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家长资源论:遮蔽的不平等与幼儿园教育的公共性危机
2018年02月08日 15:34 来源:《教育研究与实验》 作者:刘煜 字号
关键词:家长资源;家庭的经济文化资本;不平等公共教育;学前教育

内容摘要:家长资源论的实质在于强化学生家庭的经济、文化资本对教育过程的影响,扩大和加剧教育中的不平等。家长资源论的盛行既是对公共教育原则的侵蚀与破坏,同时也凸显出我国幼儿园教育作为公共教育地位与责任的弱化与式微。

关键词:家长资源;家庭的经济文化资本;不平等公共教育;学前教育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刘煜,陕西学前师范学院学前教育系(陕西 西安 710100)。

  内容提要:2001年以后将家长拥有的社会资源作为特定的教育资源纳入到幼儿园教育内部支持幼儿园的教育活动,成为我国家园共育的新思路。然而家长资源论的实质在于强化学生家庭的经济、文化资本对教育过程的影响,扩大和加剧教育中的不平等。家长资源论的盛行既是对公共教育原则的侵蚀与破坏,同时也凸显出我国幼儿园教育作为公共教育地位与责任的弱化与式微。

  关 键 词:家长资源 家庭的经济文化资本 不平等公共教育

  基金项目:本研究为陕西省基础教育科研“十二五”规划课题(SGH140693)、陕西学前师范学院科研基金重点项目(2015ZDKJ002)。

  一、问题的提出——家长资源论限度的背后

  2001年国家颁布的《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试行)》(以下简称《纲要》)在家园共育方面,不仅更加突出了家庭作为幼儿园合作伙伴的重要地位,同时使用“环境”“教育资源”等关键词,首次提出家庭同样是促进幼儿学习与发展不可忽略的教育资源。“幼儿园应与家庭、社区密切合作,……综合利用各种教育资源,为幼儿一生的发展创造良好的基础。”(《纲要》总则)

  《纲要》为家园共育的探讨提供了政策背景,“家庭的教育资源”也成为了这之后家园共育讨论的热点词汇。与此同时,讨论中对什么是家庭的教育资源、家庭中哪些部分可作为具有教育价值的资源运用于幼儿园教育等一系列基本问题逐步做出了阐述。从现有的研究来看,我国学界对家庭教育资源的理解多聚焦在“家长的教育资源”,即家长的职业、经历、爱好和特长等。[1]p.79~82讨论普遍认为家长的这些资源能够转化为教育资源,它们既可以被直接组织到幼儿园的教育内容中,还能为幼儿园的教育活动提供外在的支持和服务。[2]

  将家长的职业、经历和爱好等作为教育资源吸收进幼儿园教育的论调(以下简称“家长资源论”),为近年的家园共育实践开辟了新路径。“请进来”、“走出去”是基于家长资源论的主张在幼儿园中推广的家园共育模式。“请进来”利用家长的职业优势和社会声望——如教师、医生、作家、警察,邀请家长走入课堂做“老师”,讲解或展示与其职业相关的内容。“走出去”则是到家长所在的工作场地现场教育,或与家长一起带领幼儿开展社会实践活动。[3]两种方式的思路都在于利用家长资源与家长共同完成幼儿园的教育活动。

  今天在城市的部分幼儿园,“请进来”和“走出去”已逐步取代“家长联系手册”、“家访”等传统做法,占据幼儿园家园共育实践的中心地位。城市中的一些优质幼儿园,致力于新模式的实践,并推出了许多成功案例,这些案例的介绍与普及又不断地规划和改变着幼儿园家园共育整体的实践方向。然而与城市幼儿园的成功案例形成鲜明对照,在农村幼儿园和一些城市外来务工人员子弟的幼儿园中,“请进来”和“走出去”并不那么容易推行。有数据显示,今天家长联系手册、家访和家长会依然是农村幼儿园家园共育中使用最多的共育方式。[4]

  难于推行的原因多种多样,最大的困难莫过于家长资源的匮乏。例如以从事建筑、搬运、小买卖等体力劳动为主的城市外来务工人员的家庭、和留守儿童居多的农村家庭的家长,一般很难具备家长资源论预设的职业优势、社会声望以及参与活动必需的经济与文化的优势。[5]并且现实中的这些匮乏通常又是以幼儿园间的差距表现出来的。与大多数农村幼儿园和城市外来务工子弟幼儿园相比,部分等级高的城市幼儿园之所以能不断推出与理念相符合的实践案例,不仅是因为园所拥有完备和高质量的师资,而且还有赖于家长资源的强大支持与补充。

  然而家长资源显现出的差距与其说是个人的和家庭的,毋宁说是社会的。对此社会学早已给出了解释:那些可作为“教育资源”的、家长的职业、社会声望、教育经历以及休闲嗜好等在社会学中被称之为社会资源或社会资本。社会学家指出现代社会人们对社会资本的持有量并不平等,不同社会阶层占有不同数量的社会资本。[6]现阶段我国家庭的社会资本分布同样呈现不均衡的特点,较低阶层家庭拥有的社会资本偏低,较高阶层家庭的社会资本存量则较高。[7]

  家长资源论的共育模式现实中的双重境遇指向了这一观点作为普遍经验的历史限度。对中国家庭的城市化和均质化的想象,既回避了城乡差异,更忽略了当下社会分化的历史现实。另一方面,以上现实同时督促我们需要思考和面对的是:家长的职业、社会声望与地位等社会资本作为可利用的“资源”纳入到幼儿园教育,是否损害了教育的公平与公正?而这些折射出的可能是幼儿园教育作为公共教育边界的模糊及其责任与职能的式微。本文旨在阐明家长资源无限制纳入到幼儿园教育内部产生的危害,指出家长资源论盛行的背后是我国幼儿园教育的公共性危机问题。

作者简介

姓名:刘煜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