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孙爱琴:儿童文化的视角转换与意义嬗变
2017年10月11日 14:17 来源:《甘肃社会科学》 作者:孙爱琴 字号

内容摘要:儿童文化虽由儿童自发创造出来,但却是整个人类文化的财富。我们需要在儿童生活世界完整和丰富的基础上,通过儿童文化与成人文化之间的视域融合,并付诸行动,最终达成儿童的解放。

关键词:文化哲学;儿童文化;成人文化;文化自觉

作者简介:

    原标题:儿童文化的视角转换与意义嬗变

  作者简介:孙爱琴(1981-),女,甘肃秦安人,博士,西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学前教育系副教授(兰州 730070)。

  内容提要:从“儿童的文化”到“文化之儿童文化”,再到“儿童与文化”,认识框架的改变,必然带来儿童文化内涵的差异。在文化哲学的视角下,若以“儿童与文化”的方式来认识儿童文化,须确证儿童是人类自己的儿童,童年属于每一个人类个体,是人类文明中的童年,而儿童文化则由每一个人类个体创造,是任一个体对自我生活世界的完美诠释。儿童文化虽由儿童自发创造出来,但却是整个人类文化的财富。我们需要在儿童生活世界完整和丰富的基础上,通过儿童文化与成人文化之间的视域融合,并付诸行动,最终达成儿童的解放。

  关 键 词:文化哲学 儿童文化 成人文化 文化自觉

  基金项目:2014年度西北师范大学青年教师科研能力提升计划项目“西北民族地区学前公共教育的文化境遇:反思与建构”(编号:SKQNYB14004)的阶段性成果、得到奕阳教育研究2015年青年学者学术研究资助(资助档案编号:SEI-QXZ-2015-04)。

  对儿童文化进行哲学式的反思和认识,来源于两个方面的力量:

  一是哲学本身的智慧转向。其一,文化哲学是对文化现象和活动中的根本性问题的概括思考,它放弃“大写的”哲学,而是将哲学理解为一种在文化间、学科间以及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之间建立联系的文化解释行动。换句话说,使得哲学认识从“云端”走向生活,关注人们现实活动中的思考和智慧。所以,“文化哲学不是一个纯粹学理性的问题。从‘文化’与‘哲学’这两种不同概念之间的嫁接,就已经体现出文化哲学的独特学科定位。文化哲学是一种将哲学的形而上思考奠基于现实文化之上的当代哲学发展的新形态,是一种打通理性与经验、‘行上’与‘行下’两种思维运算屏障的新的哲学态度和研究方法”[1]。显然,文化哲学虽然是对人类文化整体命运的关注和表达,但这种理性反思的智慧依然需要着眼于特定的文化事实和文化现象。这既是文化哲学得以逐渐庞大,并为所有认识领域,或者学科提供阐释和理解路径的初衷所在。也是儿童文化研究可以取其视域的核心所在。其二,哲学从理性哲学向文化哲学的转换,意味着文化哲学作为一种新的哲学的理解范式,必然向文化生活和现实生活靠近,是与生活世界的密切,也是哲学智慧“走下来”的举动。而儿童文化作为特定的文化样态,正好与“走下来”的哲学智慧来一次亲密接触。这在更大程度上完善和丰富了文化哲学自身的理论体系,也为文化哲学深层诠释其理论表达奠定基础

  二是在不同的学科界限和知识领域中,对儿童文化的理论研究甚为蓬勃。源于儿童作为人类个体的起始阶段,不同学科在探讨各自学科起源时,都会谈到儿童和儿童文化,以及与之密切相关的系列概念。可以说,儿童话语弥漫在所有学科的基础性命题中。但是,普遍性地描述和崇拜并不能深入儿童文化作为“实在”的内部,相似的话语体系警醒着儿童文化研究表面的繁华和内里的虚弱,也更加集中地凸显了人们(主要是成人)在理论上认识儿童文化的苍白。蒙台梭利说过:“儿童是个谜。”在文学、社会学、哲学人类学、教育学乃至更多的学科视野中,人们自恃更加密切地靠近儿童这个“谜”。但是,学科视域的偏颇显然不能给出全面的答案,正如“盲人摸象”一样,难以万全。诗人诺亚·佩里曾经很智慧地提问:“有谁知道孩子在想什么?”这一问题正如“人是什么”一样考验着我们的认识极限。诚然,关于儿童的见解种种,但是,有哪些确实是在逐步接近儿童的世界呢?什么证据能显示我们正在接近而不是远离?显然,对“儿童”的认识和理解不能再偏于儿童一隅,而要在人类文化的终极立场上进行辨析。对儿童文化的研究也需要从林林总总的描述走向概括和整合,在儿童文化的价值诉求上形成终极的认识,并以此为依据重新审视学科视域中的儿童文化及其事实。而“文化哲学所思考的是各种文化范畴中的本体性的理解,是把文化作为个体生存和社会运行的基本方式,从而对于人的生存和历史的运行提出更为深刻的解释”[2]。如此,在文化反思和批判的认识节点上,文化哲学和儿童文化同时获得了新的契机和力量。

  一、视角转换下的“儿童文化”

  儿童文化是什么?所有研究儿童文化的学者以鲜明的“问题意识”,敏锐察觉到这一概念的重要性,即作为儿童文化研究的初始逻辑,影响研究内容的不同主题和偏向。但儿童文化这个概念是复数式的概念,首先,对“儿童”的理解作为初始的逻辑点,影响到所有与儿童有关的学科和实践领域,而对“儿童文化”的理解,又自然成为所有与“儿童文化”有关的学科和实践领域的初始逻辑点。所以,拆解“儿童文化”的复数部分,并借此深化对“儿童文化”的分析很有必要。只是,有价值的拆解必须要禀明问题背景,问题的背景,抑或“问题框架”是理解问题的关键所在。或者,问题背景或者“问题框架”决定对问题的理解和解决方式。否则,语言的“指向”(维特根斯坦语)何在?在此,笔者选择了三种相似的表述,即从“儿童的文化”到“文化之儿童文化”,以及“儿童与文化”。这三种表述的变化,不仅体现出儿童文化在内涵上的嬗变和演化,同时也表明,我们研究和理解儿童文化的方式,也在随之发生改变。也就是说,理解儿童文化的“问题框架”发生变化,才引发儿童文化内涵的变化。

  (一)儿童的文化

  虽然儿童文化在日常生活中的使用频率越来越高,其意义看起来也越来越明显,但是,任何不言而喻的认识,或是普遍的、理所当然的存在,尤其是在日常经验层面上的认识,都不应该以自然的表达就自然拥有合法性。真正的“合理”还需通过明晰其意义,发掘其背景,进而获得更贴切的说明。

  首先,儿童文化就是儿童“的”文化。有研究者认为[3],儿童“的”文化,在词语结构上,是一种偏正结构,其中心语是“文化”,这种理解强调了儿童文化研究的关键对象是文化,而首先不是儿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儿童“的”文化确实强调的是“文化”,只不过是属于儿童的文化。在日常经验层面,儿童文化就是儿童“的”文化,就像儿童文学,就是儿童“的”文学一样,这是一种不言而喻的认识,或是普遍的、理所当然的存在。它还能在日常经验层面引发出一个又一个的儿童系列,譬如儿童的电影、儿童的音乐、儿童的绘画等。所以,儿童的文化,看起来将更多的着重点放在了文化身上,强调的是文化事实和现象。但它实实在在地将儿童从“小大人”的框架中区别出来。告诉世人儿童是区别于成人的,儿童就是儿童,并非成人。比较中国在近代以前,欧洲在中世纪以前,儿童文化在文明体系中的位置而言,这种区别是开天辟地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