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特殊教育学
乔姆斯基与福柯理论视域下自闭症儿童语言障碍
2017年05月27日 08:52 来源:《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李曙光 字号

内容摘要:自闭症儿童不应该作为异于常人的“他者”被排除。虽然角度不同,但两位思想家的理论分别以间接或直接的方式主张自闭症儿童应该享有与正常儿童一样的生存与发展权利。

关键词:自闭症儿童;语言障碍;人性;他者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李曙光,文学博士,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210097)。

  内容提要:语言障碍是自闭症最重要的并发表现,与社交障碍和沟通障碍紧密相关。在语言获得问题上,乔姆斯基认为儿童之所以能够在短暂的时间内以近乎统一的方式习得各自的母语,是因为人一生下来大脑中就具备被称为“普遍语法”的初始状态,而这普遍语法则是“人性”的一个核心要素;因具有强大的解释力,该理论自然成为语言心理学领域的主流理论。尽管没有将自闭症儿童的语言发展作为研究对象,但普遍语法理论认为,人即便因语言模块遭受损伤不会说话,与动物还是有着本质的不同,从而一个自然的推论就是——自闭症儿童不能当作异于人类的“他者”被排除。虽然与乔姆斯基不同,福柯不承认存在普遍的人性,但其对于疯癫史的考古学发掘告诫我们,自闭症在某种程度上是权力话语建构的结果,自闭症儿童不应该作为异于常人的“他者”被排除。虽然角度不同,但两位思想家的理论分别以间接或直接的方式主张自闭症儿童应该享有与正常儿童一样的生存与发展权利。

  关 键 词:自闭症儿童 语言障碍 人性 他者

  标题注释:本文是“江苏高校优势学科建设工程项目”(20140901)研究成果。

  人的心理活动离不开语言,因此语言的获得、使用及保持等问题自然构成了心理学研究的一项重要内容。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开始,一些心理学家和语言学家就认识到需要加强两个学科之间的合作,以应对各自无法解决的问题,其结果是:以乔姆斯基为代表的语言学家在与心理学家的互动中,发动了语言学领域的一场革命,提出了影响深远的生成语言学理论,使语言学研究从收集并分析语言数据转向关注语言获得及使用的心理及神经基础之上,与此同时心理学家也在与语言学家的合作中,完成了从行为主义到认知主义的转向(李曙光,2011)。语言心理学(psychology of language)或心理语言学(psycholinguistics)作为一个学科分支的发展与壮大则是二者跨学科融合的一个例证(缪小春,2007)。在语言学与心理学的研究中,儿童如何获得语言是一个核心课题,乔姆斯基正是从这一问题出发,通过对斯金纳为代表的行为主义的批判来构建其著名生成语言学理论的。

  语言障碍是自闭症(autism)最重要的并发表现,与社交障碍和沟通障碍紧密相关。自闭症儿童人数近年来呈现猛烈增长的势头,所以语言心理学研究不应该忽略这一人数愈发庞大的群体。尽管乔姆斯基没有直接关注自闭症儿童的语言习得问题,但由于其理论认为人与动物之间具有本质的区别——即便人因语言器官损伤而不能说话,其与动物之间仍存在本质的差异。因此,一个自然的推论就是,尽管在语言习得上存在巨大障碍,自闭症儿童仍然具备普遍的人性,不能被我们的理论及社会生活排除在外。相较于乔姆斯基,法国学者福柯则一直将被主流学术话语忽略的边缘性人群(如精神病患者、同性恋以及罪犯等)作为自己的理论对象,为我们思考自闭症儿童的语言发展障碍问题提供了一个特别的视角。可以说,乔姆斯基关注的是人与动物之间的差异,而福柯则更为关注自闭症儿童与正常儿童之间的异同,因此两位学者的理论在某种程度上形成了一个连续体,二者互为补充,为我们认识自闭症儿童语言发展问题提供了更为广阔的视角与空间。

  一、自闭症儿童的语言发展特征

  自闭症又称孤独症,是一种广泛性发育障碍(pervasive developmental disorder)的代表性疾病。美国精神病医生里奥·卡纳(Leo Kanner)1943年首次系统报道并描述11例儿童自闭症病案虽然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但人们对于自闭症病理机制的认识还相当有限,因此目前还没找到十分有效的治疗以及干预手段。然而,不容忽略的事实是,自闭症诊断人数近年来出现迅猛的增长势头,例如,美国加州地区从2000到2005年间,自闭症儿童诊断人数就增长了16%(Liu,King & Bearman,2010)。据估计,全球自闭症流行率平均大约为1%,其中美国1.47%,英国1.5%,日本1.8%,韩国2.6%,中国大陆0.75%(杨友,2015),因此自闭症已经成为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急需来自医学、心理学、语言学、人类学以及教育学等领域的研究者通力合作,共同应对。

  由于语言障碍是自闭症最为重要的并发表现,大多数父母正是因自己的孩子语言发展严重迟缓或异常才开始关注孩子的发展问题的,所以描述自闭症儿童语言特征并探求自闭症儿童语言障碍的心理机制自然成了自闭症研究领域的重要课题。(徐光兴,1999;Tager-Flusberg,Paul & Lord,2005)按照语言指标,可以将自闭症儿童分为两个大的类别,一类为有语言产出的自闭症儿童(verbal children with autism),另一类为无语言产出的自闭症儿童(nonverbal children with autism)。大多数自闭症儿童在不同程度上具有语言产出,没有语言产出的大概不足20%(Lord,Shulman & Dilavore,2004)。

  在发音方面,有语言产出的自闭症儿童一般能够像正常儿童那样发出需要习得的语言的语音,但Shriberg等人(2001)的研究发现,自闭症儿童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人在发/l/、/r/以及/s/等语音时容易犯错误,而正常人群大概只有百分之一的人在发这几个语音时存在困难;另外,相对于正常儿童,自闭症儿童在用以表达交际意图的韵律特征上(例如语用重音)存在明显缺陷,但在表示语法功能的韵律特征上差别不大。从总的趋势来看,自闭症儿童的语音习得模式跟正常发展儿童差别不大,发展模式基本相似,例如,某个音位(phoneme)在语言中出现的频率越低,犯错的几率就越高(Tager-Flusberg,Paul & Lord,2005)。在词语习得方面,根据Tager-Flusberg等人(2005)的研究,自闭症儿童跟正常儿童一样能够使用以及理解属于同一范畴的词语,例如,他们也能够识别“鸟”、“船”、“食物”等都属于事物名称语义范畴,但与此同时表现出一些自身的特点。首先,自闭症儿童几乎不使用“知道”、“想”、“记得”等表示心理状态的词语。其次,他们常常自己创制新词,例如,用commandment来表达commend(表扬)之意,用cuts and bluesers表达cuts and bruises(割破以及擦伤)之意。另外,自闭症儿童经常表现出“掉书袋”的倾向,喜欢使用生僻的书面词汇。在句法方面,Tager-Flusberg等人(1990)的研究发现,自闭症儿童跟正常发展儿童的发展路径十分相似——在平均句长方面表现出类似的增长曲线,但在句法结构丰富性上,与正常发展儿童相比,他们的确存在明显差距。在形态特征方面,英语自闭症儿童在动词时态的变化上表现出很大困难,例如,在本该说He walks或He walked的时候,都无一例外地使用没有形态变化的形式He walk。汉语自闭症儿童也表现出类似的缺陷,例如,对于动词后面表示体态的“了”、“着”以及“过”等语素,他们在理解与使用上都存在巨大的困难(Zhou & Crain,et al.,2015)。

  与正常发展儿童相比,自闭症儿童最为明显的语言特征之一是“鹦鹉学舌”般的回声式语言(echolalia)。回声语言指的是以同样的语调及措辞重复他人话语的语言现象。回声式语言分为两种不同的情况:一种是即时性回声,例如,自闭症儿童听到别人对他说“嗨,小刚”,他也跟着用同样的语调说“嗨,小刚”;另一种是延迟性回声语言,例如,一个自闭症小孩走近自己的父亲并且说“是呵你痒痒的时候了”,但是他说这句话是为了向自己的父亲表明,他想父亲给自己呵痒痒——而不是他想要呵父亲的痒痒。自闭症儿童这样“鹦鹉学舌”的原因是,此前听到过他父亲对他说过这样的话,他现在所做的就是在重复过去听到的话而已,但与即时性回声语不同的是,延迟性的回声语具有更为明显的交际功能(Tager-Flusberg,Paul & Lord,2005)。自闭症儿童另外一个明显的语言特征是代词的逆转使用。具体表现为,常常用“你”来称呼自己,而用“我”来称呼交谈对象。这表明自闭症儿童在交流时存在说话者与听话者之间对话角色转换的困难,在对自己和他人的概念进行概念化的加工过程中存在问题。因此,代词的逆转使用常被作为自闭症儿童的一个重要诊断指标(李晓燕、周兢,2006)。当然,也有研究发现,代词的逆转使用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有所好转(Tager-Flusberg,Paul & Lord,2005)。

  从以上讨论可以看出,自闭症儿童在发音、词汇及句法等方面与智力水平相当的正常儿童相比,在发展模式方面总体上还是比较相似的,二者之间最显著的区别主要表现在语言使用上。无论是他们偏好自创新词,使用回声式语言,还是不能正确使用人称代词,均从不同维度表明自闭症儿童在语言使用方面存在明显的障碍(李晓燕、周兢,2006)。

  二、乔姆斯基理论视域下的自闭症儿童

  对于人之所以为人这一问题,虽然不同学科从各自的视角会有不同的认识,但无论非洲丛林里的部落成员还是关注人性的哲学家,谁都无法否认具有语言、会说话是人的一个重要本质属性。例如,在非洲某些部落里,新生儿被称为kuntu(东西),只有在新生儿逐渐长大、开口说话之后才被称为muntu(人)(Fromkin & Rodman,1993,第3页)。二十世纪著名德国哲学家恩斯特·卡西尔(2005,第36-37页)则认为,与其说人是理性的动物,不如说人是符号的动物,由于语言是最为重要的符号形式,因此“语言常常被看成是等同于理性的,甚或就等同于理性的源泉。”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