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严仲连 邬志辉:学前一年义务教育需要迈过四道“坎”
2017年10月11日 14:41 来源:《中国教育学刊》 作者:严仲连 邬志辉 字号

内容摘要:需要变革学前教育制度,建立合理的质量标准,出台民办园认同的引导措施,综合应用质量与学制改革两种手段以分别迈过上述四道“坎”。

关键词:学前教育;义务教育;学前一年义务教育

作者简介:

  原标题:我国普及学前一年义务教育需要迈过四道“坎”

  作者简介:严仲连,东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吉林 长春 130024);邬志辉,东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长江学者(吉林 长春 130024)。

  内容提要:实施学前一年义务教育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倡导的一项国际性学前教育政策。我国的特殊学制使学前一年义务教育的承担机构选择难,学前教育质量的高标准使学前一年义务教育的质量定位难,而现行学前教育的公办园与民办园之分所带来的体制挑战将增大学前一年义务教育政策的执行难度,地方政府的财政能力难为学前一年义务教育提供有力保障。为此,需要变革学前教育制度,建立合理的质量标准,出台民办园认同的引导措施,综合应用质量与学制改革两种手段以分别迈过上述四道“坎”。

  关 键 词:学前教育 义务教育 学前一年义务教育

  基金项目:本文系2015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农村社区儿童服务现状与质量保障机制研究”(项目编号:15BSH129)研究成果。

  2010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颁布并实施后,我国学前教育整体有很大的发展,入园率有了显著提高。然而,和世界发达国家相比,特别是面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仁川宣言》提出的“2030年各国政府提供至少一年的免费学前教育目标”,我国普及学前一年义务教育至少需要迈过四道“坎”,即需要迎接特殊学制、较高学前教育质量标准、办园体制差异和地方财政压力等方面的挑战。

  一、我国的特殊学制使学前一年义务教育的承担机构选择难

  未来的学前一年义务教育要么由小学附设机构——学前班完成,要么维持现状——由幼儿园来提供。这两种形式也都存在着不足:如果用小学附设学前班这种形式的话,投入了巨大成本的现行学前教育机构会因为生源的流失而造成园舍空置,继而造成浪费;如果采用幼儿园实施的形式,我国现有的幼儿园暂时还没有相应的管理经验。这是摆在各级政府面前的第一道阻碍,即学前教育学制的阻碍。

  (一)独特的学前教育制度对未来学前一年义务教育形成阻碍

  许多国家的学前教育基本实施了一年免费制度,有的国家的部分地方甚至实施了两年免费制度,即不收保教费,只收伙食费(甚至不收伙食费)。而实施免费学前教育的这些国家基本以附设小学的学前教育机构为主,欧美国家把附设在小学的学前教育机构称之为幼儿园(kindergarten,国内称学前班),主要对5~6岁孩子实施免费的学前教育。政府通过小学校长完成幼儿园教师的招聘与管理(包括经费方面)。这个阶段的幼儿教师工资收入与小学教师持平,甚至比专门幼教机构的教师工资要高许多,前者大致是后者的2倍。

  5岁前的早期教育,则主要由一种称为“preschool”的学前学校和名为“center of children”的儿童活动中心来完成,前者主要招收4~5岁儿童,带有技能取向。后者招生范围较大,从2、3岁至5岁,基本以游戏为主,旨在发展儿童社会性和各种能力。这两种形式的早期教育机构都是收费型的,但国内学前教育理论工作者更多地偏好于儿童活动中心。

  我国学前教育学制与国际学前教育学制存在很大差异。从理论上讲,我国学前教育学制应该有这样几种:一是三年一贯制,即幼儿园接收的对象为3~6岁儿童,这是主流的学前教育制度,在我国有近百年的历史;二是学前两年制,主要是接受学前4~6岁儿童,这种形式只是少数地方存在;三是学前一年制,即通常所说的学前班制,最早存在于农村,附设在农村小学,后来在少数城市地区的小学也附设了一年学前班。由于学前教育管理不到位,学前教育质量受到诟病,学前班形式的机构最终被多地政府发文取缔。

  以三年一贯制为主的我国学前教育学制,一般把幼儿园当作一个阶段,强调以游戏为主要手段,对幼儿实施体智德美全方面的影响,促进幼儿身心和谐发展。这种形式的学前教育现在已经成为我国学前教育阶段的主要学制。在三年一贯制的幼儿园管理过程中,主要通过两教一保(两位教师一位保育员)完成幼儿园保育与教育工作任务。这种师资配给制度成为目前我国幼儿园师资的主要配给方式。虽然这种师资配给方式本身没有什么问题,但幼儿园教师的工资收入整体上不及中小学教师。特别是在很多名义上为公办,实际为民办的幼儿园里,非在编教师多于在编教师,且非在编教师的工资收入基本是在编教师的三分之二甚至是二分之一。

  如果让幼儿园来完成学前一年义务教育,实施学前一年义务教育的教师工资理应按义务教育教师标准发放,但没有执教学前一年义务教育阶段教师的工资则会保持原有水平。这就是说,在幼儿园教师看来原来工作强度差不多的工作,由于实施了学前一年义务教育而导致教师之间的收入差异,这本身就不公平,继而会阻碍幼儿园管理工作。这种教师间的薪酬差异,很有可能会演变为对学前一年义务教育政策的抵制。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如果执教于学前一年义务教育阶段教师的薪酬保持现有的较低水平(即学前一年义务教育阶段的教师收入低于中小学义务教育阶段教师收入),学前一年义务教育政策也很难获得幼儿教师的支持。由于现行的许多幼儿园教师(包括公办园)是没有编制的,按照幼儿园现行的通用教师轮岗制度,一旦执教学前一年义务教育阶段的教师是没有编制的,而执教较低年龄段教师有编制,当国家财政拨款到幼儿园后,不在编教师拿低工资、在编教师拿高工资,这也会引发对学前一年义务教育政策公平性方面的质疑。

  (二)消解学制阻碍需要变革学前教育制度

  从理论上来讲,为了避免幼儿园内部由于实施学前一年义务教育产生的不公平问题,提升所有教师收入水平应该是最理想的状态,这样可以保证每位教师都获得满意的薪酬。但这对地方财政压力过大,在现实中很难实现。因此,这需要我们重新考虑发展思路,特别是进行学前阶段的学制变革。

  一是可以实行幼儿园内部的分段管理,把大班作为一个不同于中班、小班的独立阶段,由幼儿园实施单独管理。这是在保持现行幼儿园学制形式的基础上,考虑到学前一年义务教育的特殊性而采取的一种变通措施,旨在追求幼儿园学制的稳定性,谋求幼儿园利益的最大化。这种方式可能会造成幼儿园内部关系的不平衡,即带大班(学前一年义务阶段)的教师会产生一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从而导致其他低年龄班级教师的自卑感。

  二是重启小学附设学前班的管理实验。这种方式主要通过在小学设立相应班级来实施学前一年义务教育,以小学为基本的管理单位。近年来,由于政府的重视以及我国经济的持续发展,各小学的办学条件也有了根本性变化。这为重启小学附设学前班打下了良好物质基础。而且,在各地幼儿教育管理机构日臻完善的今天,小学附设学前班的教师选拔、教师培训逐渐形成体系,并纳入正规渠道。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