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探寻幼儿教育之“道”:先秦道家哲学思想的启示
2017年09月07日 16:03 来源:《教育研究与实验》 作者:郑刚 字号

内容摘要:学习和借鉴先秦道家哲学思想,对于探索幼儿教育应循之“道”,反思当前幼儿教育的现状,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关键词:道家哲学;幼儿;幼儿教育;教育之“道”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郑刚,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武汉 430079)。

  内容提要:先秦道家哲学蕴含着丰富的教育思想,在中国特色教育学理论的建构中潜力巨大。道家哲学提倡的“道法自然”的教育价值取向,“行不言之教”的教育理念,“率性而行”的教育原则,“绝圣弃智”的教育内容等,蕴藏着丰富的教育资源,闪耀着丰富的教育智慧。学习和借鉴先秦道家哲学思想,对于探索幼儿教育应循之“道”,反思当前幼儿教育的现状,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关 键 词:道家哲学 幼儿 幼儿教育 教育之“道”

  基金项目:本研究为2014年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教育学一般项目“中国幼儿教育思想的传承与创新研究”(项目编号:B0A140020)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中国传统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在以儒学为主流或主导的兼容道、释、墨、法诸家思想的中国传统文化复合系统中,道家思想是个不可忽视的重要的子系统。道家浸润渗透在中国人的思维和行为中,成为传统文化的有机内涵,其“天人合一”的思维方式、顺应自然的行为准则、抱朴守真的价值取向、柔弱不争的处世原则、崇俭抑奢的生活信条、重生养生的人生追求等,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中华民族的文化性格和精神品质。同时,道家思想与西方自然主义思想也存在着某种暗合与神似之处,但又超越了西方理性分析的思维方式。“道家思想看重求异性或发散性思维模式”①,要求摆脱经验知识的约束,注重“自知”和“独见”,培养学习主体的主观能力性,重视个体人格的塑造,这就与儒墨教育在内涵上相异,在过程上相逆。鉴于此,本文试图挖掘先秦道家哲学中的教育精髓,在反思当前幼儿教育弊端的基础上,重新审视幼儿教育应循“道”,为教育改革提供理论支撑和历史借鉴。

  一、“道法自然”:幼儿教育的价值取向

  “道”是道家哲学最高范畴,居于核心地位,“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老子》第42章)。“道”是关于宇宙本体、事物规律和认识本质的根据。“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廖兮,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日道。”(《老子》第25章)可见,自发生成的“道”不仅蕴涵着宇宙本体运动的总原理,而且以其超感觉性和实存性,展现出潜实在的质朴。道家秉持“天人合一”观,将“天”“地”“人”等世间万物都和谐归于“道”中,所以人与自然或社会与自然的关系都是超越的,体现出自然主义的基本精神。“道”既是天地的根源之始,又是万物的生成之母;既是超越于万物之上的‘无’,又是内在于万物之中的“有”;天地万物就在“道”又无又有的生成作用之中生生不息。总之,在道家思想体系中,“道”既是宇宙万物的本体,又是人类生存秩序的普遍规律。“道”存在天地万物之间,无处不在。“天之道,不争而善圣,不言而善应,不召而自来……天网恢恢,疏而不失。”(《老子》第73章)

  既然“道”是世界的本源,那又如何存在呢?道家明确指出“道法自然”。“自然”就是“道”“自己使它这样”,这不仅仅指自然界,也指的是一种存在方式,更是指规律和规则。“自然”是与“他然”“物然”“人然”相对应的概念,所以他无为、物无为、人也无为,从而“自然”与“无为”又是高度一致的。“无”本身就是一种作用、一种力量,而且是‘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和力量。由于人、地、天最终皆法子道,所以讲自然无为,也可以分析为天地之道自然无为,人之道也自然无为。“顺乎自然”是指按照时势和事物的本性,不强行要求。“无为而治”中的‘无’也只顺乎自然而不加妄为,强为之意。“道”创生万物,但并不是直接生产万物,而是赋予万物于生生不息的原理,万物便是依靠这个原理而生的。

  中国古代教育家在探讨教育与人的关系时,往往从人性的角度为切入点,道家也不例外。道家创始人——老子虽未明确提出关于人性的理论,但是他认为人性应该像初生的婴儿一样,始终保持一种纯真自然、质朴无华的素朴状态,“含德之厚,比于赤子”(《老子》第55章)。然而,随着人涉世渐深,为了追求物质利益而贪婪多欲,将人性中的淳厚、纯朴的德性丧失殆尽。因此,道家哲学认为教育应使人复归婴儿时的淳朴精神境界,找回失落的美德,恢复到原始的质朴之性,即“返璞归真”。“圣人在天下,歙歙焉,为天下浑其心,百姓皆注其耳目,圣人皆孩子。”(《老子》第49章)正是基于这样的人性论,道家反对人为的教育,强调自然人性。

  从这种自然人性论出发,道家主张教育应当尊重个性自然、自由地发展,返朴归真是“道”的起点与终点。但一般人总以“圣智”、“仁义”、“巧利”为追求的东西,而迷失了自己的本性。后天人为施加的教育违反自然人性,是对自然人性的压抑、扭曲和戕害。可见,相对于儒家强调对于人文理序的“重建”,道家则是在解构人文主义所带来的问题,并以回归到自然纯真的本我为主要追求目标,所以道家是以“解构”来消解生命的种种负担。道家强调的是教育的超功利性,看重的是教育对人的自然本性的促进作用,教育是一种生命的生长,是一种自我觉知的向上提升,不断学习的历程。

  幼儿教育理应追求什么样的价值取向,这是幼儿教育之“道”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有研究者指出:“由于受我国古代‘读书’‘识字教育’观念和苏联知识技能教育理念的影响,在我国幼儿教育中,不论是家长还是教师都出现了过于着重‘学习’的价值取向”“强调幼儿通过学习获得知识、技能和道德,关注幼儿的将来而漠视幼儿的现在”②。在这种价值取向导引下,幼儿教育日益功利化。孩子常常无法决定要学什么,老师、父母或许在无意中成为强迫孩子实现大人梦想的推手。他们希望孩子照着自己的理想标准发展,导致“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老子》第24章)。教育者如果自我欲望在作怪,其实会遮蔽儿童,使之“不明”“不彰”;教育者如果对孩子提出过高过多的要求,反而可能导致“无功”“不长”。道家倡导的“道法自然”的教育目的论,强调“自然”是针对“他然”而发,是没有人为造作的自然而然;这种“自然”是指幼儿处在自己本来的原始面貌,展现着生命本质的美好,并能一无所待的全然解放而不受外在欲求的束缚。道家所传达的意涵并不是悲观主义,而是透过“正言若反”提醒我们,对于幼儿不要过度地强加自己的预期,否则就会阻碍他们的成长了。

  可见,道家哲学思想蕴藏着一种自然主义的价值取向,既是一种物质层面的生长、生机,更是一种精神层面生生不息的持续发展与创造,这两个层面都与幼儿所具备的强大生命力和无限创造力不谋而合。“道法自然”的价值取向,坚持以“儿童为本”,尊重和满足幼儿的需要和成长,使个人得到更为充分,更为自由的发展,即形成和完善个体人格。这种精神在西方教育家卢梭、裴斯泰洛齐、福禄贝尔、蒙台梭利、杜威等人的思想中均有不同程度的体现。可以说,道法自然的教育价值取向与西方以儿童为中心的教育价值理念跨越时空地遥相呼应,殊途而同归。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