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科学课堂上学生感知反馈状况及其对科学成绩的影响 ——基于PISA2015中国四省(市)数据的分析
2020年01月13日 15:08 来源:《上海教育科研》2019年第3期 作者:段鹏阳 字号
关键词:科学;成绩;反馈;PISA2015

内容摘要:要使课堂反馈发挥对学生学习的促进作用,教师应在反馈对象、反馈类型(内容)和反馈信息运用方面进行改善。

关键词:科学;成绩;反馈;PISA2015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段鹏阳,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100036

  内容提要:反馈是教师教学和学生学习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也是影响学生学业成就的最有说服力的因素之一。文章基于PSIA2015中国四省(市)数据,采用多层线性模型分析了科学课堂上学生感知反馈对科学成绩的影响,并探讨了这种影响背后可能存在的原因。结果发现,在控制学校层面、学生个体层面、教师课堂教学策略等相关变量之后,感知反馈对学生科学成绩有显著的负向影响作用,且这种作用与学生的科学素养水平、反馈类型等因素有关。要使课堂反馈发挥对学生学习的促进作用,教师应在反馈对象、反馈类型(内容)和反馈信息运用方面进行改善。

  关 键 词:科学 成绩 反馈 PISA2015

  标题注释:本文系北京市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2015年度青年专项课题“中小学生非智力因素自评量表参照性偏差研究”(编号:CHA15220)的成果之一。

  反馈是教师教学和学生学习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也是影响学生学业成就最有说服力的因素之一。约翰·哈蒂(John Hattie)认为反馈是由一个主体(如教师、同伴、书本、父母、自己、经验等)提供的关于个人表现或理解的信息。[1]威金斯(Wiggins)把反馈定义为“关于我们在达成目标的努力中做的怎样的信息”,[2]针对具体目标,反馈需要提供与任务或学习过程相关的信息,来弥合学生已经理解了什么和要理解什么之间的差距。温内等人(Winne and Butler)认为,反馈是学习者能够确认、添加、覆盖、调整或重构记忆中的知识的信息,这些信息包括学科知识、元认知知识、关于自我和任务的信念、以及认知方法和策略。[3]约翰·哈蒂等人也根据反馈提供的信息所聚焦的内容将反馈分成任务本身、任务处理过程(信息加工)、自我调节和个人四个层面。[4]

  反馈对学生学业成就的影响方面,哈蒂(Hattie)对超过500个元分析研究进行了整合分析,涵盖学校、家庭、学生、教师和课程等方面超过100个影响因素,学校因素的平均影响效应是0.4,并以此为基准来评判各种因素对学生学业成绩影响效应的大小。其中至少12项元分析涉及到课堂教学中的反馈,反馈的影响效应达到0.79,大约是学校因素基准效应的2倍,位列对学生学业成就影响最大的因素的前5至10名。[5]

  当然,反馈对成绩的影响可能是积极的,也有可能是负面的,不同类型的反馈影响效应有很大的差异,效应值最高的反馈类型主要是对学生在任务表现或者如何更有效进行学习的反馈;效应值较低的反馈与表扬、奖励、惩罚等有关。[6]克鲁格(Kluger)等人对131项涉及反馈的研究进行了元分析,发现反馈的平均影响效应为0.38,不同类型的反馈影响效应不同,其中32%的影响是负向的,反馈的影响效应受到目标和任务难度的影响,当目标具体而有挑战性但任务的复杂性较低时,反馈的影响效应最大。[7]

  此外,反馈也与学生感知有关。德·卢克等人(De Luque)发现,来自集体主义文化的学生更青睐间接的、含蓄的反馈,针对团队的反馈而不是针对个人的反馈;来自个体主义文化的学生,倾向于直接的尤其是与努力程度相关的直接反馈,倾向于以直接询问的方式寻求反馈以及与个体相关的反馈。[8]本文将Perceived Feedback翻译为感知反馈,而不是教师反馈,主要是从学生的视角来强调学生感知到的教师反馈,换言之,来自教师的有意识的反馈并不是等同于学生感知到的反馈。

  PISA在2012年的测试中,对于教师的教学行为测量增加了形成性评价指数,包括4道题目,分别是“老师告诉我我在数学课上的表现情况”“老师就我在数学上的强项和弱项给予反馈”“每次考试、测验或布置作业前,老师都对我们提出要求”“老师会告诉我要怎样才能把数学学得更好”。这4道题目中,其中3道测量的是教师的课堂反馈情况。结果表明,上海教师运用形成性评价指数为0.20,显著高于OECD国家平均水平,但后续研究未深入分析形成性评价与学生学业成就之间的关系。[9]PISA在2015年的测试中,增加感知反馈的测量内容,衡量学生在科学课堂上感知到的教师反馈状况,结果发现,学生感知反馈指数与科学成就之间呈负相关。国内学者闫波、赵德成等人基于PISA2015中国四省(市)数据的分析发现,学生感知到的教师反馈对学生科学成绩具有显著的负向预测作用,教师给学生反馈的次数越多,学生的科学成绩反而越低。[10]

  本文基于PISA2015中国四省(市)数据,对学生感知反馈状况及其对科学成绩的影响进行全面而深入的分析,首先对中国四省(市)学生感知反馈状况与OECD平均水平、新加坡、日本和美国地区的学生进行比较;接着构建两层线性模型,在控制学生个体和学校层面变量的条件下,考察学生感知反馈对科学成绩的影响效应;然后,从反馈类型(内容)和学生科学素养水平的视角,探讨感知反馈对科学成绩产生负向影响的可能原因;最后对本文的主要结论进行讨论并提出教师有效反馈的建议。

作者简介

姓名:段鹏阳 工作单位: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

课题:

本文系北京市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2015年度青年专项课题“中小学生非智力因素自评量表参照性偏差研究”(编号:CHA15220)的成果之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