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低收入农民工家长对学前子女教育期待的研究
2016年08月01日 14:04 来源:《北京教育学院学报》 作者:张瑞瑞 字号

内容摘要:家长教育期待是影响子女学业成就的关键因素。相较于城市家长,农民工家长教育期待水平相对偏低。

关键词:家长教育期待;农民工家长;学前儿童;新二元社会结构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张瑞瑞(1981-),女,江苏徐州人,首都师范大学学前教育学院讲师,博士(北京 100048)。

  内容提要:家长教育期待是影响子女学业成就的关键因素。相较于城市家长,农民工家长教育期待水平相对偏低。在实现教育期待上,他们表现出了明显的外控倾向。与城市居民有更多互动的从事越界型职业的家长,对子女获取更高学历的意愿更强烈。家长投入效能感、聚居区的独特文化、城乡二元和新二元社会结构的限制是影响农民工家长教育期待的主要原因。农民工家长教育期待对子女发展的影响是复杂的。短期内,家长教育期待可能提升子女教育期待,但长期来看,缺乏实现条件的家长教育期待对儿童的发展未必是正向的,家长教育期待的表达可能导致子女轻视本阶层。

  关 键 词:家长教育期待 农民工家长 学前儿童 新二元社会结构

  基金项目:2015年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基金青年基金项目“农民工家长投入子女学前教育的现状及促进研究”(15YJC880132)的阶段性成果。

  一、家长教育期待的概念及其积极意义

  近年来,家长教育期待的重要性受到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的广泛关注。何为家长教育期待?研究者们倾向将家长教育期待描述为家长对子女未来教育成就的真实信念或判断,这些成就反映为课程分数、学历或者考入大学[1];其操作化定义是家长预测子女可以读到什么程度或者读到几年级。大量研究显示,家长教育期待是影响儿童学业成就的关键因素[2]。家长教育期待高的学生,其学业成绩更高并且未来的教育程度更高[3]。家长教育期待中介着家庭背景与儿童学业成就之间的关系,较高的家长教育抱负可以缓冲学业失败的风险[4]。在控制家庭社会经济地位后,家长教育抱负依然显著影响着儿童各科学习成绩的提升[5]。

  当前,家长教育期待研究的重要趋势是对不同文化群体的精细研究,特别是针对低收入、少数族裔家长群体。很多研究发现,不同群体家长教育期待的高低、与子女教育期待的关联度以及对子女学业的功效是不同的。鉴于家长教育期待的积极意义,笔者对农民工家长的教育期待展开深入研究。本研究选取北京市郊区某民工聚居区(以下简称Y村)的12名学前儿童的家长作为研究对象。他们所在的12个家庭分别来自河南、安徽、河北、山东等省的农村,来京时间2~10年,家庭年收入在2.5~7万元之间。本研究采用民族志研究法,实地收集数据时间为一年半,考察了农民工群体家长教育期待的特征及其对儿童发展的影响并分析了社会结构和文化因素如何构建了家长的教育期待。

  二、农民工家长教育期待的主要特征

  (一)家长教育期待水平相对偏低

  研究者习惯用对子女未来教育程度的期待来判断定义家长教育期待。现实中,家长对子女的教育期待往往局限在达到什么教育程度,其内涵依赖于家长对教育的理解。本研究中,家长将教育理解为学校教育,更确切地说是在学校里学习那些与考试相关的特定知识。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很少使用“教育”这个词语,而是更倾向于用“学习”、“上学”来回答有关教育的问题。谈到在子女教育方面的期待,12位家长自然地围绕着子女学业表现而谈论,表示希望子女能“好好学习”或“取得好成绩”。没有家长谈到学业以外的期待,虽然教育的范畴应远大于学业。

  具体到“认为子女能够读到什么程度”这一问题,3位家长表示子女可以读完大学。另有9位家长一开始并没有正面回答该问题,他们不约而同地回答“看他(指孩子)自己吧”。在后续访谈中,这9名家长才说出认为子女可以达到高中毕业;他们也希望子女读到大学甚至博士,但对此很不确定和没有把握。“不愿回答”背后可能反映出家长对子女未来取得高教育成就的怀疑。如果采用《家长教育期待问卷》,给出“初中、高中、大学、研究生”等若干选项,笔者不确定家长是否能表达让子女读大学的期望。但无论如何选都无法表达出他们那种混杂着希望与失望、乐观与悲观的复杂情绪。

  有研究者关于城市家长教育期待的调查发现,有近半数的家长期望子女能具有研究生及以上的学历,[6]“父母已经不满足于大学学历,想让孩子获取研究生学历的想法非常普遍”[7]。这两项研究是针对城市中小学学生家长而开展的,比较之后我们会发现本研究中的家长教育期待水平可能是偏低的。

  (二)实现教育期待表现出外控倾向

  本研究中有9位家长倾向用天赋、能力、命运、机遇来判断子女是否能够达到某种教育程度。他们考虑子女“脑活行不行”、“是不是学习的料”、“会不会读书”、“八字不好”,在实现教育期待上呈外控倾向。另外3位家长倾向将子女的努力程度作为实现特定教育程度的决定因素。“控制点”是一个描述个体对生活事件的责任知觉的概念,指个体将责任归因于自身内部因素还是外部因素。一个高内控者会认为,事情的后果主要依赖于自己的努力;一个高外控者则认为,事件不受控于自己的预期,主要归因于无法控制的外在力量。有研究者发现,将学业成绩主要归因于能力、智力和命运的家长认为子女的成绩是稳定的,之前的学业成绩可以被视作未来教育成就的可靠预测。而相信努力是学业成绩主要决定因素的家长,往往认为只要孩子努力就会改善成绩。

  本研究中,农民工家长在实现教育期待上表现出的外控倾向,并不利于子女的学业发展。一旦子女在学业上成绩不理想或者遇到困难时,家长可能会认为难以改善并丧失信心。此外,家长实现教育期待的外控倾向也会潜移默化影响子女的控制点。

  (三)从事越界型职业的家长教育期待更高

  低收入农民工家长组群内部在教育期待上也表现出了一定的差距性。根据所从事职业与城市生活交集的不同,笔者将家长分为两类——“封闭型”和“越界型”。封闭型职业是指与城市生活相隔绝的职业,主要包括两类:一类是在Y村内为居民提供生活所必需的服务,比如摆肉摊、开蛋糕店、开面馆或摆杂货摊等。为了经营,这类家长除了进货之外几乎从不离开Y村。另一类是以做装修和建筑行业为主的工作,他们利用手艺和老乡关系在城市谋生,并不需要太多地跟城市居民互动。越界型职业是指那些相对多地接触到城市居民和文化的工作,比如导购、收银员、厨师、安保人员和保洁人员等职业。所谓“越界”是指跨出聚居区的生活圈以及对城市生活的相对参与。从事这类职业的家长通过服务对象、同事关系和工作场所,能够相对多地观察和了解城市人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

  相较于封闭型家长,越界型家长对子女有更高的教育期待。三位认为子女可以读到大学的家长都从事越界型职业,其中一位妈妈只有一年半的教育经历,但她认为自己的子女最低也会读完大学,并且表示会“尽量供应”。她因工作需要频繁接触某儿童公益组织的工作人员、志愿者和研究人员等等,这对她产生了很大影响。越界型家长们谈到了城市生活对自己观念意识的改变,包括意识到教育对于个人发展的重要性、体验到城市家长对教育的重视。与城市居民的互动向越界型家长强化和维系了主流的规范和行为模式,他们对子女获取更高学历的意愿也更强烈。此外,与城市的更多互动让越界型家长获得了更多支持子女发展的资源,子女的积极发展将更强化家长的教育信心。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