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张莉:西方儿童发展与社会化理论嬗变
2018年02月23日 10:17 来源:《广东第二师范学院学报》 作者:张莉 字号
关键词:儿童发展;社会化理化;儿童本体;学前教育

内容摘要:关于儿童发展和社会化理论的缘起可以追溯到19世纪后期实证主义社会科学的发展。

关键词:儿童发展;社会化理化;儿童本体;学前教育

作者简介:

  原标题:成长之本义:西方儿童发展与社会化理论嬗变

  作者简介:张莉,女,江西赣州人,广东第二师范学院教育学院教师,博士(广东 广州 510303)。

  内容提要:关于儿童发展和社会化理论的缘起可以追溯到19世纪后期实证主义社会科学的发展。决定论模式中社会价值和标准决定了儿童的发展,儿童的发展强调个人主义和成人导向;建构主义倚靠的是生理、心智和社会性方面在时间轴上的变化,突显的是儿童发展的“自然进程”;解释主义模式中儿童社会化是儿童集体运用、再创造与再生产文化的过程。这样的转变轨迹隐含了儿童观的变迁,重申了儿童本体的存在,彰显了同侪与同侪文化在儿童发展历程中的重要地位。

  关 键 词:儿童 发展 社会化理化 嬗变

  基金项目:广东第二师范学院2016年博士科研专项经费研究项目“幼儿园儿童同侪文化的民族志研究”(2016ARF12)。

  社会化理论的缘起可以追溯到19世纪后期实证主义社会科学的发展。19世纪下半叶,达尔文对自己孩子进行观察,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儿童发展理论,他是用实验条件有系统观察儿童的研究先驱,隔离环境因素,并将个别成长看成是一个独立变项加以评估[1]140,由此将儿童发展理论奠定在个人主义方法论里。直到现在,对“儿童成长”的研究以心理学和社会学领域为主。传统的社会学理论及发展心理学都遵循“个人主义”脉络,将儿童发展看作自然化的历程,是从“未成熟”走向“成熟”的“生成”过程,教化是人性“生成”的重要工具。其基本假设建立在面向儿童生物属性之脆弱特性上,注定将儿童发展的眼光投入到一种“前瞻性”的路径之中,即儿童成为符合社会规则的“未来成人”。这些理论将儿童社会化定位为社会对个人的影响,儿童社会化是儿童个体对外界环境的“私密”内化,而忽略了儿童发展的社会文化脉络及儿童本身的力量。这些对儿童发展的基本假设招致了科萨罗等新童年社会学家的质疑,他们强调儿童是积极的社会行动者,是儿童集体造就了更有经验和熟练的社会成员。可以说,西方儿童发展与社会化理论的演绎遵循了从个体私密性的决定论模式走向带有“泛决定论”元素的建构主义,再朝向集体再生产的解释主义理论转变的轨迹。

  一、西方儿童社会化理论的发展与演进

  (一)个人主义当道的决定论模式

  传统的社会学理论认为个体行为的强大决定因素在于社会,社会化被认为是我们无法或几乎不能控制的被动过程[2]24。因为儿童是由社会接管的,因此儿童是被“社会占有”的,宏观的社会标准和价值决定了儿童发展模式:社会成员必须适应这些标准和价值,以便成为有生产力的社会成员。这一模式涵盖了两种理论:结构功能论和再生产理论。

  1.结构功能论

  1940年代到1970年代,结构功能论占据了社会学的主流舞台。功能主义学者认为社会化是透过家庭、学校、社区、职场等场域实现共同社会价值及规范内化的过程[2]24。涂尔干认为儿童是“前社会”性的,他们具有各种原始本能,这些本能在未加塑造之前是社会的潜在威胁,需要经由社会化的力量加以约束。他关注的核心问题是:儿童如何被引入一个有秩序的社会里?因此,外在制约和成人权威在儿童社会化过程中占据重要地位。

  塔尔科特·帕森斯(Talcott Parsons)继承了涂尔干社会系统整合观点,他认为社会化是解释“社会秩序”问题的核心,关注的是如何维持社会秩序。尽管儿童对持续运转的社会有着潜在作用,但在未被社会化之前是一个威胁,势必需要被社会所塑造,对儿童进行准备适应社会规则之训练是非常重要的[3]9。帕森斯将儿童从出生开始的社会化过程比喻成“鹅卵石”投入“池塘”所产生的“波纹效应”。儿童进入社会的起点是家庭——家庭第一个感受这种投掷效应,由于儿童的成长,这种效应被看做是一种传播到系统其他部分的连续波纹。在解决问题的一个循环往复的过程中,以及通过正式的训练去接受和符合相应的社会规范,儿童最终内化这些社会制度[3]10。社会系统①中包含了一系列对个体秩序性限制的因素。艾利克斯·英克尔斯(Alex Inkeles)的观点也有相似之处:社会化的研究本质上具有“前瞻性”,明确说明儿童必须符合社会持续运转的需要[3]9。功能主义者强调儿童是未来的成人,是社会资源和力量承担者,需要关注的是儿童如何适应社会以成为适宜社会生活的成人。关注儿童内化需要什么条件,什么样的教养或训练策略能确保这种内化,而不关心儿童为何融入这个社会以及是如何过渡到社会中的。功能主义模式强调的是社会中的秩序和平衡,社会化实际上是一种传送社会共识以获得协商一致的机制,毫无疑问,这种模式下的儿童在社会化过程中是没有权利且被动的。

  2.再生产理论

  再生产理论的焦点在于社会中的冲突和不平等,关注享有文化资源优势的群体如何再生产这种优势。在经济资本和文化资本上占有优势的群体,通过教育再生产,维护或强化本群体在社会秩序中的地位。由于儿童有不同的通道获取某种训练模式和其他社会资源,如父母来自高级社会阶级群体,能确保他们的孩子在享有声望的学术机构中接受优质教育,教育机构实际上强化而不是削弱了社会不平等。如布迪厄(Pierre Bourdieu)认为教育机构作为一种“庞大的认知机器”而发挥作用,在技术中立性的外表下,强加一种基本的知识分类,这种知识分类认可现存的社会阶级分化。”[4]再生产理论指出儿童的发展是由其可获取的经济资本和社会资本决定的,社会机构中尤其是教育系统中对个体对待的差异化,折射了社会等级制度,承认了社会冲突和不平等在儿童社会化中的作用。

  此外,很长一段时间儿童社会化的研究深受心理学理论的影响,如弗洛伊德的性心理阶段理论,他将认同的过程看作社会化的一个关键,其基础是力比多,认为一个被充分社会化了的个体把社会的许多要求都内化了[5]。而行为主义理论强调塑造和强化是人类学习中的关键机制,赋予成人权力和承认成人控制文化资源的价值,强调成人对儿童输入的重要性,儿童被视为一个被动的角色,社会化是一个由成人形塑和模铸的单向过程。因此,从这个视角出发做的研究通常试图发现和测量儿童发展与社会化常模的一致性和差异性。儿童同侪群体在社会化过程中扮演的是微不足道的角色,但由于青春期儿童从成人手中获得越来越多的自主权,同侪群体成为强化社会化的一个重要来源。行为主义不重视社会互动和文化的作用,其个人主义基础及强调用简单模仿和强化来解释复杂的现象已招致不少批评。

  决定论模式中儿童社会化发展强调个人主义和成人导向,加深了成人—儿童之间的区隔,强化了儿童和成人分处两个极端的童年主导话语模式[6]。社会化并不是原本存在于儿童与其社会关系之中,而是成人社会化者将儿童带入成人/儿童关系中,成人与儿童之间是一种依附关系,成人负有将儿童导向适应社会标准和价值的模式要求之责任,儿童是个消极被动的角色。儿童文化被看做是成人生活的试演,社会化是通过一种或另一种方法所组成的过程使儿童变得遵从,这就是成功的社会化,或者离经叛道就是社会化的失败[7]。此种模式关注家庭和学校等社会机构的角色,强调的是社会化的结果、社会化的成品,也就是儿童如何成为“合格”的成人,低估了儿童作为社会成员具有的创造能力,忽视了社会行动和再生产具有历史的、不确定的本质。由于儿童在未成年之前是不完整的生命,因此不值得作为有自身权利的儿童去研究。“这种抽象模式将非常复杂的过程简单化,不重视儿童活动的重要性,儿童的活动被认为是无关紧要的、对社会系统的运作是不起作用的。忽视了儿童和童年在社会中的重要性[3]10。”虽然布迪厄的习性概念②在一定程度上为儿童提供了一种更为积极的角色,然而这种社会化的概念限制了儿童卷入文化参与和文化再生产,忽视了儿童对文化教养与改变的贡献[3]11。所有的决定论持有者忽视了一点,即儿童不仅仅在出生的社会中进行内化,儿童的行动也能带来社会变化。

作者简介

姓名:张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