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王洪席:在传承与变革中逐渐深化丰富对课程的认识
2019年01月03日 10:49 来源:《全球教育展望》 作者:王洪席 字号
关键词:改革开放;课程认识;“大课程”观;核心素养;课程结构

内容摘要:认识到学校课程应该包括地方课程、校本课程以及综合实践活动课程,让地方和学校进行特色化的课程开发,进而真正赋予其课程决策权力。这些重大的课程理念突破为40年中国课程建设逐渐从整体划一走向多样选择提供了坚实的认识基础。

关键词:改革开放;课程认识;“大课程”观;核心素养;课程结构

作者简介:

  原题:在传承与变革中逐渐深化丰富对课程的认识

  作者简介:王洪席,河南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开封 475001

  内容提要: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对课程认识的拓展深化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对课程内涵和外延的认识日趋丰富。认识到课程包括学科和活动两部分,并树立了“大课程”观,以课程改革作为核心推动整个基础教育体系的变革。其次是对课程目标的认识不断升级。从重视“双基”到强化“三维目标”再到培育“核心素养”,对课程所承载的教育使命以及价值追求有所发展。最后是对什么样的课程结构更加符合素质教育的认识愈趋清晰。认识到学校课程应该包括地方课程、校本课程以及综合实践活动课程,让地方和学校进行特色化的课程开发,进而真正赋予其课程决策权力。这些重大的课程理念突破为40年中国课程建设逐渐从整体划一走向多样选择提供了坚实的认识基础。

  关 键 词:改革开放 课程认识 “大课程”观 核心素养 课程结构

  标题注释:本文系2016年度河南省博士后科学基金(编号:173116);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第60批面上资助项目(项目编号:2016M602230);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第10批特别资助(项目编号:2017T100526);2017年度河南省教育厅教师教育课程改革研究项目(项目编号:2017-JSJYZD-004)阶段研究成果。

  课程改革实践的持续推进、深化与转型源于人们课程认识或课程理念的不断突破、建构和创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若没有人们对课程本体认识的不断丰富与拓展,课程改革实践也就难以涌现出轰轰烈烈的变革图景。哲学家怀特海(Whitehead)指出:“一个种族要保持它的精力,就必须怀抱有既成现实和可能事实的真正对比,就必须在这一精力的推动下敢于跨越以往稳健保险的成规。没有冒险,文明就会全然衰败。”[1]由此可见,人们认识上的不断历险、深化与更新,是改革实践不断取得显著性成就的重要基石和力量源泉。

  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对课程认识的拓展深化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对课程内涵和外延的认识日趋丰富,认识到课程包括学科和活动两部分,并树立了“大课程”观,以课程改革作为核心推动整个基础教育体系的变革。其次是对课程目标的认识不断升级。从重视“双基”到强化“三维目标”再到培育。“核心素养”,对课程所承载的教育使命以及价值追求有所发展。最后是对什么样的课程结构更加符合素质教育的认识愈趋清晰。认识到学校课程应该包括地方课程、校本课程以及综合实践活动课程,让地方和学校进行特色化的课程开发,进而真正赋予其课程决策权力。无疑,这些重大的课程理念突破,就为40年中国课程建设逐渐从整体划一走向多样选择提供了坚实的认识基础。

  一、对课程内涵与外延的认识日趋丰富

  从1978年我国恢复了课程作为教学科目的传统认识,到1994年“搞好活动课”的提出,以及到20世纪末“大课程”观的形成与确立,课程的价值不断被挖掘,我们对内涵与外延的认识日趋丰富。课程作为教育思想、目标和内容的主要载体,在教育改革中的意义日益凸显。

  (一)恢复了课程作为教学科目的传统认识

  在我国,把课程看作是教学科目,这种课程本质观念具有悠久的历史传统和牢固的社会基础。然而,这种根深蒂固且影响深远的课程认识,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受到了严重的冲击、解构和颠覆。如在“复课闹革命”时期,学校课程的学科性、专业性、知识性就被大大消解和降低了,取而代之的是“毛主席语录”以及“一些常识”。可见,在这一时期,我们对课程本质的认识与理解已陷入了迷途和误区。

  改革开放以后,我国的教育事业进入了全面的恢复、调整和发展时期。在此时代背景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又迎来了新的生命、朝气与活力。1978年1月,教育部颁布了《全日制十年制中小学教学计划(试行草案)》(以下简称《78计划》)。以此为起点,我国课程领域内的拨乱反正工作全面展开。《78计划》最为显著的特点是恢复了课程作为教学科目的传统认识,也即是重新确立了课程设置的分科模式。它规定“小学设课8门,即政治、语文、数学、外语、自然常识、体育、音乐、美术。中学设课14门,即政治、语文、数学、物理、化学、外语、历史、地理、生物、农基、体育、生理卫生、音乐、美术”等。[2]①以《78计划》为基础和政策背景,将课程视为教学科目的观点一直占据着主流和主导地位。1981年4月,教育部颁布了《全日制六年制重点中学教学计划试行草案》,在课程设置上提出要“设政治、语文、数学、外语、物理、化学、生物、历史、地理、生理卫生、体育、音乐、美术等。”1988年9月,国家教委颁布了《义务教育全日制小学、初级中学教学计划(试行草案)》,在课程设置上要求“在小学阶段开设思想品德、语文、数学、自然、社会、体育、音乐、美术和劳动等课程;在初中阶段开设思想政治、语文、数学、外语、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体育、音乐、美术和劳动技术等课程。”可见,这一时期我们对课程本质的认识主要是改变了课程为“毛主席语录”,直接为政治、生产服务的“极左”倾向,而重新恢复了课程作为教学科目的传统认识定位,强化了课程的学科性和知识性,因而起到了重要的拨乱反正作用。但与此同时,这种单一的学科课程模式“脱离社会、脱离生活”的局限性愈发突显,因而,课程认识的更新也就成为了一种必需和必然。

  (二)课程包括学科、活动两部分

  将课程看作是教学科目的这一认识,对于恢复与重建课程的教育意义,强化对受教育者基础知识与基本技能的传授,无疑意义重大。但这种学科课程偏重于以课堂教学为主,很难为学生的全面发展提供更适宜的教学环境与条件,因而必须对这种“单向度”的学科课程模式进行改革。

  1984年8月,遵照邓小平同志“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指示精神,教育部颁布了《关于全日制六年制小学教学计划的安排意见》。此“意见”的突出特点是提出了要“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发展学生的智力”“培养他们的能力”,此举颇具创新和开拓性意义。1992年8月,国家教委颁布了《九年义务教育全日制小学、初级中学课程计划(试行)》。该“计划”明确提出“课程包括学科、活动两部分”。这样的课程结构调整与变革,也就改变了以往学科课程“一统天下”的局面,是对我国传统课程认识的一次重大突破、扬弃与创新。在高中课程改革领域,“活动”也同样受到了重视与强化。1990年3月,国家教委颁布了《现行普通高中教学计划的调整意见》。该“意见”规定:“课外活动包括体育锻炼,知识讲座,科技活动,各类兴趣小组活动,校班会,时事教育等。课外活动时间不得进行补课和辅导。社会实践活动按我委(87)教中字011号文件规定进行,每学年安排两周。”可见,调整后的普通高中课程安排,明显强化了“活动”的重要性,这就为高中学校进一步优化课程结构,进而充分发展和培育高中学生的独特个性、兴趣爱好创造了有利条件。

  1994年8月,国家教委基础教育司在《人民教育》发表《更新课程观,搞好活动课》一文。该文认为,课程计划中的“活动”不是课余生活,而是学生在校学习的课程,应该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地实施,对活动的内容、时间和程序应根据学生年龄特点和身心发展的规律按学年和学周合理地安排。[3]无疑,把“活动课”纳入学校教育课程体系,是这一时期课程变革进程中的一大亮点与创新,表征着人们对课程本质认识的不断更新和进步。

作者简介

姓名:王洪席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