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刘启迪:中小学教材编写的反思与展望
2019年05月09日 15:15 来源:《当代教育科学》2018年第8期 作者:刘启迪 字号
关键词:改革开放;中小学教材;中小学教材编写

内容摘要:改革开放以来中小学教材编写类型有八种:知识中心型教材、学生中心型教材、社会中心型教材、活动中心型教材、范例型教材、启发型教材、对话型教材以及新活动型教材。未来的中小学教材编写呈现八大趋势。

关键词:改革开放;中小学教材;中小学教材编写

作者简介:

  原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小学教材编写的反思与展望

  作者简介:刘启迪,人民教育出版社主任编辑,副编审,主要研究方向为课程与教学论。

  内容提要:改革开放以来,人们关于中小学教材的内涵有了种种的认识,中小学教材是不同于个人著述的文本,是给学生提供的学材,是给教学提供的范例,是涵盖并超越材料的经典,是整合多种要素的系统。改革开放以来中小学教材编写类型有八种:知识中心型教材、学生中心型教材、社会中心型教材、活动中心型教材、范例型教材、启发型教材、对话型教材以及新活动型教材。未来的中小学教材编写呈现八大趋势。

  关 键 词:改革开放 中小学教材 中小学教材编写

  中小学教材是基础教育课程的核心,中小学教材编写是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关键和焦点。中小学教材编写之所以是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关键,是因为有什么样的教材,就有什么样的人才,教材的质量对于人才的培养发挥非常关键的作用;中小学教材编写之所以成为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焦点,是因为教材的编写与修订直接影响教师的教学与学生的学习,教材一旦出现问题,就成为世人关注与炒作的对象。可见,中小学教材无小事。正因为如此,笔者对改革开放以来人们关于中小学教材的认识与编写模式进行了梳理与反思,并对未来中小学教材编写进行了展望,希望对我国中小学教材建设发挥积极的作用。

  一、中小学教材是什么:改革开放以来中小学教材内涵面面观

  改革开放不仅使我国的科学事业进入了春天,也使我国的教育事业进入了春天。改革开放唤醒了各个领域人们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意识,在基础教育领域,这40年来,人们的人才观、教材观也在不断发展变化。目前,学界关于教材的认识,可谓见仁见智,主要有以下几种。

  (一)中小学教材是不同于个人著述的文本

  毋庸置疑,中小学教材不同于个人著述。1.从文本的读者对象来看,中小学教材是专门为全体中小学学生编写的必读材料;对于个人著述,学生可看,也可不看。2.从文本内容要求来看,中小学教材的内容必须是准确无误的,是学生成长与发展最需要的东西,不可夹杂个人的私货或有争议的观点。以历史教材为例,中小学历史课本不能搞百家争鸣,不能把史学界有争论的问题或者有人提出一个新的观点,就随意地写进课本,否则,将是一种误解。[1]对内容的难度、深度和字数都有非常严格的要求。“不能想讲什么就讲什么,想讲多少就讲多少”“教材的分量大,儿童不一定就学得多,有时甚至适得其反”。[2]而个人著述只要“持之有故,言之成理”,不违反基本原则,都可以写出来“争鸣”[3],对内容的深度、难度及字数没有特别的要求。3.从文本承载的价值取向来看,中小学教材承载着国家和民族对未来人才培养的期许,“从表面上看,教科书是知识载体,是方便教师与学生教与学的一种工具,但语言文字本身并不仅仅是一种随心所欲的思想工具,其本身就是一种思想,如果从深层分析,教科书是根据一定价值标准进行精心选择的体现统治阶级意志和利益的一种文本表达,所选择的文本具有特定意义和价值特征。国家或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就是通过教科书这个物质载体加以具体化,并通过对教科书中价值取向的控制来达到控制社会的目的。”[4]个人著述承载的是作者个人的学术观点、学术思想以及个人的愿望。4.从文本内容的呈现方式来看,中小学教材内容的呈现注重发挥教学的活动、对话以及探究等功能。个人著述在内容的呈现上倾向于个人独自式的表达,完全不考虑教学及其相关要素。5.从文本的使用来看,中小学教材要照顾到各科的教学,就像叶圣陶先生所说:“课本是各科教学的重要凭借、重要工具,教和学双方都如此。教师教的时候,要把课本上用文字表达的思想和知识传授给学生,要求学生不仅能懂能讲,而且通过课本受到教育,能终身受用。”[5]不仅如此,从文本使用的角度来看,中小学教材有时候又称为“课本”,“凡定有程式而试验稽核之,皆曰课,如考课、功课”“凡事之根源曰本”。这样把课和本组合为“课本”,即是功课的根源或学校教学过程的根源之意。[6]个人著述的使用不受教学情形的影响。6.从文本完成的主体来看,中小学教材文本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是依靠作者、编辑、一线教师、学科专家、课程教学论专家等共同来完成的。诚如专家所言:“单靠一个作者毕竟难于满足对课本的一切要求。在编写课本过程中各方面专家的合作是大有益处的:科学家对科学非常熟悉,他可以在课本中成功地贯彻科学性原则;教师对学生非常了解,他知道某个年龄段的学生容易接受什么知识;心理学家对讲解教材的方法能够提出合理的建议;教学法专家和教学理论专家的任务是把科学资料编成教材,使课本符合教学的要求。当然,所有课本的编者都必须互相取长补短和紧密协作。”[7]而个人著述主要是作者独自完成的。

  (二)中小学教材是给学生提供的学材

  在一定意义上说,教材也是一种“学材”。以往的教材重视教师的教而忽视学生的学,新课程改革要求教材走向“生本”,强调教材要以学生的发展为本,面向学生的生活世界,发挥学生的主体性,促进学生的主动学习和全面发展。生本教材除了具有传统教材的一般特征外,还应具有生活性、探究性、思考性、平衡性和开放性。[8]有人认为,教材应该代行教师的一部分职能,是即使教师不在场学生也能够自主学习的“学习参考书”。[9]可见,把教材当作学材,既充分彰显了教材在促进学生乐于学习和易于学习方面的功能,[10]也凸显了学生在教学过程中的主体性。

  (三)中小学教材是给教学提供的范例

  不言而喻,人类的知识浩如烟海,这种无限的知识不可能都编入容量非常有限的中小学教材里。因此,入选教材的知识内容只能是一种“范例”。正如叶圣陶先生所说:“教材即使编得非常详尽,也不过是某一学科的提要,加上一些必要的范例罢了(语文课本几乎全是范例);因此,教材只能作为教课的依据,要教得好,使学生受到实益,还得靠老师的善于运用。”[11]受这些观点的影响,后来的教材研究者认为,教材不是课堂教学的全部内容,而只是为展开教学活动以使师生互动产生知识而提供的一种范例和素材,以便师生能够以这些“范例”为基础,积极主动地开展教学活动,在理解和建构教材内容意义的基础上,获得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的全面发展。[12]当然,把教材视为一种“范例”或素材,这并不是贬低教材,因为范例是例子中的“典范”,有示范价值,是优中选优,是文质兼美。从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的要求来看,教材中的范例理应是知识、品格、能力和立场态度的综合体现。学生学了这些范例、素材,就可掌握学习的工具,就学会了学习,就能举一反三、闻一知十,就会产生知识迁移、思维扩张、融会贯通,从而最大化地实现教材的育人功能。叶圣陶先生根据自己一贯的“教是为了达到不需要教”的教学主张,指出“课文无非是一些例子,是‘举一隅’,是引导学生‘以三隅反’的。”[13]

作者简介

姓名:刘启迪 工作单位:人民教育出版社

职务:主任编辑,副编审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