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柯政:改革开放40年教材制度改革的成就与挑战
2019年01月08日 14:21 来源:《中国教育学刊》 作者:柯政 字号
关键词:教材改革;审定制;统编制;改革开放;教材多样化

内容摘要:审定制与统编制并存的制度环境下,下一步教材改革亟须回答和处理继承与创新、课程标准与教材、教材与教辅材料三方面的关系问题。

关键词:教材改革;审定制;统编制;改革开放;教材多样化

作者简介:

  原题:改革开放40年教材制度改革的成就与挑战

  作者简介:柯政,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副所长,教授。上海 200062

  内容提要:纵观40年中小学教材改革,有一条主线是清晰的,那就是让教材更具适应性,改革国定制为审定制,实行“一纲(标)多本”促进教材多样化。从教材管理制度的角度来看,改革开放以来大致存在三个发展阶段。最近,国家开始恢复义务教育三科教材的统编制度,这是教材制度改革的重大改变。审定制与统编制并存的制度环境下,下一步教材改革亟须回答和处理继承与创新、课程标准与教材、教材与教辅材料三方面的关系问题。

  关 键 词:教材改革 审定制 统编制 改革开放 教材多样化

  [中图分类号]G423.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4808(2018)06-0001-08

  教材建设是事关未来的战略工程、基础工程,教材体现国家意志,教材改革是教育改革的重要内容。改革开放以来,中小学教材改革扎实推进,质量水平不断提升,为实施素质教育提供了基础支撑。纵观40年中小学教材改革,有一条主线是清晰的,那就是让教材更具适应性,改革国定制为审定制,实行“一纲(标)多本”促进教材多样化。没有这些改革,“一大批全面体现德育要求、反映人类文明成果的教材深受广大师生喜爱”“育人的针对性、实效性进一步增强”等局面就不会形成。但在新的历史时期,如何在保证质量和国家统一意志的前提下,增强教材的适切性,还面临一些值得研究的问题。

  一、改革开放以来教材管理体制改革的三个阶段

  随着现代学校制度的建立,教材管理体制应运而生,围绕教材的编审、发行、选用等多个方面形成一系列的制度。国际上,教材管理制度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是统编制或者国定制,即国家统一组织力量按照一定的要求,如教学大纲或者课程标准,编写全国中小学统一使用的教材,我国在1985年之前相当长时间里都是采用这种制度。二是教材审定制,即教材由民间机构编写、出版,教育行政部门按照一定的标准审查合格后,便可供各地学校选用,目前世界多数发达国家都实行这类制度。三是教材自选制,即教材由民间机构自行编写、出版后,不用经过教育行政部门的审查就可以由各地学校选用,但其内容还是会受到国家课程标准、教学大纲和相关考试制度的牵制,如英国的教材制度就属于此类。教材改革关系方方面面,也受到方方面面因素的影响,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改革的重点和方向也不尽相同。如果要对改革开放以来教材改革历程作一个阶段划分的话,大致可以分为如下三个阶段。

  (一)拨乱反正阶段(1977-1984年):恢复与完善统编制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伊始,各地中小学教材编印、出版、使用混乱不一,国家开始逐渐用统一的体现新政权思想和话语的教科书来改变这一局面。时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陆定一于1949年10月19日提出:“教科书要由国家办,因为必须如此,教科书的内容才能符合国家的政策”,“教科书对国计民生,影响特别巨大,所以非国营不可”。[1]由此开始整顿和统一中小学教科书的新征程,逐步确立国家统一编写、出版与供应中小学教材的基本方针。这一方针的确定,主要经历了两个步骤。

  第一步,还未建立教材统编制前,颁发全国统一的中小学教学用书目录,要求各地中小学必须在规定目录中选用教材。第二步,成立人民教育出版社(简称“人教社”),负责统一编写和出版全国中小学教材。[2]《1951年出版工作计划大纲》明确规定:“人民教育出版社开始重编中小学课本,并于本年内建立全国中小学课本由全国统一供应的基础。”[3]1952年秋季,经过人教社统一编写和修订的新教材开始投入使用。人教社于1956年根据《十二年制中小学教学大纲》,编写完成并出版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第二套中小学各科教材。至此,国定制无论在制度层面还是实践层面完全建立。

  这套制度在“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期间受到了严重冲击。1958年教育部停止公布教学书目,社会上出现了全民办教育到全民编教材的现象。但随着教育大跃进的失败,统一教材制度又开始回归。教育部在1962年4月发出了《关于1962-1963学年度中小学教学用书的通知》,目录中所有的教学用书,均由人教社编写和出版。而到了1966年5月,人教社的全部工作由于“文革”的全面爆发而停止,教材随之改由各地自行编写。

  “文革”结束之后,国家对教育领域进行整顿。1977年,刚刚复出的邓小平主持召开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作出于当年恢复高考的决定,同时还恢复统一编写教材,他指出:“关键是教材。教材要反映出现代科学文化的先进水平,同时要符合我国的实际情况。”为此,教育部立即组织各方力量,建立专门的委员会,编写教学大纲和教材,并计划于1978年秋季学期在全国投入使用。[4]

  1978年2月,全日制十年制学校的各科教学大纲试行草案颁布,秋季学期,中小学各科教学大纲、第一册课本和教学参考书投入使用。1980年全套教材基本编写完成。同年,人教社又在教学大纲第二版的基础上,修订了一些学科的教材,并于1982年秋季起向各地学校供应。[4]这是“文革”后首套在全国使用的教科书,它的迅速出版与发行,意味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教材统编制的恢复,保证了各地中小学教学秩序的正常运转。

作者简介

姓名:柯政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