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马健生 李洋:核心素养的边界与限度 ———种比较分析
2019年02月28日 13:41 来源:《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3期 作者:马健生 李洋 字号
关键词:核心素养;胜任力;学科核心素养;个人的全面发展

内容摘要:核心素养是当前我国基础教育领域的主流话语,但是不论理论研究还是实践工作,误解误用现象普遍,造成的混乱影响了其应有作用的发挥。

关键词:核心素养;胜任力;学科核心素养;个人的全面发展

作者简介:

  原题:核心素养的边界与限度

  作者简介:马健生,李洋,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北京 100875

  内容提要:核心素养是当前我国基础教育领域的主流话语,但是不论理论研究还是实践工作,误解误用现象普遍,造成的混乱影响了其应有作用的发挥。通过将核心素养与国外使用的"key competences"进行比较发现,核心素养在逻辑、时空和教学等多个方面均跨越了"key competences"的边界和限度。首先,"competence"应为“胜任力”而非“素养”,中文使用者对“素养”望文生义,叠加了太多美好愿望而使核心素养突破了"key competences"本身的逻辑限度,同时也造成了其在逻辑视阈上的边界不清问题;其次,"key competences"本质上是时代更迭演进和职业领域变迁的结果,核心素养超越了"key competences"既有讨论的边界,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范畴;最后,"key competences"倡导跨学科教学模式,而由核心素养衍生出的学科核心素养概念却遵循一种学科逻辑,缺少学科间的融合互动,背离了"key competences"在教学实践上的限度。此外,就"key competences"理念本身而言,它在功能定位方面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夸大了外部的职业需求而忽视了教育的本体诉求,致使“个人的全面发展”这一根本性的教育使命未能得到应有的彰显。

  关 键 词:核心素养 胜任力 学科核心素养 个人的全面发展

  标题注释:北京市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国际大都市基础教育质量比较研究”(17ZDA18)。

  [中图分类号]G4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0209(2018)03-0028-13

  核心素养,一个近年来在国内基础教育界备受关注的词汇,频频成为各大会议论坛与学术期刊文献探讨的主题。究其原因:其一是国际潮流的强势驱动。1997年12月,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简称“经合组织”)率先启动了“素养的界定与遴选:理论和概念基础”(Definition and Selection of Competencies:Theoretical and Conceptual Foundations,简称DeSeCo)项目,自此拉开了世界范围内有关核心素养研究的序幕。随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欧盟以及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纷纷研发并公布了核心素养框架①,陆续开启了以核心素养为基石的教育改革和课程改革。其二是官方政策的相继出台。2014年3月,我国教育部印发了《关于全面深化课程改革,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意见》,首次以政府文件形式明确提出“研究制定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体系和学业质量标准”②;2016年9月,《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正式发布,确立了以培养“全面发展的人”为核心,包含文化基础、自主发展、社会参与三个维度的核心素养框架③。基于以上国际国内双重因素的影响,核心素养迅速成为我国教育研究领域的主流话语,有关其概念本质、历史演变、理论辨析、实际应用等各类主题的研究纷至沓来。

  众所周知,任何新生教育概念的扎实落地都要以清晰明确的理论定位为前提。换言之,若要将核心素养有效落实到一线的教育教学中,应首先澄清它的逻辑起点在哪里。然而,纵观目前国内学术界有关核心素养问题的讨论分析,虽然众多专家学者都已从不同视角出发对“核心素养”作了语义上的解构和概念上的辨析,但他们大多建立在对核心素养这一提法本身表示高度认同的基础之上,鲜有研究从国外使用的"key competences"④的语词释义、概念本质及实践模式出发,深入剖析这一理念主张的真实意涵,造成了教育理论界和实践界对与之相关的诸多问题的误解与误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我们对它所具有的真实效能的判定。因此,我们不禁要反思:"key competences"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理论议题?它的概念边界和实践限度在哪里?我国提出的“核心素养”是否超越了它的边界和限度?作为一个在全世界基础教育领域内广泛流行的教育概念,"key competences"是否存在一定的局限性?为了回答上述问题,我们需要对核心素养和key competences进行比较分析,并分别从逻辑、时空、教学以及功能等四个限度出发,对核心素养概念使用的恰切与否作出理性判断,从而为将其更好地应用于我国基础教育领域提供启示和借鉴。

  一、逻辑限度:对素养及核心素养语义概念的省思

  (一)“素养”与"competence"的语词释义不相匹配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世界范围内的许多国家和地区都开始将“核心素养”作为本国教育基因改造的关键DNA⑤,并展开了与之相关的理论、政策和实践研究。其中,概念表述也成为了各国研究者们争相谈论的话题,就目前来看,经合组织、欧盟、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以及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都采用了"key competences"或"key competencies"的表述方式,美国采用了"21st Century Skills"的表述方式,还有少部分国家则采用了"Key Skills"或"Core Skills"的表述方式。我国从事核心素养研究的学者们基本采纳了"key competences"(或"key competencies")的英文表述形式,与之相应的,"competence"(或"competency")就对应了中文的“素养”一词。那么从语义上来看,英文的"competence"与中文的“素养”是相互匹配的概念吗?如果不是,又应采用哪一个中文词语来更准确地表达"competence"的含义?上述疑问引导我们对"competence"和“素养”作进一步的语义分析。

  英文单词"competence"来自拉丁文"competere",其中com-是指“聚合”(together),petere是指“追求、奋力向前”(to seek,drive forward),合起来看,competere即指“合力奋斗”(to strive together)⑥。由此,"competence"的原初意涵就是“人为适应环境而合力奋斗”⑦。在英语世界里,"competence"这一概念最早出现在波斯、希腊和罗马时代,而后于16世纪作为西方语言使用。到20世纪50年代,怀特(Robert W.White)将competence应用到了行为科学领域,并把它界定为“获取知识、掌握技能、渴望探究的一种基本动机”或是“寻求‘有效’的一种探究性学习”,自此开启了对这一概念的讨论。进入20世纪70年代,competence开始出现在不同专业领域的文献中,包括心理学、管理学、教育学等等⑧。对于这一时期competence的广泛应用,国内学界通常将其翻译为“胜任力”⑨一词。1973年,美国心理学家麦克利兰(David C.McClelland)发表了《测量胜任力而非智力》(Testing for Competence Rather Than for Intelligence)一文,引发了一场有关“胜任力”的革命,掀起了对“胜任力”研究的热潮。1982年,博雅特兹(Richard E.Boyatzis)出版了《胜任的经理:一个高效的绩效模型》(The Competent Manager:A Model for Effective Performance)一书,将胜任力大范围应用到管理工作中,并使之迅速普及。自“胜任力”概念在不同专业领域推广以来,许多研究者都结合自己的理解给它下了定义,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史班瑟(Lyle M.Spencer)的表述,他指出:“胜任力是将某一工作(或组织、文化)中表现优异者与表现平平者区分开来的个人潜在的、深层的特征,它可以是动机、特质、自我形象、态度或价值观、某领域的知识、认知或行为技能等任何能够被可靠测量或计数的,并能显著区分优秀绩效和普通绩效的个体特征”⑩。由此定义可以看出,“胜任力”是一个综合性概念,同时它指向优质高效的结果。以上对"competence"作了一般意义上的内涵解读,至于它与教育的关联则发轫于职业教育与培训领域,究其原因在于“胜任力”是一个与劳动力市场密切相关的概念,因此它与职业教育自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随后,这一概念又发展至高等教育领域,一些国家倡导为本科生和研究生开设基于胜任力的课程,以提高学生的毕业资质。到20世纪90年代,涵盖中小学阶段的基础教育领域也开始把competence作为教育教学改革的主导方向,一时间,competence彻底成为了一个主流教育概念。

作者简介

姓名:马健生 李洋 工作单位: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