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钟启泉:信息化时代知识教学的诉求 ——兼议学校的软环境设计
2018年11月28日 10:10 来源:《教育发展研究》 作者:钟启泉 字号
关键词:信息化;知识教学;技术主义;认知主义;软环境设计

内容摘要:学校的软环境设计并不是单纯的教学技术的武装,而是指如何创造能够支援学习者能动学习的场域。

关键词:信息化;知识教学;技术主义;认知主义;软环境设计

作者简介:

  原题:信息化时代知识教学的诉求

  作者简介:钟启泉,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名誉所长,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 200062

  内容提要:在今日信息化时代,单纯记住事实与步骤的知识教育只能走向失败,灌输主义教育不能不说是一种时代的错误。信息化时代对学习者提出了新的学力诉求,同时又为新时代的学力养成提供了无尽的信息基础。基于技术的教学是一条失败的路线,基于儿童的认知研究才是教学技术开发的正道。学校的软环境设计并不是单纯的教学技术的武装,而是指如何创造能够支援学习者能动学习的场域。

  关 键 词:信息化 知识教学 技术主义 认知主义 软环境设计

  传统的一块黑板、一张讲台、学生排排坐、教师一讲到底的知识灌输主义的课堂教学,在世界各国已有150年的历史,这种教育是为20世纪初工业化经济准备的。但未来的“知识社会”是一个不确定的世界,受教育者必须拥有“21世纪型学力”——与其掌握灌输主义重视的碎片化的、脱离情境的“无用知识”,不如学会“有用知识”——整合的、可实际运用的知识,而且最终必须具备“终身学习”的态度与能力。在今日时代,单纯记住事实与步骤的知识教育只能走向失败,灌输主义教育不能不说是一种时代的错误。

  一、信息化时代与知识教学

  信息化(互联网)时代对学习者提出了新的学力诉求,同时又为新时代的学力养成提供了无尽的信息基础。

  (一)信息化改变了知识教学的学力诉求

  信息化对当今社会的最大贡献是什么呢?那就是在人们面临新课题时可以最大限度地排除人力资源与学习资源方面的物理性局限。在以往的岁月里,不在一道相处的人们是难以协同地从事课题解决的,如今课题组的成员却可以借助电子信箱,跨越国界进行联络与信息交换,人们不必碰面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同天涯海角的伙伴展开讨论。借助网络可以把散布在世界各地的知识汇通起来,没有必要进行物理性的移动与收集。以往所谓的“知识分子”是指一个人具备广博的知识,亦即“博学”。但电脑的发展与科学技术的进步使得人类拥有的知识爆炸性地增长,在复杂化的社会里一个人要掌握问题解决所必需的全部知识是完全不可能的。况且借助互联网的运用,个人也无需掌握庞大的知识,只需在必要的时候发现有相关知识的场所就可以了。这就是说,信息化带来了知识教学诉求的变化。现代社会所要求的不是知识的量,而是问题解决的能力——能够寻觅、收集、评估和编织分散于世界的信息中的必要信息的能力。

  在信息社会里,凭借一个人承担宏大的课题与实现复杂问题的解决几乎是不可能的,大都是以课题组的方式来完成。在解决极其复杂问题的场合,专业知识不同的个人的集合,比之以拥有同样专业知识的个人的集合要来得有效。当然,在这种场合不同专业的专家不是各自随性地作业,而是必须在小组之间搭配并且整合分散的知识。就是说,如何选择、运用外在的资源成为重要的问题。一般说来,在利用外在资源的场合需要如下知识:[1]1.洞察需要怎样的信息。2.了解这种信息怎样才能提取。3.琢磨收集到的信息的质,认定是否值得信赖、是否有助于问题的解决。4.整合所琢磨的知识,用于问题的解决。实际上,从1到4的过程都不是轻而易举的,需要经过严格的训练才能实现。电脑与互联网的普及改变了社会要求于人的能力的性质。以往认为,能够运用电脑的软件进行书写与表格计算是一种重要性的技能,但今天仅仅是单纯地会运用电脑已经远远不够。要求人们拥有运用电脑的基本素养,犹如要求基本的读写能力一样,被视为是天经地义的事。在此基础上,要求人们拥有能够从无尽的分散于世界的堆积如山的信息中提取有助于问题解决的优质信息的能力。

  “核心素养”(包括“信息素养”)是时代的客观要求,不是主观想象的产物。教育为什么必须转型?因为社会的产业结构变了。如果说“农业社会”的产业结构比重依次为第一、第二、第三产业,那么“工业社会”的产业结构正好颠倒过来,亦即从正三角形变为倒立的三角形。随着“工业社会”到“信息社会”的变革,学校教育也需要有相应的理想学习的设计,实现“颠覆教育”——从“教”的设计转向“学”的设计。[2]据2011年《纽约时报》称,“2001年入学的美国小学生,65%在大学毕业时将会就业于今日不存在的职业”。“在今后的10年-20年,将近半数的工作有自动化的可能”。“2045年,是人工智能超越人类的关键时点”。在急剧变革的21世纪社会里,期许培育的不仅是知识的习得,而且要求养成能够在现实社会里发挥作用的“通用能力”。[3]应试教育的体制已经失灵了。这样,社会需要的新型人才不是有基本的读写能力就行了,而是需要有“信息素养”——能够在海量的分布式的学习海洋中汲取有用的信息。因此,“信息素养”成为各个国家界定的“核心素养”的关键要素。爱因斯坦说,“我们无法用提出问题时的思维来解决问题”。[4]就是说,新时代改变了知识教学的学力诉求。

  (二)信息化提供了知识教学的信息基础

  信息化(互联网)为新时代的知识教学提供了信息基础,为实现真正的知识教学提供了可能。在传统社会里,知识是世代相传的真理的储品,是永恒的真理的集合,在不变化的世界里是永远适用的。但在变化的世代里,传统的知识已经不适用,已经落后于时代。代之而起强调的是知识的灵活性与应变力。什么叫“知识”?知识结构的三角形模型告诉我们,知识是关于某种现象的事实与解决事实与事实之间的问题的步骤而构成的。DIKW模型呈现的知识结构表明,从最下层开始,依次为DIKW的层级结构——Data、Information、Knowledge、Wisdom:[5]

图1 知识的结构

作者简介

姓名:钟启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