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看见”学生:情感人文取向的课堂教学研究
2019年12月23日 15:06 来源:《教育科学研究》2019年第3期 作者:张华军 朱小蔓 字号
关键词:情感人文取向;生命成长;课堂教学场域;课堂教学研究

内容摘要:基于“教师情感表达与师生关系构建”项目,扎根学校课堂教学进行为期一年的观察及研讨获得的资料,阐述情感人文取向的课堂教学研究的基本内涵,即把课堂教学看作一个动态生成的整体,教师创设有利于师生生命舒展的场域,发现和引导学生的内在矛盾并缓解之,从而提升课堂教学质量。

关键词:情感人文取向;生命成长;课堂教学场域;课堂教学研究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张华军,北京师范大学教师教育研究中心副教授;朱小蔓,北京师范大学教师教育研究中心教授。100875

  内容提要:情感人文取向的课堂教学研究发现,当教师创设课堂教学场域,在教学中将注意力的重点从传递已知知识转向对学生内在矛盾的激发、识别和恰当回应时,教师和学生的个体生命都在教与学的发生过程中得到丰富和拓展,教学成为“看见”学生、见证和支持学生生命成长的过程。基于“教师情感表达与师生关系构建”项目,扎根学校课堂教学进行为期一年的观察及研讨获得的资料,阐述情感人文取向的课堂教学研究的基本内涵,即把课堂教学看作一个动态生成的整体,教师创设有利于师生生命舒展的场域,发现和引导学生的内在矛盾并缓解之,从而提升课堂教学质量。

  关 键 词:情感人文取向 生命成长 课堂教学场域 课堂教学研究

  标题注释:本文为田家炳基金会资助的“全球化时代的‘道德人’培养——教师情感表达与师生关系构建”项目和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十二五”规划2015年度教育学青年课题“卓越教师精神成长史研究”(CHA150183)的成果。

  [中图分类号]G4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718X(2019)03-0010-06

  一、研究缘起

  目前的教学研究和实践常常关注确定的知识、技能和价值观的有效传递,这是一种对先验和预设部分的关注,是对“确定性”的信仰。[1]这样的关注虽然可以保证教学目标和教学计划的达成,但也可能带来对教学主体即教师和学生身心状况的忽视,对教学过程中必然的不确定性以及可能生成的教与学的创造性的忽视,忽视学生作为一个完整而独特的人的存在需求,从而偏离教学育人的基本目的。

  本研究的问题和资料皆来源于项目组开展的“教师情感表达与师生关系构建”的实践项目(2014年-2018)。项目组通过持续的课堂研究,主要聚焦于正在生成的、动态的课堂教学,将其作为一个整体进行观察、思考和研讨,研究目的指向个体当下的经验生成和未来的人的品质改善的可能性。[2][3]在研究内容上,我们从关注课堂教学中已知信息的传递转移到关注教学过程中生成的人的品质改善的可能性。实际上,是从关注外部的行为表现转变到关注师生内部的心灵状态。更进一步说,我们关注触及内在状态转变的师生交往是如何在课堂教学过程中发生的。在本文中,笔者通过对北京市某中学长达一年的课堂观察和研讨的资料分析,试图回答:在课堂教学互动中,教师如何通过觉察学生外在的情感变化而洞悉其内在的心灵需求并给予回应,从而实现课堂教学中的师生情感交往?

  首先,我们澄清情感人文取向的课堂教学研究所秉持的基本理论立场,从关注单方面的教或学转移到关注教学过程中人与人关系的建构,特别是师生情感交往关系的建构。具体来说,是在课堂教学的场域下关注人与人的互动关系(包括教师与学生、学生与学生、教师与自我、学生与自我的互动关系,但在本研究的案例中主要关注教师与学生的互动关系)以及随之带来的作为场域中的人的理性、道德、情感和审美融合为一体的人的品质的提升。[4]

  其次,我们通过对该校为期一年的课堂观察和研讨中生成的一手资料进行分析,采用质性的课堂观察方法,试图从中发现课堂教学场域中基于心灵回应的师生交往的特点,从而提出情感人文取向的教学研究的基本内涵。[5]

  二、理论视角及概念解释

  (一)情感人文取向

  情感人文取向的教学研究将关注点从已知的学科知识、方法或班级管理、教学技能的理论和实践中转移出来,进入课堂教学场域中的教和学的主体即教师与学生作为人的整体的发展变化中。我们关注教师与学生是如何在双方的情感互动中建立一种教育的关系,并在这种关系的建构中提升双方作为人的整体的理性、道德和情感品质。[6]我们把这种“注重个体生命间的联系并尤其关心包括个体情感在内的整体人格健全发展的动态过程”的课堂样态和模式的构想称为“情感-交往”型课堂。这样的课堂教学研究,“并不侧重于教学技巧的掌握或知识传授的高效性,而是针对教学中缺乏生命气息和生活气息,缺乏师生间充满生命活力的互动而使教学过程蜕变为脱离了个体生命感觉、体验的孤立、割裂的知识、概念的堆砌等问题”,指向的是完整的生命品质提升的课堂教学生活。[7]

  (二)何谓“看见”?“看见”什么?

  从某种意义上说,“看见”一词打破了一个教师常常因为理所当然而实际上忽略的盲区。这个充满常识性的概念提醒教师:对课堂和学生的关注并不是一种居高临下的“监视”或带有批判性的“审视”,也不要求教师对每一个学生所有行为的肉眼识别。区别于仅仅视觉意义上的“看”,或仅仅停留在对外显行为表现的“看”,“看见”学生是教师能敏锐地意识到学生行为表现背后所包含的理性和道德的需求,识别并回应学生常常内隐的情感状态的变化及需要。[8]这种识别可能是对个体学生的回应,也可能是对群体学生的回应。然而,不管是哪种情况,它都指向对整体的课堂教学场域的建设,即通过教师的回应,有助于提升这个课堂场域中所有学生的学习体验。在教学中,教师有意识地“看见”学生,是一种理性和道德的实践努力,即教师始终将教学的目的指向学生理性和道德的发展。⑨

作者简介

姓名:张华军 朱小蔓 工作单位:北京师范大学

课题:

本文为田家炳基金会资助的“全球化时代的‘道德人’培养——教师情感表达与师生关系构建”项目和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十二五”规划2015年度教育学青年课题“卓越教师精神成长史研究”(CHA150183)的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