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时松 等:幼儿园教师倾听幼儿的现状分析
2018年03月30日 10:41 来源:《学前教育研究》 作者:时松 陈惠邦 字号
关键词:倾听幼儿;消极倾听;积极倾听;学前教育

内容摘要:倾听是幼儿园教师专业素养的重要组成部分。

关键词:倾听幼儿;消极倾听;积极倾听;学前教育

作者简介:

  原标题:幼儿园教师倾听幼儿的现状分析

  作者简介:时松,吉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四平 136000);陈惠邦(通讯作者),台湾清华大学竹师教育学院,E-mail:hweipang@gmail.com(新竹 30014)。

  内容提要:倾听是幼儿园教师专业素养的重要组成部分。本研究以幼儿园一线教师为抽样母群体,采取方便取样和整群取样的方法,使用自编问卷,调查了948名幼儿园教师倾听幼儿的现状,结果发现总体来看幼儿园教师能够较好地倾听幼儿;教龄是导致幼儿园教师倾听表现差异的重要变量;农村幼儿园教师的倾听状态整体逊色于城市幼儿园教师;学历层次越高并不代表幼儿园教师的倾听状态越好;在幼儿园性质和班级层面上,幼儿园教师的消极倾听状态不存在显著差异;在学历和班级层面上,幼儿园教师的积极倾听状态不存在显著差异。为此,职前学前教师教育应加强教师倾听教育;采取多种专业成长途径改善在职幼儿园教师的倾听状态;增强幼儿园教师的任教意愿,降低其职业倦怠,改善其倾听状态。

  关 键 词:倾听幼儿 消极倾听 积极倾听 倾听教育

  基金项目:吉林省教育厅2016年度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教学改革研究重点课题“中职+本科‘3+4’贯通式学前专业人才培养模式实践研究”(编号:2016ZCZ028)。

  一、问题提出

  李维斯认为倾听(listening)是“听、辨认、理解以及解读口头语言的过程”,[1]“不同于听觉(hearing),后者只是物理性质的感知觉,是婴儿在胎中便具备的原生能力,倾听则需要有意识地注意让声音意义化,是心理过程和抽象过程”。[2]倾听在交流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因为“真正的交流是一种特殊的倾听,不仅需要打开你的耳朵和眼睛,更要融入你的内心和思想”。[3]“教育工作者日益意识到倾听学生所带来的力量”,[4]并在有关倾听的传播学、生理学、语言学的基础上,延伸出“倾听教育学”“教学倾听”等概念。如瑞吉欧幼教专家瑞纳尔迪(Rinaldi)将“倾听教育学”界定为“倾听是一个主动式动词,要给以解释并赋予信息一定意义,以及对被倾听者进行评估”,是“师生在教学活动中的本真存在方式,是师生之间交往沟通的重要方式”。[5]基于此,有学者将“教学倾听”界定为“教学过程(活动)中,教师与学生基于相互尊重、平等的立场,细心听取彼此的各种表达(语言表达和非语言表达),以倾听的方式表现出来并在此基础上达成的知识、思想、生命、情感等层面的交往和互动”。[6]国际课程促进协会(IAACS)主席张华也认为“教育(应)建立在‘倾听’之上……由此(教育)成为在教师与学生、人与世界的融合、互动中创造知识并追求生活意义的过程”,[7]为此他积极倡导“当今中国教育领域应转向倾听教育学范式,以呼应新时代需求”。[8]

  在教育中倾听学生的理念最早可以追溯到孔子与苏格拉底,他们“在教学过程中都不采用灌输的方式,而是循循善诱地进行启发和对话。可以说,他们是优秀的教学对话者,也是善于倾听的教师”。[9]遗憾的是“教育研究领域缺少对倾听的持续关注”,直到近现代杜威(Dewey)、弗莱雷(Freire)等人推动了教育领域倾听的研究,二人皆视“倾听”为“教育改变的关键”。[10]杜威曾批评“单向性或直线性交流的特点是被动,吞噬了个体的差异性”,并将“倾听”上升到构建民主社会所必需的条件高度。[11]

  当代日本教育家佐藤学也认为“倾听他人的声音是学习的出发点”,[12]指出教学应当追求的不是“发言热闹的课堂”,而是“用心相互倾听的课堂”。[13]台湾学者普遍鼓励适性教育,倡导“教育现场所能做的,并不是着急给一个美好的想象,以一种权威的姿态,详细地建议每件事情的解决方法,而是成为一名谦卑的听众,用心去倾听学生的生命”,[14]并呼吁“台湾中小学教学需要听觉转向,进行‘宁静的革命’”。[15]瑞吉欧幼教提倡儿童有“一百种语言”,其实质也是在鼓励儿童进行多样化的表达,由此“倾听是瑞吉欧幼儿教育的主要原则之一”,[16]瑞纳尔迪甚至认为“倾听是所有学习关系的基础”,[17]“每个儿童都有内在的被倾听的民主权利”。[18]格瑞森(Gerison)作为国际儿童权利专家,曾撰文为儿童大声呐喊“你在听我吗”,呼吁人们倾听幼儿。[19]美国心理学教授尼可斯(Michael P.Nichols)也曾指出“倾听”能滋养自我价值,提升自我认同感,增强自信自尊,而不被倾听则体现了不被重视和尊重,对儿童而言是一种巨大的伤害。[20]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明确提出“儿童拥有自由表达的权利”,[21]这意味着儿童的声音“不仅仅是被听到,而且应该被注意、理解和尊重”。[22]

  已有研究证明,积极的倾听在有效交流过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23]良好的交流和互动是高质量幼儿教育的关键,幼儿园教师应该具备倾听、支持、挑战幼儿的专业能力,[24]正如《幼儿园教师专业标准(试行)》所要求的那样,教师应“善于倾听,和蔼可亲,与幼儿进行有效沟通”。教育实践过程中,幼儿园教师倾听幼儿的样态是多样化的,“按照倾听实践发生的顺序,可以划分为倾听前、倾听中以及倾听后三个阶段”。[25]本研究按照教师倾听时的状态,将其分为消极倾听和积极倾听两种状态。消极倾听指的是教师以被动、消极的态度,不能运用良好的倾听技巧,由此导致的不利于师幼沟通的一种倾听状态,如教师主观上不愿意倾听幼儿,不能用心倾听,在倾听过程中粗暴地打断幼儿的言说等。积极倾听指的是教师以积极、主动的态度,恰当运用良好的倾听技巧,由此展开的有益于师幼互动的一种倾听状态,如教师蹲下来,与幼儿平视,耐心等待幼儿说完,并给予适当的目光接触和积极的反馈等。本研究拟主要通过问卷等研究手段调查当前我国幼儿园教师倾听幼儿时表现出来的消极和积极倾听状态的现实情况,以丰富有关倾听教育的理论研究,并期望能够为幼教实践领域提升幼儿园教师的倾听质量提供实证依据。

  二、研究方法

  为达到研究目的,本研究采用质与量相结合的探索性研究设计。先前通过实地田野调查,深入班级对吉林省四平市A幼儿园小班、中班、大班教师倾听幼儿的情况进行了为期两周的观察,其后就倾听方面的问题分别对该园3位教师进行了访谈,从而对幼儿园教师倾听幼儿的情况有了基本认识。接下来,采取问卷调查法,针对幼儿园教师群体,借助网络进行问卷的在线填答。

作者简介

姓名:时松 陈惠邦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