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教师职业道德的处境危机及其道德解决
2020年01月15日 10:23 来源:《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2期 作者:薛晓阳 字号
关键词:职业道德;教师;处境危机;道德解决

内容摘要:教师职业道德问题表现于教师个人行为之上,但问题的性质并不在于教师个人以及道德自身。我们正处于一种道德陷阱之中。教师职业道德的危机,可以说是一种处境危机,而不是教师道德本身的危机。

关键词:职业道德;教师;处境危机;道德解决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薛晓阳,教育学博士,扬州大学教科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南京师范大学德育所(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兼职研究员。江苏 扬州 225002

  内容提要:对于教师职业道德的问题与研究,我们习惯于把批判的矛头指向教师个人,把教师职业道德问题作为单纯的道德问题看待,甚至仅仅用道德想象代替职业道德建设的实践哲学。教师职业道德问题表现于教师个人行为之上,但问题的性质并不在于教师个人以及道德自身。我们正处于一种道德陷阱之中。教师职业道德的危机,可以说是一种处境危机,而不是教师道德本身的危机。那种单纯依赖强制性规范的解决策略,不仅不能解决问题,甚至也是不道德的。它唯一能够产生的后果,就是对教师的道德伤害。

  关 键 词:职业道德 教师 处境危机 道德解决

  标题注释:江苏高校协同创新计划-基础教育人才培养模式协同创新中心研究成果(苏政办发[2013]56号),扬州大学2017年度教改重点课题:“基于国家教师资格考试制度的教师教育课程建设与教学改革研究”(YZUJX2017)。

  中图分类号:G451.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8634(2019)02-0114-(08)

  当下解决教师职业道德问题的思路和策略,或许在最初的起点上就已经发生了错误。教师职业道德问题不是从职业道德建设自身,或从教师个人出发就可以单方面解决的。当下的教师职业道德建设,已经到了亟须深刻反思的时候。

  一、处境危机的不可改变及道德应对

  1.道德限制的不可改变性

  教师职业道德理论的进步是艰难的,但实践的或制度的解决更是复杂的。我们从既有研究中亦可发现,阻碍教师职业道德状况改变的因素是多样的。比如,教师工作的生存状态对教师职业道德的限制等,都可能导致教师职业道德问题的“不可改变性”,以及职业道德教育或建设的长期性。

  有研究者指出,就教师的生存状态而言,教师的“制度性生存”与教师的职业道德是“相互对抗而不是相互促进的”。他们不仅需要承担繁重的教学与管理任务,还要扮演心灵导师的角色,甚至要求作为社会的道德楷模,因而“多种角色”带来的压力使得教师“无所适从”。[1]也有研究者指出,教师的职业倦怠与他们的角色扮演存在统计学上的相关性。如邢金萍认为,教师工作方式的挑战性导致他们角色的混乱和情感的枯竭,教育改革的压力成为导致教师职业倦怠的重要社会原因。[2]在日常工作中,教师不仅面临来自学历、职称、竞聘上岗等方面的各种压力,而且需要迎接来自考试、竞赛、评估,以及按成绩排队等的制度性压力。在这种情况下,教师根本不能感受到专业的创造性及其成就感,而只能为庞大而烦琐的具体事务疲于奔命。李永鑫研究指出,个体的工作负荷与工作倦怠特别是“情感耗竭”之间具有稳定的强相关。[3]陈芬萍的研究则深刻而直接地指出,教师的精神生存状态,使得教师群体“忙并痛苦着,累并委屈着,没有幸福只有辛苦”,因而导致精神上的“非正常方式的爆发”,进而出现职业生活中的道德失范。[4]由此可以从一个侧面推断,教师的许多职业道德问题,包括缺乏专业动力等问题,常常是“他们精力耗尽的结果”,而不能简单视为一种道德的衰退。如果将其简单归于道德堕落,“不仅是不真实或不客观的,还可能是危险的”。从制度角度看,这可能是一种“力不从心”,而不是“源于内心的堕落”。[5]

  由此,在既有制度背景下,期待教师职业道德得到迅速改变是相对困难的。因为问题不仅在于他们的制度生存不可能迅速改变,而且还在于教育的制度体系也倡导着与教师职业道德不完全一致的追求。比如应试教育所倡导的另一种专业追求,实际也建构了另一种道德价值。针对这种悖论情形,苗睿岚指出,教师在工作中“遵循现行的职业要求就可能会违背自己的专业良知,而遵循教师的职业道德就会在现实的职业环境中寸步难行”。[6]对于教师而言除了道德上的“力不从心”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不敢为和不能为”。[7]

  从上述分析看,教师的工作无论是作为一种生存方式,还是作为制度目标和责任,都难以与职业道德所倡导的价值相一致,这就决定了当下教师职业道德总体上是难以改变的,因为它面临的处境限制或危机不会在短时间内发生变化。教师职业道德问题不是通过职业道德建设自身就可以单方面解决的,同时,影响教师职业道德的许多相关因素或外部因素不可能迅速得到改变,因此这种状态的不可改变性或长期性就必然成为我们考虑教师职业道德建设或教育的一个基本前提。

  从制度变革的历史性看,正像有研究者所指出的那样,教师专业发展理论实际只是“徒有虚名的新概念和新词汇”,因而教师专业发展动力缺失及其道德困境问题,都只是“教育体制改革的惰性和束缚”的结果。[8]傅维利在调查中小学教师职业道德问题时指出,有45.9%的教师在实际的教育教学工作中,对教师职业道德的遵守和服从,主要依赖于自身的道德修养。[9]也就是说,在相当程度上,他们还有许多与职业道德相关的问题和行为,可能还要受制于职业道德以外的其他因素,包括教育的制度价值等因素,而这些因素是教师作为个人难以逃避或拒绝的。

  作为对教师个人的道德教育可以随时进行,但作为制度体系的价值改变则需要有历史的等待。由此,期待教师职业道德的整体改变在短期内有显著变化是不现实的。作为一种前提,这一现状应当成为我们探讨教师职业道德及教育问题的基本出发点。

作者简介

姓名:薛晓阳 工作单位:扬州大学教科院

课题:

江苏高校协同创新计划-基础教育人才培养模式协同创新中心研究成果(苏政办发[2013]56号),扬州大学2017年度教改重点课题:“基于国家教师资格考试制度的教师教育课程建设与教学改革研究”(YZUJX2017)。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