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综合素质评价方案的特征、困境与突围 ——基于对第三批新高考综合改革方案的分析
2020年02月02日 10:37 来源:《河北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20年第1期 作者:郑若玲 孔苓兰 字号
关键词:综合素质评价;高考综合改革;新高考;第三批改革方案;教育评价

内容摘要:建立健全综合素质评价制度”是新高考综合改革第三批省市改革方案的主要任务之一。

关键词:综合素质评价;高考综合改革;新高考;第三批改革方案;教育评价

作者简介:

  摘要: 建立健全综合素质评价制度”是新高考综合改革第三批省市改革方案的主要任务之一。在其改革方案中,综合素质评价制度化水平较前二批有所提升,其过程更为规范、科学。但同时依然面临着诸多实施问题:一是评价思路停留在面面俱到、流于形式的操作惯习;二是相关政策定位模糊、沟通不畅,难以落地;三是评价结果难以被认同,预期效果难以发挥;四是囿于技术与观念电子化操作平台作用受限。综合素质评价改革如何突围实施困境?首先要更新教育评价观念,突破传统评价思维对评价内容与呈现形式的限制;其次要明确综合素质评价结果的外部功用;再次要完善综合素质评价电子化建设;最后要健全政府问责机制,加强大学与中学的互动。

  关键词:综合素质评价;高考综合改革;新高考;第三批改革方案;教育评价

  作者简介:郑若玲(1970—),女,江西修水人,厦门大学高等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高等教育理论与历史、考试制度与教育公平等研究;孔苓兰(1995—),女,江苏扬州人,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高考和高等教育理论研究。

  始于2014年的新一轮高考综合改革被称为“新高考改革”,目前共有三批,合计14个省市。2019年4月,河北、辽宁、江苏、福建、湖北、湖南、广东、重庆等8个省市作为新高考改革第三批省份,发布了各自省市的改革方案。在第三批新高考综合改革实施方案中,“建立健全综合素质评价制度”是14个省市高考改革的主要任务之一,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过去我国高考考试科目改革、学业水平考试改革等措施都是建立在统一纸笔考试之上,契合我国一向注重“公平”“平等”的考试文化,而综合素质评价制度则更为注重选才的“效率”与“科学”维度,与我国根深蒂固的考试文化有不小的差异,因此,在实施过程中举步维艰、困难重重。切实推行综合素质评价不仅关系到新高考改革的成败,而且对素质教育的实施至关重要。

  一、第三批新高考改革省份综合素质评价方案的特征

  第三批新高考改革省份改革方案中的综合素质评价在第一二批改革方案基础上做了一定改进,得以进一步规范化与制度化,将一些比较可行、科学的做法巩固下来并加以明确,对之前招致争议的一些做法则加以剔除。同时第三批省份高考综合改革方案的发布,意味着新高考改革进入了向中西部地区推广的阶段。受限于师资、资金、设备等物质条件以及观念、文化等因素,与新高考改革的其他措施相比,综合素质评价在中西部省份的落实将更为艰难。

  (一)综合素质评价过程更为规范、科学

  从第三批新高考改革省份关于综合素质评价的方案文本看,综合素质评价过程与程序在第一二批方案内容的基础上,进一步走向规范与科学,评价主体、方法、技术等争论的焦点问题都得到了澄清。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其一,第三批新高考综合素质评价中明确学生为实施主体。回顾前二批新高考改革,浙江省作为新高考改革的第一批省市,在2015年浙江省公布的《浙江省教育厅关于完善浙江省普通高中学生成长记录与综合素质评价的意见》(浙教基〔2015〕45号)中,规定将教师与学生作为评价的主体,将教师评议与学生互评的结果按照一定比例进行合成,其中学生互评的权重不得低于70%。这种评价方式中,学生自己、同伴、教师构成多元评价主体。在民主评议的过程中,教师仍然是评价活动的组织者与实施者,学生处在被动的位置上。这一做法将“多元主体评价”这一概念误解为不同主体间评价结果的简单合成,在实践中造成了程序繁琐、工作量增大、结果合成困难等问题,在社会上产生了不少负面影响。相反,在同期上海发布的《上海市普通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实施办法(试行)》中,学生则被认定为记录、收集、遴选、上传材料并进行自我评价的唯一主体,学生成为评价活动的主导者。上海方案中的这一做法在北京、天津、山东、海南等第二批试点省市公布的改革方案中,得到了一致性支持。基于前次改革试点的经验和教训,在第三批省市高考改革方案中,学生被进一步确立为综合素质评价的实施主体,学生有权选择适合自己的课业与活动、做好各类活动的写实记录、对材料进行整理遴选并存入档案、妥善保管原始记录与证明材料、撰写自我陈述报告,为自己提供的综合素质评价材料负责,教师只是学生进行成长记录与评价活动的指导者与督促者,其他相关主体与部门则从自身职责出发,出具学生学业成绩与课外活动的佐证材料,如省教育考试院需负责提供学生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其二,抛弃了等级评价方法,采用写实记录方法。在新高考改革实施之前,无论是采用“合格/不合格”两级制还是“A/B/C/D”多级制,各省综合素质评价均使用等级评价法。等级制下的综合素质评价实践出现了等级之间缺乏可比性、等级分配比例不明、等级结果合成困难、等级区分度不高等问题,同时等级评价将学生分为三六九等,在一定意义上违背了推行综合素质评价的初衷。目前第三批改革省份均抛弃了等级评价的做法,一致转向写实记录的方法。写实记录法即由学生自己客观记录集中反映综合素质主要内容的具体活动并收集相关事实材料,再于每学期末进行整理、遴选与归档。这一方法强调学生对自己成长历程的记录与陈述,并注重对相关证明材料的收集,要求学生提交最能代表自己素质发展水平的作品,评价者再以评语的方式对学生进行评价。写实记录法意味着“依据固定标准进行逐项等级评价再合成”的传统评价思路被抛弃,转而提倡模糊评价,从而更符合综合素质评价并非纵向区分学生而是对其进行横向分类的设计理念,有利于更好地促进学生的个性成长与自主发展。其三,评价技术上依托省级电子化平台。信息技术在综合素质评价中的应用受到了广泛好评,电子化管理平台有助于减轻教师工作负担,促使评价工作趋向常态化,便于学生随时上传与检阅。由于电子化平台的透明性,一定程度上还能起到公示与监督的作用。目前,综合素质评价电子化平台主要分为省级平台与校级平台两类,虽然省、校两级平台均能够实现基本的记录与存储功能,但省级平台侧重于遴选与公示功能,目的在于输出全省高中学生的评价档案,为高校招生提供参考,而校级平台侧重于收集与分析功能,目的在于收集学生成长资料、处理成长数据、建立成长模型,以便进行过程性评价。第一二批改革试点省份地处东部沿海地区,经济文化发展水平较高,已有相当数量的高中拥有自己的校级管理平台,省级平台的建立更多地是发挥统筹与协调的作用。但由于第三批改革省份深入内陆,许多中西部高中尚没有能力自己搭建校级平台,省级平台的重要性就更为凸显。因此,在新公布的八省市方案中,全省高中学生的综合素质评价材料均被要求录入省级电子化平台,2018级高中学生也已经将自己高一一年的评价材料上传到平台。中西部地区综合素质评价电子化管理系统的成功搭建,不仅为高中与高校之间的互动提供了平台,更为这些省份综合素质评价的切实开展提供技术保障。

作者简介

姓名:郑若玲 孔苓兰 工作单位:厦门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