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张海华:走向有机对话美育范式
2019年09月24日 14:13 来源:《集美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9年第1期 作者:张海华 字号
关键词:有机对话;美育范式;综合美育;对话美育

内容摘要:有机对话美育范式以生态存在论为哲学和美学基础,其观念范式着重解决人与自然、意识与身体的关系,强调人与自然的有机整体联系和共在,艺术与身体的一体化或身心合一化;其实践范式的框架和内容体现为机制、审美、教育三大美育形态的有机整体性和对话关系。当代美育由此成为“综合美育”或“对话美育”。

关键词:有机对话;美育范式;综合美育;对话美育

作者简介:

  原标题:走向有机对话美育范式

  作者简介:张海华(1967- ),女,山西兴县人,集美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硕士,主要研究方向为英美文学,美学与美育。福建 厦门 361021

  内容提要:有机对话美育范式以生态存在论为哲学和美学基础,其观念范式着重解决人与自然、意识与身体的关系,强调人与自然的有机整体联系和共在,艺术与身体的一体化或身心合一化;其实践范式的框架和内容体现为机制、审美、教育三大美育形态的有机整体性和对话关系。当代美育由此成为“综合美育”或“对话美育”。

  关 键 词:有机对话 美育范式 综合美育 对话美育

  标题注释:福建省教育厅项目(JAS180183),福建省社科联科研项目(FJ2015B246),外研社咨询项目(H201451),集美大学科研项目(WY201102)。

  [中图分类号]G44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6493(2019)01-0055-06

  言说美育既离不开教育学,更离不开美学,而言说当代美学和美育都绕不开后现代主义美学。后现代主义以解构的策略和姿态否定了本质主义美学、意识美学、主体性美学,彻底终结了西方理性至上的形而上学传统,实现了美学的后现代转向。但是,解构性后现代主义实则上是“破坏性的后现代主义”(大卫·雷·格里芬语)。它在破坏现代主义不合理性的同时,也容易导致虚无主义、消费主义倾向。当代美学尤其是后现代主义美学,在解构的同时,应着重于重新建构适切当代人类存在且超越现实生存的美学。事实上,在后现代主义美学中,还存在着“建设性的后现代主义”,以怀特海过程哲学或有机哲学为理论基础,大卫·雷·格里芬提出重建人与世界关系的有机思想,与生态哲学、美学中的许多思想相通。建设性的后现代主义美学以其开放融合的姿态和胸怀为生态文明时代人类的存在开辟了一条广阔的发展道路,也为当代中国美学和美育学建设提供了重要的思想资源。后现代主义美学的这种“建设性”转向,在当代中国美学话语实践中也得以呈现,由反拨实践美学而走向后实践美学的存在论、生态论等美学思想,倡导人与世界的有机整体性、生态人文主义、审美的主体间性、对话性等理念,以及后现代主义教育观所倡导的有机教育等教育理念,为建设当代中国美学、美育学、教育学打开了开放的大门,拓展和更新了审美与教育的开放性空间。同样,在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文化与美学的丰富智库中,吸纳可资借鉴的有效资源,创新思维范式和实践范式,建构基于生态存在论的有机对话美育范式,改革美育现状,实现美育的本真转向,有着重要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

  一、中国现代美育观的演变与转向

  中国现代自20世纪初王国维、蔡元培、梁启超等现代文化先驱者倡导美育以来,已有一个多世纪的发展历程,其间各家观点繁多,发展曲折。但是能集中且典型显现中国现代美育观念主要范式的则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伴随改革开放的演变与转向。改革开放的40年,是对“五四”现代文化的复兴与创新,是中西文化的碰撞与融合,是多元文化的生成与发展,同时也是现代文化的演化与转向。美学和美育作为一种跨学科和交叉性很强的审美文化与教育文化,与现代文化的演变发展密不可分。如果从宏观角度考察和概括的话,中国现代美育观大体上呈现为三大观念(理论)范式:主体性范式、人生范式和生态范式。

  第一种美育观念范式是主体性美育。主体性美育首先源自于康德的主体美学思想及席勒的美育思想,由此衍生出许多具体的美育观念,如情感教育、感性教育等。主体性美学的代表人物李泽厚在20世纪80年代初向美学界全面推介康德的美学理论,建构主体性美学,并提出人类学本体论的美育思想观念,认为走向教化的美学是世界哲学发展的必然转向:“如何从工具本体到心理本体,自觉地塑造能与发达了的外在的物质文化相对应的人类内在的心理精神文明,将教育学、美学推向前沿,这即是今日的哲学和美学的任务。”[1]80年代另一位与李泽厚主体性美学呼应的是刘再复的主体性文学理论,它是主体性哲学、美学在文学艺术领域的具体展示和实践。主体性美学对80年代及其之后的美育观念产生了深刻影响,美育的情感教育、感性教育观念,可谓是主体性美学在美育领域的具体呈现。“主体性美学的探讨使得康德审美主体性命题在中国当代美学史中重获学术史位置,这为审美教育本质论、审美教育功能论、美育与德育的关系、美育学的学科建构等美育学关键命题的进展奠定了理论基础。”[2]

  第二种美育观念范式是人生美育。人生美育是一种不局限于某一美育形态的泛美育形态,既有外化于社会或生活、学校、家庭的一面,又有内化于情感、生命、人格的一面。就中国现代美育观念而言,人生美育范式主要体现为对朱光潜、宗白华等美学家人生美育思想的阐发,对冯友兰等现代哲学家人生境界思想的阐发,以及对美育人格、人生境界目标的倡导和阐释。中国美学与美育有着与人生难以分离的传统文化精神,“五四”时代所倡导的为人生的艺术一直成为美学家和教育学家关注的命题。他们承继中国美学和美育中的人生美育思想,与西方美学和美育思想相融合,创立了中国现代人生美学和美育思想。80年代以来,许多研究者之所以对这一研究领域和话题予以关注,虽为学术研究,但其旨趣则在通过阐发而倡导与弘扬中国现代美学和美育思想于当下,因而它也同样成为80年代中国人生美学与美育观念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金雅认为:“中国现代人生美学精神集中体现为审美艺术人生相统一的大审美大艺术大人生的理论建构指向;以美的情韵与精神体味创化人生境界的远功利而入世的诗性价值指向;注重审美与艺术教育,倡导在具体的审美活动、艺术实践、人生践履中去创造、欣赏、实现、享受生命与人生之美乐的实践超越指向。”[3]这种审美艺术相统一的美育建构、诗性价值、实践超越的三种“指向”对建构和践履当下的美育理论和实践无疑有着现实意义。

  人生美育观念的倡导和建构,在叶朗的《美学原理》中专设“审美人生”一编,并认为“美育属于人文教育,它的目标是发展完满的人性”,美育的根本目的是使人去追求人性的完满,也就是学会体验人生,使自己感受到一个有意味的、有情趣的人生。对人生产生无限的爱恋,无限的喜悦,从而使自己的精神境界得到升华。[4]405在“人生境界”一章中,作者评述了冯友兰和张世英的人生境界理论思想,认为“境界(人生境界、精神境界)是一个人的人生态度,它包括冯友兰说的觉解(对宇宙人生的了解和自己行为的一种自觉),也包括张世英说的感情、欲望、志趣、爱好、向往、追求等等,是浓缩一个人的过去、现在、未来而形成的精神世界的整体”。[4]451由此,作者倡导“审美人生”,认为审美人生就是诗意的人生、创造的人生、爱的人生。诗意的人生就是回到人的生活世界,具有审美眼光和审美心胸,回到人的精神家园;创造的人生就是“生生不息”,是一个人的生命力和创造力的高度乃至极致的发挥从而使人生具有意义和价值;爱的人生,是感恩的人生,是激励自己追求高尚情操和完美精神境界的人生。

作者简介

姓名:张海华 工作单位:集美大学外国语学院

课题:

福建省教育厅项目(JAS180183),福建省社科联科研项目(FJ2015B246),外研社咨询项目(H201451),集美大学科研项目(WY201102)。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