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后命名时期特色普通高中再提升的思考
2019年12月04日 09:36 来源:《上海教育》2019年第3B期 作者:徐士强 字号
关键词:后命名时期;法治素养建设;

内容摘要:特色高中建设对重构全市普通高中格局的撬动效应、重塑学校品质的引领效应、重建学校育人模式的示范效应已经充分显现。

关键词:后命名时期;法治素养建设;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徐士强,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普教所副所长

 

  特色普通高中(以下简称“特色高中”)建设是上海市贯彻落实《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上海市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精神要求,推动普通高中从分层发展走向分类发展、深化普通高中育人模式改革、促进学生全面而有个性发展的重要探索。早在2011年,上海市教委设立“特色高中建设项目”,并于2014年和2016年先后颁布了《上海市推进特色普通高中建设实施方案(试行)》《上海市推进特色普通高中建设三年行动计划(2016-2018年)》,对全市特色高中建设做了顶层设计和行动安排。根据方案要求,学校被命名为上海市特色高中要经历“自主实践—申报成为上海市特色高中建设项目学校—系统推进和深化特色建设实践—承办上海市推进特色高中建设展示活动—申报市级特色高中命名评估—通过评估及公示”等流程。8年来,全市发展了56所项目学校,其中4所已经被命名,另有5所在本文完稿之际已经公示命名。

  特色高中建设对重构全市普通高中格局的撬动效应、重塑学校品质的引领效应、重建学校育人模式的示范效应已经充分显现,并广受关注和肯定。当然也还存在一些值得思考的新课题,如命名后学校怎样持续发展的问题,本文以“后命名时期特色高中再提升”为主题做一些思考建议。

  警惕“命名后怪圈”的风险

  当下特色创建项目学校已经或正陆续被命名为“上海市特色高中”,作为命名前的一个环节——评估,备受重视。评估是推动学校特色教育的重要手段,其对学校的撬动效力是巨大的。为了避免学校通过翻牌一蹴而就,上海在特色高中评估的方案设计上,特别注重学校在特色教育核心领域和实践行为上的成就表现。上海项目确定了四大核心领域,即定位与管理、课程与教学、条件与保障、成效与示范,分别指向特色价值导向、核心支点、重要条件和成就水平。四大领域,除了“定位”问题属于理念思维层面的指标外,其余都是实践性很强的指标,都需要长期的实践行动才能做到。

  但是,国内外林林总总的评估案例又会提醒我们,评估结果的认定往往会成为一道分水岭,结果产生前后评估对象发展的动力、行动、力度可能会有所变化,主要是减弱。就上海市特色高中建设来讲,虽然命名不是目的,推动学校办学品质持续发展并稳定发挥辐射作用才是根本。但是被命名学校在收获成功的喜悦和获得广泛关注的同时,也面临着失去持续发展的目标和动力而陷入“命名后怪圈”的风险,这个问题随着命名学校增加而更加值得关注。

  当然,任何一所学校的持续发展都是内因和外因相互作用的结果。已命名的特色高中学校要不断提升并发挥好辐射作用,必须依靠自身的持续建设,也非常需要行政与专业力量的多种支持。

  已命名特色高中深化建设的探索

  2019年初,笔者协同上海市特色高中项目组对前4所命名的市特色高中做了主题调研,4校分别是曹杨中学、甘泉外国语中学、华东政法大学附中(以下简称“华政附中”)和上海海事大学附属北蔡高中(以下简称“北蔡高中”),重点了解命名后学校有哪些新探索、哪些新挑战。2019年将要公布的新命名学校暂不在本次研究范围之内。通过座谈及学校提供的材料,我们发现4所学校都在积极地深化细化特色建设工作。

  首先,优化课程体系和品质建设。

  曹杨中学聚焦环境素养培育,进一步丰富和完善特色课程体系。在原有46门特色课程基础上,开发特色慕课1门;加入“双新课程平台”,与校外专家合作开发了“印染废水处理与多孔分子筛”等3门种子课程;引进“格物斯坦”等3门特色课程;引进编程、人工智能等技术完善已有的特色课程。

  甘泉外国语中学以“跨文化素养培育”为主旨,优化学校特色发展整体架构与内涵。以培养学生具有中华优秀文化底蕴、中国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和国际视野、国际理解、多元文化交融的“跨文化素养”为内涵建设目标,对学校特色发展机制、特色课程、特色环境等整体设计与全面优化。在课程设置上,针对自招的学生开设了零起点的日语和西班牙语;研发自招学生的课程框架。

  华政附中以“法治素养”培育为特色,命名后持续加强有关课程和学材建设。学校着力优化尚法课程,使之系统化、精品化、服务化,尚法实验室六大模拟项目进一步在系统性上加以整合。以学生需求为导向,先后发展了班规制定、校园立法、法援咨询、社区法宣、人大提案等服务类项目。在学材方面,持续推进《基础型学科法治教育元素撷要》编写,教师参考用书的编写业已形成计划。

  北蔡高中以“航海文化”培育为特色,命名后首先大力完善课程体系。一是借助“STEM”思想探索跨学科新课程设计,围绕“航路”“舟船”“海权”等专题,编著《海上新丝路》,将若干传统学科的知识有机整合,凸显航海文化特色的时代发展与现实问题,促进特色课程有新的品质提升;二是参与市教委《基于区域特色的学校综合课程创造力研究与实践》项目,从课程环境、课程教学和课程资源上进行创新,体现中外融合和区校联合的特征;三是盘活各种课程资源形成整合优势。

  其次,加强特色教学探索与载体建设。

  曹杨中学在组班方式上探索创新。学校将自主招生入校的学生与凭考分入学后对特色感兴趣的学生混合编排特色班,个性化培养学生特长;与同济大学签约成为“苗圃计划”试点校(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为合作学院),和高校共育英才。

  甘泉外国语中学着力打造好“跨文化交流”平台。一是鼓励中国学生通过国际交流活动,开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播。2018年新签约了三所姐妹校分别是日本塩尻中学、日本冲尚学园和荷兰哈勒慕梅尔中学。学生开展以自然、科技、艺术等主题的海外研学,完成微课题80余项。新增国际合作项目三项:上海—里昂中学生个人短期交换项目、日本“文化桥梁”学生学期交换项目、德国墨卡托基金会IHSP学生学年交换项目。二是立足已经成立的两所海外孔子课堂,强化汉语语言教学和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播辐射功能,推动中外文化的交流与融合。三是依托“汉办基地”,建设全国对外汉语学科高地和全国对外汉语教师专业实训基地。

  华政附中聚焦主阵地,不断深化民主课堂实践。调整学科组建制,开展课堂改进工程,实施分层的教学研修;基于民主听证和民主立规制定课堂规则,明确并保障课堂上学生主体与教师主导的课堂相关权利和义务。同时,创新学生指导与管理,对新高一学生制订培优计划,成立项目研究实施策略;建立高二带高一机制,学生自建联合自管会,优化常规管理;成立学生自主学习核心小组推广合作学习,课内分层,设计课程活动,实施学科培优;落实民主课堂,学程设计实现一层一作业。

  北蔡高中针对高一生源质量明显提升的情况,发动教师改版各学科校本练习、对课堂教学进行再设计;组织教师与区内优质高中的教研组建立对接关系,加强智慧课堂研究与实践。同时,为特色教学加强技术升级。在航海创新实验室以及相关专用教室技术配置上,正结合信息化标杆校建设,力争从“1.0”版提升到智能化的“2.0”版。

  再次,做实特色资源和经验辐射。

  曹杨中学牵头与34所高中学校成立上海市中学生环境素养培育联盟,2018年在上海市教委和市特色高中建设项目组支持指导下举办上海高中生论坛·环境素养活动,为学生搭建平台;冬令科学探索营等5门课程向全区学生开放,6门慕课在上海市高中名校慕课平台上线,4497名中学生参与学习。

  甘泉外国语中学2018年接待海外交流团体近56批次,共计578人次,海外派出团组19批次,共计184人次。其中姐妹校交流团组8批,共148人次到访日、法、德、英、芬、意6个国家的8所姐妹校。在这些国际交流中,学校注重讲好中国故事、传递中国声音。

  华政附中的特色品牌项目在长宁区内普遍推广,为相关学校教师提供培训指导;同时精选课程制作慕课,供全市学生点击学习。积极利用自身的经验参与标准建设,依据《青少年法治教育大纲》、中学生核心素养和学校尚法教育目标,与教育部青少年法治教育协同创新中心合作开发“法治学校建设与青少年法治素养评价指标体系”,发展成《青少年法治教育评价指标》。

  进一步深化特色教育的新瓶颈

  以4校为例,学校在命名后深化特色教育的过程中,着实遇到了一些瓶颈性难题,这些难题有一定的共性,需要综合考量解决之道。

  一是,特色教师专业支持政策瓶颈显现。这个瓶颈问题主要与特色课程本身特点关联。特色教育课程较普通高中国家课程而言,一般具有跨学科、综合性和新颖性特征,特色课程在存在形态、教与学方式上有别于高中传统学科课程,因而带来教师专业发展的新问题,主要有三点:

  第一,特色课程教师编制问题。教师招聘进编要按照现有的编制序列实施,为了招到教师,招聘时不得不“挂羊头买狗肉”;有序列的,往往在数量上限制严格,无法满足特色课程实施的基本师资需求。过多依赖外聘教师,特色教育稳定性和可持续性会受影响。

  第二,特色课程教师职称评定序列缺失。在职称评定中,很多特色教师却没有相对应的学科,职称发展上升序列不通。这一点在4校特色教育教师中均是突出的发展瓶颈。

  第三,特色课程教师专业培训通道缺失。市区级没有针对特色教师高端发展序列,例如“双名”工程等;特色教师系统化的培训欠缺。因此,特色教师中高级教师、骨干教师、名师队伍的培养和建设还相对滞后。如甘泉外国语中学,其多元文化教育的重要载体之一是外语教育,尤其是小语种教育。因语种的小众化,区级市级层面均没有相关的教研员,没有相关的学科专业培训。教研活动也仅限于校内小范围进行,教师自身业务能力的提升受到了很大限制。

  二是,办学条件和学习资源不足导致政策效应受限。主要是两个方面:第一,办学条件不足限制了政策效应。受到办学场地和学生住宿条件不足的限制,市教委给予的自主招生名额政策效应显现不足。如华政附中,由于缺乏住宿条件,自主招生中,外区、远郊区等区域的学生无法主动选择,学校客观上也无法录取,导致自主招生政策效应受限。

  第二,资源基地拓展与认证问题。特色教育自身需要丰富的实践体验经历,也应该同高中综合素质评价、生涯发展教育结合起来,因此要让学生走出学校。由于特色教育需求的独特性差异性,目前出现的瓶颈问题是,纳入市区统一认证的机构难以充分满足独特需求,能满足需求但未纳入的机构组织或缺乏积极性,或者学生参与后缺乏认定机制。这个瓶颈,靠学校一己之力难以攻克。

  三是,特色教育效果尚缺乏有效的实证评估。特色高中建设与评估中,特别注重定位得当,特色教育一定要面向全体学生和面向部分学生相结合,充分凸显育人的本意,符合普通高中教育属性;思路合理,特色教育必须与办学理念、育人目标、课程体系一脉相承,避免两张皮;任务恰当,重点在课程、资源、师资、平台方面加强建设,在特色教育的核心环节做到支持有力。

  这些理念思想在建设过程中均得到了很好的落实,在评估中也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从学校发展的势头和突破点、教师队伍心气与成绩方面看,特色建设的举措是有效的,但是从最终的受益体——学生身上看,学校可以提供哪些证据证明其实效或者揭示需要改进之处,目前还缺乏系统有效的探索。

  对后命名时期特色高中再提升的建议

  一是,建立特色高中发展新需求年度审议机制。由于学校特色不尽相同、需求有别,统一政策难以兼顾,但是一事一议又耗费大量行政资源,可以考虑建立年度审议机制。对命名学校进一步发展面临的新问题与需求进行年度审议,操作流程上实行“学校提出—专家评估—立项判定—市区分级处理—反馈学校”的应答处理程序,与学校的接口操作可由区教育局有关科室承担,非区层面可解决的难题,按照行政层序报市教委研究解决。

  二是,创新机制应对教师专业发展问题。在编制上,对教师编制建立序列,在数量上确保满足特色课程实施基本需求;在职称上,开通相关序列,或者开通特例特报通道,对于符合中高级职称要求的申报教师予以批准认定;在培训上,建立市级统筹和校本培训双结合机制。市级统筹部分,开发针对特色教育的教师专业化、系统化的通识性培训,对象包括小学、初中和高中相关教师,其学分、学时纳入上海市教师规范化培训。

  三是,持续投入进一步释放特色高中政策红利。上海对学校的经费和条件保障力度和水平总体较强较高,但特色高中的特色教育往往非普通高中常规保障所能承载的,比如以特色教育实验室为代表的设施设备配置问题,比如校外有益资源的扩大和利用问题等。有的学校当前就面临着校外可用教育资源欠缺认证的问题,华政附中的法治教育资源认证范围有限就是一例。所以建议扩大校外教育资源认证,解决特色学习校外资源不足问题;市区两级部门会同,加大投入,优化办学条件,以良好的办学条件释放特色高中政策红利。

  四是,开展校本化特色教育效果实证研究。围绕学校、教师和学生三个焦点,尤其是学生方面,设计符合学校特色教育特点的成效评估方案,开发评估工具,形成实施方案,通过实效评估或证明并强化相关特色建设的思路举措,或者围绕评估中的问题加以调整改进,最终为特色教育的实效提供更有力的实证支持。目前,有的学校已经开始启动相关研究,如曹杨中学正在自主推进“高中生环境素养评价体系的构建与实践研究”这个项目,部分上海市特色高中建设项目学校在建设过程中也把特色教育的效果考量作为重要的任务。总的来讲,这方面的实证研究还需要科学、系统地加以设计和推进。

作者简介

姓名:徐士强 工作单位: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普教所

职称:副所长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