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张伟:西方近代教育观念的兴起与演进
2018年03月09日 15:21 来源:《北京社会科学》 作者:张伟 字号
关键词:儿童观;私人生活;教育理念;近代教育

内容摘要:《儿童的世纪》所探讨的问题对于人们认识近代教育的产生及其影响具有重要意义,然而因其在本质上仍属于现代性思潮影响下的产物,所以它始终没有逃脱“主体失语”的叙述困境。

关键词:儿童观;私人生活;教育理念;近代教育

作者简介:

  原标题:儿童·家庭·学校:西方近代教育观念的兴起与演进

  作者简介:张伟(1988-),男,山东临沂人,江苏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徐州 221116)。

  内容提要:《儿童的世纪》在西方被视为儿童史和家庭史研究的奠基之作,书中以“儿童观念”为切入点,详细梳理了该理念在西方社会近代化过程中的兴起与变迁历程,同时对这一过程所引起的家庭生活和学校教育性质的改变进行了分析。《儿童的世纪》所探讨的问题对于人们认识近代教育的产生及其影响具有重要意义,然而因其在本质上仍属于现代性思潮影响下的产物,所以它始终没有逃脱“主体失语”的叙述困境。

  关 键 词:儿童观 私人生活 教育理念 近代教育

  基金项目:全国教育科学规划国家青年基金课题(CDA170245)。

  法国学者菲力浦·阿利埃斯(Philippe Aries)的《儿童的世纪:旧制度下的儿童和家庭生活》(以下简称《儿童》)是一部考察西方近代儿童、家庭和学校观念产生及演变的扛鼎之作,被西方学界视为研究儿童史和家庭史的经典作品。学者俞金尧认为:“儿童历史的研究一直没有离开过《儿童的世纪》一书的影子,无论是它的追随者,还是它的反对者,都不能绕过它。”[1]由于《儿童》进入中国教育理论界研究视野的时间很短,所以就目前情况而言,人们尚未充分认识并挖掘其在教育领域的学术价值。有鉴于此,希望以教育学的研究视角为切入点对《儿童》的主要内容进行引介,并在此基础上对全书的主导思想及其研究范式进行分析,能够扩展我们对“儿童”“家庭”和“学校”等教育相关主体及事物的理论认识。

  一、“儿童观念”的产生与演变

  作为法国第三代年鉴派史学家的代表人物之一,阿利埃斯在《儿童》中围绕着“观念”的出现及其影响这一中心问题展开了细致论述。其核心思想是要说明:人们头脑中有关儿童的“观念”在中世纪时期的西欧社会中并不存在,“儿童”的出现是近代以来社会经济、价值理念与文化教育等多种因素相互融合的结果,等到这一新兴事物产生之后,却又直接推动了学校教育与家庭生活的近代化过程。

  1.“消失的儿童”:成人世界里的“小东西”

  在中世纪社会向近现代社会的演化进程中,人们对于儿童的思考和认识经历了一个不断加深与拓展的过程——儿童从讨人喜爱的“小东西”变成充满神性的“小天使”再到应受教育的“小大人”。按照阿利埃斯的看法,在西方中世纪社会中,“儿童”是不存在的,“童年”并不被人们认为是个体成长的独特阶段之一,儿童并不是一个完整意义上的“人”,而是一个成人眼中的“玩伴”——一个好玩的“小东西”。人们认为,只要孩子成长到能够脱离家庭的照顾(一般是6、7岁左右),便应该立刻被送入成人社会,而儿童一旦踏入社会,尽管个体的年龄或许很小,却也将被看成是一名具有特定身份(通常是学徒或仆人)的“成人”。换言之,中世纪不存在“儿童”,这并不是指中世纪不存在“儿童”这一客观人口群体,而是指人们缺乏近现代社会中普遍存在的认为“儿童具有不同于成人的特殊性”的观念,社会并不将儿童视作一种不同于成人的特殊群体来看待——在未进入社会之前,儿童是一个“小东西”,在进入社会后,他们就被视为“成人”。

  借用对“年龄”一词涵义的考察,阿利埃斯详细地向人们展示了中世纪时期“儿童观念”的真实状况。在中世纪的法国,“年龄”并不被人们认为是个体一段真正的生活经历,也没有明确的界限说明,那时的人们用来表示“年龄”的词汇只有3个:童年(enfance)、青年(jeunesse)和老年(vieillesse)。彼时,“童年”的涵义非常复杂,既可以被用来代指婴儿、青少年、儿子,又可以指称男仆、侍从、女婿等。童年概念的含混性说明当时人们头脑中并没有“婴儿”“幼儿”“少儿”“青少年”应该相互区别的观念,这就使得“童年”在时间意义被消解,儿童和成人之间缺乏明显的区别。儿童在中世纪时期之所以“消失”是由许多复杂原因造成的,其中最为重要的因素之一就是儿童的高死亡率,“婴儿和儿童死亡率居高不下使得人们认为不值得对这样短命的东西进行太多的感情投资,这就使得父母子女的关系越来越疏远,一个孩子的死亡能够由另一个孩子的出生加以‘补偿’”。[2]P252在中世纪社会里,只有接受过洗礼的孩子才能得到社会尊重,从而被看成具有不朽灵魂的独特个体。但由于当时儿童的夭折率过高,使得人们并不认为处于儿童阶段的个体已经具备成年人的完备人格,因此他们也并不急于让刚出生的孩子受洗(甚至经常忘记让孩子接受洗礼),“儿童期”被看作是一个稍纵即逝的过渡期。阿利埃斯认为,中世纪的人们当然也喜欢孩子,不过更多的是觉得他们非常可爱,像一个“小东西”一样滑稽和可笑,人们如同“逗猴一般”借孩子们幼稚的傻里傻气来打发无聊时间。

  总体上说,在近代社会来临之前,儿童曾长期和成人群体混杂相处,社会和家庭都没有时间和理由对处于“儿童时期”的孩子形成记忆和感知,“儿童”阶段的孩子既不知道自己的年龄,也没有被社会赋予任何具体形象和存在特征,他们就像一群匆匆过客,是从婴儿走向成人的过程中的“小东西”。

  2.“儿童的诞生”:备受溺爱的“小天使”

  儿童观念随着近代社会的到来经历了一次重大转型——儿童不再是供成人玩耍的“小东西”,而是有着独立存在特性(甚至神圣性)的“小天使”,他们不但具有了成人所具有的人性,甚至还具备一定程度的“神性”。随着儿童死亡率的降低以及家庭生活环境的改善,成人与孩子的接触更加紧密,这就使得人们更加关注儿童那“娇小的身体”“扭捏的姿态”和“令人捧腹的童言稚语”,并且也不再把他们仅仅当成打发无聊时间的“小东西”,而是将其看成家庭中不可或缺的成员之一。在这个过程中,成人对于儿童的“溺爱”开始出现。

作者简介

姓名:张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