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中小学教师教育写作的困境与出路
2020年01月06日 14:35 来源:《中国教育学刊》2019年第1期 作者:叶波 字号
关键词:教育写作;生活体验;教师专业发展

内容摘要:以教师的教育生活体验为写作对象,以描述性的语言直观呈现,在不断地重写中实现意义的持续建构,积极投身指向教育生活体验的反思性写作,是教师教育写作困境突破的可能之途。

关键词:教育写作;生活体验;教师专业发展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叶波,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博士。湖南 长沙 410066

  内容提要:教师的教育写作意味着教育生活的“带出”“意义赋予”和对教育生活可能的“嵌入”,教师教育写作的语言和复杂的教育生活之间的内在紧张与冲突,以及因此而导致教师作为写作主体的身份游移,使得教师的教育写作陷入困境之中。以教师的教育生活体验为写作对象,以描述性的语言直观呈现,在不断地重写中实现意义的持续建构,积极投身指向教育生活体验的反思性写作,是教师教育写作困境突破的可能之途。

  关 键 词:教育写作 生活体验 教师专业发展

  [中图分类号]G45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4808(2019)01-0089-04

  从教育研究的角度来看,教育写作似乎只关乎研究成果的梳理与表达,而无法构成一个值得探索的研究问题。教育写作要表达的终究是教育经验,既如此,经验是什么,亦即“写什么”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如何写”,作为经验表达的外在形式,只能是一种点缀与修饰,或为写作技巧所涵盖,或束之高阁、少有人问津。然而,于中小学教师而言,教育写作却成了实实在在且充满吊诡意味的“问题”,不可回避。中小学教师作为日常教育实践的重要主体,他们在教育实践及其改进中,积累了大量的教育经验,却在教育写作这一于教师群体本应游刃有余的活动中,陷入了空前的困境。中小学教师在写作中近乎群体性的“失语”,不得不令人深思。教育写作于中小学教师的教育生活而言,是否真的必要?如果必要,这种必要性何在?教育写作仅仅是用来表达和描述其教育生活、凝练教育经验的外在形式,或是其他?中小学教师在教育写作中遭遇的困境,究竟是技术层面的匮乏,还是有更为深层的原因?针对于此,本文中笔者意在对中小学教师教育写作的意义、困境及其出路展开思考。

  一、教育写作之于教师生活的意义

  对于大多数中小学教师而言,相对于他们每天都在其中且显得更为“真实”的教育生活而言,教育写作既不实用,又不必需。在他们看来,教育写作无非就是对他们所经历的生活的一种描摹,既然自己每天都真实地经历着这种生活,那关于生活的描摹自然就是累赘。澄清写作之于教育生活的意义,不仅是思考教育写作究竟能够对教育生活产生怎样的影响,更在于思考我们需要怎样的教育写作。

  教育写作作为教师表达自己的教育经验和研究成果的一种方式,显然是借助于语言的运用,尤其是“写”这一方式来实现的。它不同于教师的“做”“思”“说”。相比较于“做”这一浸润在教育实践中的行为而言,教育写作暂时中止了与教育实践的联系;相比较于“思”这一内隐于心的语言运用而言,教育写作则以外显的方式构筑着教育生活;相比较于“说”这一具有时空限定性的语言运用而言,教育写作更因其语言运用中展现出来的相对稳定的结构,而更具易于沟通与交流的媒介与基础。因此,就教育写作而言,它之于教育生活的意义至少体现为如下三个方面。

  (一)以符号化的方式实现教育经验生产

  教育写作以语言的方式将教育生活“带”到教师面前并使其符号化,使教师教育经验的产生成为可能。对教师而言,教育经验的生成及累积的过程就是其专业发展的过程,也是教师有质量的教育生活的必要前提。对此,早期波斯纳“教师专业发展就是经验加反思”的论断,以及近年来关于实践性知识与教师专业发展的相关研究已有诸多揭示。然而,在理论与实践中,教师的教育经验与教育经历却常常未加区分,以致形成了只要教师过一种教育生活,就必然会形成教育经验的普遍误解。对此,杜威曾做过明确的区分,并进一步指出:“没有某种思维的因素便不可能产生有意义的经验。”[1]只有通过思维活动,将教师教育生活中的行为与结果建立起联系的时候,教育经验才可能真正得以出场。换言之,只有当教师的教育生活能够成为在思维中省察的对象时,教育经验才可能真正产生。教育生活作为思维省察的对象,无法脱离语言而存在,或者说,是语言让教师的教育生活得以在思维中显现。“词语缺失处,无物存在……语言是存在之家”[2]正是表达了语言对事物的“带出”。教育写作就是使教师的教育生活符号化呈现,并成为“思”之对象的一种活动,它是教育经验发生的必要前提。

  (二)以结构化的方式赋予教师生活意义

  教育写作以语言的方式使教育生活以结构化的方式显现,从而使教师的教育生活获得意义赋予。教育写作不仅是以语言的方式将教师实际经历的教育生活“带出”,也是通过写作的方式,对教育生活中所经历的人、事、物命名,从而赋予其意义的过程。同时,作为一种写作,它必然不是单个意义名称或标题的呈现,而是按照意义之间的关系组织起来以形成句子、段落与篇章,并借助于分类、定义、判断或修辞、隐喻等方式,实现意义构造的过程。这意味着,教师教育写作中所呈现的教育生活是结构化了的。遵循科学逻辑思维的教育写作固然如此。即便是在具有浓郁人文气息的教育叙事中,结构化地呈现教育生活同样被强调:“叙事,不是日常生活意义上的讲故事,而是对故事进行多次选择与严谨重构,以便于结构能有效地表现意义的‘叙述’。”[3]写作之所以能够有效地结构化地展现教育生活,既是因为语言自身蕴含着特定的结构,也是因为写作主体的提炼、转化与重塑。正是通过这一结构化的过程,教师的教育生活因此而富有意义,并激发着教师的“觉醒和变迁”[4]。

作者简介

姓名:叶波 工作单位: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