般指消极义务和积极义务两大类。“三分法”包括国家尊重义务、保护义务和实施义务。“四分法”是指国家尊重、保护、落实与促进的义务。依据《宪法》第33条第3款规定的“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1],“尊重”意味着国家不得非法干预公民的人权,应当承担保障人权实现的尊重义务。“保障”指国家有承担公民基本权利实现的义务,积极地提供帮助及各种有利条件。同时,《宪法》第5条规定:“所有的国家机关、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受宪法规定的约束,因此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得超越宪法和法律的规定。”[1]基于此,我国宪法规定的基本权利具有防御权功能、受益权功能和客观价值秩序功能,对应的国家义务则表现为国家尊重义务、国家给付义务和国家保护义务。因此,学前教育阶段受教育权作为一项基本权利,其包含的权利内容与国家义务的划分存在着对应关系。学前教育阶段受教育权保障的国家义务体系包括国家尊重义务、国家给付义务和国家保护义务。

  一、学前教育阶段受教育权保障的国家尊重义务

  国家的尊重义务是指国家本身不妨碍和不干预公民权利的义务,与基本权利中的防御权功能相对应,是国家最首要的义务。这种义务要求“不要采取行动剥夺他人的生存手段,凭借这种手段他们就可以满足自己的生存权或者使他们能够满足自己的生存权,除非一些人自己采取了有害的行动”。[3]34防御权通常以国家的不作为、不阻碍、不干预为实现要件,目的主要在于确保个人与生俱来的、已经存在的自由权不受国家过度干预。防御权功能是主观权利的核心功能,是以保护自由权而产生的功能。自由权是指主体避免受到其他第三者干预而自由行使的权利。只有当国家尊重权利时,个人的自由才能得以实现。学前教育阶段受教育权具有自由权的属性,自由权的性质决定了受教育权属于消极权利。国家在保障自由权实现的过程中,应当保持一种谦抑的态度。在大多数情况下,国家权力不应过多干涉受教育权的行使,只有在特定场合或者必要条件下,公权力才能得以介入并成为促进教育自由的一种强有力的力量,从而保障学龄前儿童及其监护人自由地实现受教育权。

  尊重义务的核心在于强调公民的自由选择权不受侵害和过度干涉。尊重学前教育阶段受教育权需要重视学龄前儿童的自由选择权。不论学龄前儿童是否能够亲自实现教育选择权,国家都不应剥夺该权利。这项权利既可以由儿童自己行使,也可以通过其监护人代为实现。国家对学前教育阶段受教育权的尊重义务应当是对学龄前儿童选择教育权利的尊重,这就需要对教育选择权进行相关的规定。教育选择权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的教育选择权是指对学校的选择,包括在公立学校之间、公立学校与私立学校之间的选择。广义的教育选择权还包括对学校课程、教学方式、教师等进行选择。具体来说,学前教育阶段受教育权的选择需从法律上加以确认,并通过制度设计加以实现。

  1.教育内容和方法的选择

  学前教育作为基础教育的基础,是我国学制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优质的学前教育对儿童各方面的和谐发展具有良好的促进作用。教育不应与孩子的天性作对,而要以此为资源。传统幼儿园的教育现状通常表现在学习内容、课程设置、教学方法、教材使用等大多由国家统一规定,具有一定的强制性,不少家庭认为如此刻板的内容对孩子的气质、性格等心理潜质方面的培养是不够的,且不足以适应社会发展的新需求。新型幼儿园在构建教育内容的过程中需要考虑“课程的适应性、文化性与生活性”[4]。教学内容应适应儿童的身心发展并将社会、历史等文化学习融入现实生活。事实上,“在对幼儿进行教育的各种材料中,幼儿文学在认知方面的整合性上是做得最好的”。[5]幼儿文学通过故事生动形象地描述科学知识和生活常识,帮助儿童建立认知和理解词语。另外,一些幼儿园结合地方特色,将民间歌谣融入课程内容,培养儿童的“审美感知能力、审美理解能力、审美想像与创造力”[6]。家长理应在学前教育阶段根据自身能力和孩子的兴趣天赋,自主选择适合自己孩子的幼儿园及教育内容和方法。国家在制定学前教育法律的过程中,一方面,需要规定学龄前儿童以及其监护人自由选择教育内容和方法的权利;另一方面,放宽对教育内容和方法的统一强制性规定,允许幼儿园开创适合的、崭新的教育内容及方法。

作者简介

姓名:祁占勇 康韩笑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