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李润洲:学科核心素养的培育
2019年04月25日 15:42 来源:《教育发展研究》2018年第15/16期 作者:李润洲 字号
关键词:学科核心素养;知识结构

内容摘要:学科核心素养的培育需基于学科知识的层级性,用学科思想或价值观引领教学;基于学科知识的顺序性,让知识学习成为学生发现之旅;基于学科知识的层核性,以意义获得统御各种教学方式。

关键词:学科核心素养;知识结构

作者简介:

  原题:学科核心素养的培育:知识结构的视域

  作者简介:李润洲,浙江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金华 321004

  内容提要:从知识结构来看,学科核心素养呈现出三种形态:一是从结果来看,由事实或概念性知识、方法性知识与价值性知识构成的层级结构;二是从过程来看,由价值旨趣+问题+方法(论)+事实或概念性知识构成的顺序结构;三是从过程的结果来看,由事实或概念性知识、方法性知识与价值性知识构成的层核结构。当下,学科核心素养的培育主要遭遇着教学目标“低阶追求”、教学内容“囫囵吞枣”与教学方式“张冠李戴”的阻隔。因此,学科核心素养的培育需基于学科知识的层级性,用学科思想或价值观引领教学;基于学科知识的顺序性,让知识学习成为学生发现之旅;基于学科知识的层核性,以意义获得统御各种教学方式。

  关 键 词:学科核心素养 知识结构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教育学一般课题“基于核心素养的智慧教育建构研究”(BAA160017)的部分成果。

  一、知识结构视域的学科核心素养

  对于何谓学科核心素养,当下各学科课程标准皆将其界定为“学科核心素养是育人价值的集中体现,是学生通过学科学习而逐步形成的正确价值观念、必备品格和关键能力”。[1]从中可以进行如下推论:既然学生所具有的学科核心素养是学生通过学科学习而逐步形成的,那么学科本身自然要具有相应的对应物;而学生之所以能通过学科学习逐步形成学科核心素养,就在于学科渗透、沉淀与体现着学科知识创生者或编写者的核心素养。只有这样,学生才能通过学科学习将学科创生者或编写者的核心素养转化为自己的核心素养。从这个意义上说,倘若不能澄清学科的知识结构或对学科的知识结构有着不同的构想,那么就会直接影响对学科核心素养的理解及其培育。因为学科作为一种知识体系,自然包含着多种要素及其关系,学科知识体系所包含的诸多要素及其关系就形成了学科的知识结构。从知识结构来看,学科核心素养至少呈现为三种形态:一是从结果上看,由事实或概念性知识、方法性知识与价值性知识构成的层级结构;二是从过程上看,由“价值旨趣+问题+方法(论)+事实或概念性知识”构成的顺序结构;三是从过程的结果上看,由事实或概念性知识、方法性知识与价值性知识构成的层核结构。

  从结果来看,知识无非是人类认识的结晶。这种认识结晶之所以能称之为知识,不仅在于其经得起逻辑的证明,而且在于其经得起经验的验证,而那种既不符合逻辑也无法进行经验验证的东西是难以称之为知识的。偏重于逻辑证明的是理性主义知识观,而侧重于经验验证的则是经验主义知识观。前者通过理性对知识前提的不断批判与超越来拓展知识的疆界,而后者则通过逻辑推理、实验验证来扩展知识地盘。由于人具有反思意识与能力,直面人类认识的结晶,在探讨什么堪称为知识时,人们通过回顾知识创生的过程揭示出知识得以创生的方法、思想与思维,就逐渐形成了一种新型的知识类型——方法性知识;进一步追问人们为何创生出这样的知识而不是那样的知识,就汇聚成另一种新型的知识类型——价值性知识。从这个意义上说,按照知识的抽象程度,知识至少可分为三个层级,形成一种由事实或概念性知识、方法性知识与价值性知识构成的层级结构。

  那么,与知识的层级结构相对应,学科核心素养则呈现为由学科事实或概念、学科核心概念、学科方法、学科思想、学科思维与学科价值观构成的素养结构,至于学科核心素养划分为几个层级,则可以根据学科知识抽象程度的差异划分为多个层级。

  从过程来看,知识则是一种识知,表现为在一定价值观念的引领下澄清研究问题,运用某(些)研究方法、思想与思维,最终获得某种事实或概念性知识。知识并不是上天赐予人的现成物,而是人基于问题创生的产物。以往,人们过于关注了人认识的结果,仅仅将知识界定为“经过论证的真信念”,甚至将知识的记录当作知识本身,正如杜威所评论的那样:“在今天大多数人看来,知识一词的最显著含义不过是指别人所确定的许多事实和真理;就是在图书馆书架上一排排地图、百科全书、历史、传记、游记、科学论文里面的材料。”[2]而遗忘了从原初的意义上说,所有的知识皆是知识创生者基于自己求知的价值旨趣,运用某(些)方法、思想与思维,对某(些)问题的尝试性求解。因此,从结果看知识,知识就会仅仅呈现为一个个的命题,遵循的是命题逻辑,表现为由概念、命题与理论所构成的判断体系;但从过程看知识,知识则呈现为一种问题求解,遵循的是问答逻辑,表现“价值旨趣+问题+方法(论)+结论”。如此看待、理解知识,知识就成了基于求真、趋美与臻善的价值旨趣围绕某(些)问题、运用某(些)方法(论)而获得的经过论证的真信念。因此,从过程来看,知识则呈现为由“价值旨趣+问题+方法(论)+事实或概念性知识”所构成的顺序结构。

作者简介

姓名:李润洲 工作单位:浙江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

职称:教授

课题: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教育学一般课题“基于核心素养的智慧教育建构研究”(BAA160017)的部分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