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曹永国:想象力与孩童精神世界的濡养
2017年08月08日 09:46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报》 作者:曹永国 字号

内容摘要:教育则需要通过培养敏感心、理解力和解构偏见等为儿童想象力的成长做好准备。

关键词:想象力;文学叙事;同情心;精神生活

作者简介:

  原题:想象力与孩童精神世界的濡养

  作者简介:曹永国,苏州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博士(江苏 苏州 215123)。

  内容提要:孩童想象力正遭受异化,其主要表现为想象力发展中的金属化与科技化、庸俗化和野蛮化、急功近利与认知化,以及过度发展与衰竭化等样态。想象力涉及人类崇高的精神品格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希望。想象力唤醒了孩童内心的同情和怜悯,迫使他们以一种宽容、完整、富有诗意的方式去认真对待生活和他人。想象力是一种良好的公民能力,能够拓展和加深儿童的道德视域,避免行为和判断中的轻率和粗暴,并通过畅想一种理想的正义,促发一种行动和自我改善的勇气。教育则需要通过培养敏感心、理解力和解构偏见等为儿童想象力的成长做好准备。

  关 键 词:想象力 文学叙事 同情心 精神生活

  想象力之于一个人及其生活之重要性不言而喻。诗人兼教育家马修·阿诺德认为,想象力是个人的灵魂之光,能够照亮我们的生活。没有它,我们将在搏斗中死去;有了它,我们不会全然地消逝。利文斯通在《保卫古典教育》中写道:“没有想象力的人,会变作‘得意小人’,而不可能变得伟大,甚至不可能成为真正的人。”[1]教育的重要任务就是发展和培养个人的想象力,提升个人生活的情趣和品位,而不仅仅使他们成为吸收知识的容器、循规蹈矩的机器与毫无生气的技术白痴。然而,现实却并不如此轻松,事实也并非那么简单。一点也不奇怪,孩子们的想象力正在减弱①。现今的教育并没有做好培养孩童想象力的准备。因为它并未表现出认真对待孩童想象力的思想伟力和精神境界。

  一、为何提之:遭遇围堵的想象力的异化

  今天的教育追逐效率、功利,看重可看见的、可触摸到的、具体的量化的指标,就像追逐橱窗里的商品一样。作为不可见的、有点不合事实的、不能精确的想象力的培养则面临着一种窘境。学校教育很难允许孩童们“胡思乱想”“做白日梦”或“发呆”。现实的教育环境或旨趣或许并不是想象力发展的沃土。相反,坚硬的现实事实、规则和冰冷的逻辑常常切断了教育和想象之间本然的联系。长此以往,事实、逻辑、规则等也许就成为支配和约束人们思想及其行为的第一要义,并且会强迫我们将生活变成“只有事实”“只要事实”的数字运算或换算,强迫我们成为一个不会想象,“只讲事实、现实,而不讲其他的人”。一如狄更斯小说《艰难时世》中的葛擂硬那般形象——“一个讲究事实,懂得计算的人。毫不含糊,为人处世原则就是二加二等于四,经常口袋里装着尺子、天平和乘法表,随时告诉你准确的分量和数量”。生活在葛擂硬学校里的“小葛擂硬们”不会想象,不会对眨眼的小星星表示惊奇,也不会想到拇指姑娘或者月宫嫦娥。智力教育俘虏了孩子的童年,“一把抓住头发,把他们拖进充满统计数字和客观事实的阴暗洞窟中去”。虽然今天的教育绝非文学作品如此夸张,但不争的事实是:想象力遭遇智力教育和功利主义的现实主义的堵截,以致想象力与其培养走向异化。

  1.想象力的金属化与科技化

  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充满机械的、金属的科幻取代了我们柔性的、细腻的情感想象。这些科幻常常靠的是暴力、宏大场景和高科技等,而不是情感、同情来俘获孩童。孩子在想象时会想到“钢铁侠”“蜘蛛人”“变形金刚”“奥特曼”等科幻小说和影视中的场景,那些犹如“白雪公主”“绿野仙踪”“神话故事”等并不引起他们的兴趣。相反,他们会认为后者相当幼稚。孩子们的精神世界面对的并不是个人之间的关系、情感和微细互动,而是一个虚拟的科幻的世界。对于一个孩子来说,他可以就一个金属探测器发挥出超凡的想象,但却很难面对春天里的一朵鲜花表达一些想象的情感。这或许对于将来的科学研究大为有用,但却对于如何面对他人、如何生活少有裨益。他们的情感世界仍然是贫瘠的。

  2.想象力的庸俗化和野蛮化

  社会习俗以一种想象的形式投射或渗透到孩童们的生活,使他们将这种社会习俗和现实游戏规则推广到对未来的想象中,从而使得现实的游戏法则更为坚固。教育在诱惑孩子们以现实的事实去想象,推测故事,而非以一种超越性的、崇高的、美善的视野去想象。“丛林法则”“野蛮生存”“庸俗搞笑”和“恶劣捉弄”,甚至一些糟糕的潜规则充斥于孩子们的想象。充满着社会习俗的动漫支配了孩子们的精神生活,他们可以想象一个搞笑的情节,一个攻击性的恶作剧,却很难想象一个与现实不同质的美好的世界形象。他们可以想象“羊羊们”如何残酷地折磨和捉弄“狼族”,但却无法对自己身边那些因为学习不好而受到非议和不公正待遇的孩子抱以同情。这个想象的世界中失却了美好、温情和怜悯,释放的是人类原始的野蛮的自然冲动。

  3.想象力的急功近利化和认知化

  功利化的教育环境催生了想象的功利化。学校与家长并不容许孩童们自由地想象,即目的不明确的想象。他们常常被刺激去想象与自己作文、学业相关的想象,而与之无关的想象有时会受到嘲笑和禁止。想象力的快乐就变成了能否促使学业成绩的提高,以及是否符合教师和试题的要求,而非想象力自身所给个人带来的精神愉悦。这常常导致孩子们不敢去畅想,使他们畅想的能力弱化。一个小女孩告诉我,她很喜欢拇指姑娘,但是她表示如果当着同学们的面讲这个故事,他们会笑她很幼稚。一次听《念奴娇·赤壁怀古》的教学课,老师不是鼓励学生自己的独立想象,而是想方设法地让他们的想象成为巩固教师观点和认识的工具。

  想象力的认知化实为功利化的另一大表现。我们总是把想象力和认知能力联系起来,确切地说就是把想象力看做认知能力的附属工具。在以往的研究和教育主张中,想象力被认作创造性的一个构成,是智力的因素。心理学上的智力包含了注意力、观察力、思维力和想象力,研究者也大都从心理学的视角去思考想象,探讨想象之于智力发展的关系。在呼吁大力发展想象力的教育研究和社会舆论中,更多的是从科技强国、人才战略以及创新能力等方面去考量,少有就想象力之于一个人的精神世界和情感生活,以及作为一个完整的人的意义去探问。想象力被单一化、狭隘化了。我们并没有发展一种丰富的想象力,包括人类的道德想象力、同情想象力、艺术想象力等。我们亦没有就个人的内心情感体验、社会交往与伦理生活去培养孩子们的想象力。由于缺乏丰富性的想象力的支撑,单一的认知化想象力的培养会导致想象力越来越弱化,孩子们对生活的想象能力也令人担忧。

  4.想象力的过度开发与想象力的衰竭

  面对着大量设计精美、画面宏大的图书与视频,孩子们的想象力面临着过度开发的危险和现实。它们所呈现出来的想象往往大于或者并不适合于孩子们的想象力。一些学校主张,甚至强制使用平板电脑进行教学和教育,美其名曰为促使孩子们的想象。然而,面对电脑上各种优美、娱乐的画面形象,孩子们往往只是被其所吸引,成为一个被动的接受者。相对于传统的儿歌、童谣、寓言、诗歌等,现代化手段的教育教学并没有留给孩子太多的想象机会和空间。尼尔·波兹曼在其《童年的消逝》《娱乐至死》中警告:现代化的交流和教学技术过早地杀死了儿童浪漫、活泼和天真的童年生活,加速了“儿童成人化”。这些画面和视频,以及纷繁的信息并不能促使孩子们想象自己的世界,相反支配了孩童们的想象;好奇心在这里被不断地唤醒并被不断地满足,但却没有被很好地保护。保护孩子们的好奇心、想象力,需要的是给他们提供一个可以安静地自我遐想的空间,需要的是耐心、等待和绵密的思考。卢梭在《爱弥儿》中教育教师,要用儿童自己的生活来发展孩子们的能力,要懂得一些消极教育或延迟教育。事实上,过度的开发往往导致想象力的衰减,会让他们的想象世界并不可爱,使他们除了能够很快回想起这些视频、图画和信息中的形象和构想外,显得乏善可陈。

  二、何以思之:想象力与美好的生活

  我们需要从生活和教育的本性去思考想象力的意义,以及它所展现出来的精神伟力。这不仅对于成就一个完整的人,而且对于我们构建一个美好、民主的社会实为重要。

  1.完整地看待人与丰富地思考世界

  想象力是一种以可能性、超越性和希望去看待人和世界的能力。人类的生活需要超越事实的想象。想象是我们超越事实的能力,是我们超越现实表象的力量。在丰富的想象力中,我们能够软化现实的坚硬、残酷和贫乏,可以体验到现实并不具有的欢愉和喜悦。出现在想象中的世界常常充满了希望、美好、曼妙,有血有肉。这些想象是对高尚幻想的赞同。小时候的幻想、虚无缥缈的童话,在我们成为成人以后回忆起来都充满了无限的快乐,显得那么美好。人类不仅需要身体上的童年,也需要精神上的童年时代。因为精神上的童年是更美好的东西,不管多么聪明睿智的人都得有这个时期,将来回忆起来才觉得这是人生最幸福的阶段。想象性地看待世界,我们的世界和生活才更令人动容、更为深刻,才更能唤起人类丰富而崇高的情感。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