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李俊堂:竞争融入学校集体教育的可能与路径
2018年11月12日 14:52 来源:《中国德育》 作者:李俊堂 字号
关键词:集体教育;学校教育;竞争机会

内容摘要:当前,学校集体教育面临的现实挑战是如何处理集体中合作与竞争之间的关系。

关键词:集体教育;学校教育;竞争机会

作者简介:

  原题:竞争融入学校集体教育的可能与路径

  作者简介:李俊堂,广州大学教育学院讲师。

  内容提要:当前,学校集体教育面临的现实挑战是如何处理集体中合作与竞争之间的关系。解决这一问题,需要人们重新理解竞争的涵义,树立竞合理念,从集体本身、学校教育和社会三方面认识竞争融入集体教育的必然性与可能性。在教育实践中,教育者应增加学生的竞争机会,让学生参与集体竞争规则的制定,在合作学习中尝试小组竞争,切实帮助学校集体教育完成竞争与合作的统一。

  关 键 词:集体教育 竞合 路径

  一般认为,集体教育的有效途径是消除个体间竞争。为了让集体更具向心力、凝聚力,教师最常用的方式是强调行为和价值认识的一致性,以达到整齐划一的效果。近年来,随着素质教育的深入,合作学习、综合素质评价等新的教学和评价方式兴起,更使得“竞争”成为讳莫如深的词。一方面,大家避谈竞争:淡化排名,取消分数评价,不分快慢班,等等,以此为标志改革学校文化;另一方面,在教育实践中,各级各类的教育机构又打着提高学生未来竞争力的旗号,尽可能将孩子们卷入形形色色的“学习竞赛”当中。在这矛盾旋涡当中的所有人(包括教育工作者、家长和学生)似乎都清楚地认识到,个体间的竞争是不可避免的。为了在未来更“大”的、更具“决定性”的竞争中不落下风,孩子在学习阶段就不能放弃竞争的历练。这也是竞争取向的应试教育长盛不衰的重要原因。面对如此逻辑,对于学校集体教育而言,最为现实的挑战是,如何有效地管理和掌控竞争局面,使之有利于集体和谐和个体的社会化发展。

  一、从排他到竞合:重新理解竞争的涵义

  人们普遍认为,竞争的实质是建立在利益排他基础之上的对抗。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乔治·斯蒂格勒认为:“竞争系个人(或集团或国家)间的角逐,凡两方或多方力图取得并非各方均能获得的某些东西时,就会有竞争。”[1]在这种观念下,竞争呈现出几个特点:一是目标内容限定在利益范畴里,即只有利益存在,竞争才存在;二是目标对象的性质具有稀缺性,如果一方得到满足,则另一方必然短缺;三是利益分配的过程是定向和封闭的,竞争所求的利益无法达成互利共享,所以只能利己,利他必损己。因此,在多数人看来,竞争以私利为动机,“从本性上是一种恶”[2],必须在社会集体生活中尽力祛除竞争及其造成的危害。

  但从竞争产生的先决条件看,主体的利益诉求、目标对象的质量与数量都是关键因素,而这些因素不是一成不变的,会在历史时空中动态发展。从历史层面上看,竞争并非一开始显露“恶意”。在西语中,其本意为“一起赛跑”,表达的是“对共同目标的共同追求”。其内涵首先是对集体共同性的承认,有他者在场,遂有了共同的目标,有了共同的追求。竞争排他性的充分显现是在私有制出现之后,个体的实践活动衍生为利益的竞逐,以利益获得的多寡作为衡量个体间差异的标尺,便形成了“同质竞争”。进入资本主义社会,财富、资本化身为利益的“代言人”,进一步窄化了个体差异性的标识,使竞争成为“资本的相互作用”,等同于“争名夺利”。可见,竞争以个体差异的标识为导向,随着历史的演进,标识发生变化,竞争的性质和形态随之更迭。

  从空间上看,社会活动的各个领域都存在着竞争。但各领域的生产和分配方式不同,竞争的性质也大相径庭。在利益的相关领域,它可以表现为钻营利己,如国家或地区间的战争、市场经济中商人的逐利等;然而,在很多领域人们展开竞争的动机就在于竞争本身的魅力,在与他人的较量当中,个体充分展示自我,并通过他人认识到更好的自我,体现出昂扬的精神力量。如竞技体育就是表现运动员个体或团体的技艺和意志力,孩童的游戏中也存在竞争,它展现的是儿童感知他人与自我关系的一种社会交往方式。因此,并非所有形式的竞争都是理性控制下利己的反映,呈现出恶的一面。

  竞争意义的可变性表明,转变衡量个体差异的标识以及目标对象可以有效控制和管理竞争。随着社会的进步,物质条件的改善、多元价值的达成,使得人们对竞争的认识更加全面和辩证,也更懂得在集体活动中合理使用竞争,在这一背景下,“竞合”概念应运而生。所谓竞合,是源于对竞争对抗性本身固有缺点的认识,在资本关系运作与分配中的群体内部或群体之间保持既竞争又合作的复杂关联。这种复杂关联表现在:

  首先,两者不是在时空上的线性拼接,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耦合。不是一时竞争、一时合作,也非某个领域或环节竞争,另一个领域或环节合作,而是全程共在的“亦敌亦友”关系。其次,竞合关系的生成与维系既依赖制度又涵养价值观。作为一种复杂关系,竞合体系中的双边活动会比单向度竞争或合作有着更为精密的规则和程序,但这种复杂也意味着更多偶然性、随机性,需要双方在真实交往中展现出正义、诚信、开放等价值品质。越是复杂和深入的社会交往活动,就越需要超越契约的被动约束,彰显正确价值观引领的重要性。卷入其中的个体会潜移默化地完成对这些价值的认同、内化与传播,实现内隐的价值教育过程。再次,竞合关系指向互利与未来。围绕竞争的争议,实质上是假定了利己与利他的“零和博弈”,这种博弈无论结局如何都无法创造新的利益和价值,只会在参与者的对立中耗损,无法持续长久。所以,竞争往往着眼于自身或眼前利益得失这样的小格局,而竞合关系则致力于实现价值增值情况下的“帕累托最优”,它要求个体不仅满足于自身的获益,也必须使他人不断有所获益,方可将关系持续运作下去。

  综上,竞争的意义是不断变化发展的,绝非简单利己支配下的恶,它可以随着主体认识和客观条件的变化,完成由“恶”转“善”的过程。人们可以有效地控制和利用竞争增进社会福祉。

  二、从遮蔽到开放:竞争融入学校集体教育的可能

  竞争与集体是共生的,正确开展集体教育就必须正视集体内部或集体间竞争的问题。然而,长久以来集体教育中忽视或拒斥竞争的原因,除了对竞争意涵的片面认识之外,对集体和集体教育的理解也存在一定偏颇,从而遮蔽了竞争融入集体教育的道路。因此,必须检视竞争融入学校集体教育的可能性。

  首先,集体的组织性、目的性决定了竞争的必然性。尽管人们对于集体的精确定义莫衷一是,但都认为“集体并不等于一群人,而是一个有目的地组织起来进行活动的机构”[3],无论规模大小、内部成员被迫抑或自愿,集体有着明确的目标指向和期待,推动成员产生竞争。一方面,集体的组织性有着强制意味,它通过管理和评价个体行为,实现资源、权利的有效配置,引发成员竞争;另一方面,个体对集体的依赖将自发地推动成员竞争。个体对集体生活有着天然的依赖,“他必须感到与社会一致,而不管这个社会可能多么低级”[4],个体对集体精神价值的认同,将集体期待内化为自我期待,产生荣誉感、廉耻感和进取心等价值情感,促使其自发地组织和参与竞争。因此,只要有目标和期待存在,集体就必然伴随着竞争。学校作为有目的、有计划的教育机构,竞争同样存在,如果一味抑制,则必然导致教育活动的低效和平庸,而有负其所承载的责任与期待。

  其次,学校教育的特点保证了竞争的多元和开放。学校教育对竞争的顾虑,主要源于对徇私的忌惮。但竞争并不会自然倒向专营私利,只有在目标同质且稀缺的情况下才可能出现。就学校教育而言,这种极端的情况具体表现为升学竞争。所谓升学竞争,是以获取优质教育资源为目标,通过选拔考试的方式对受教育者进行筛选和判定的制度体系。这一体系中,受教育者的目标选择和评价方式是单一的,可获取的资源是稀缺且不可共享的,这就容易导致彼此的争斗和倾轧。然而,学校教育绝非升学考试的“预备场”,其旨归在于人的全面发展,学校集体帮助受教育者建构起知识、技能和价值观系统,为的是帮助其实现美好生活的可能。将学校教育所得尽付于升学、以分数来度量学习的价值,把升学竞争等同于教育竞争,无疑是以偏概全。应该认识到,学校教育内容和组织的复杂性决定了其内部竞争是多层次、多渠道的。从内容上看,学校教育采撷人类各类优秀文化,这些事实性和原理性知识兼具深厚的人文价值,而价值学习显然无法用节段式的、量化的考试进行评判;从学校教育的组织结构上看,不同学段、不同层次的教育有着不同的目标任务,不能完全按照优胜劣汰的考试竞争逻辑加以对待。因此,正确认识学校教育的特点,把握人才培养的差异性,可以为学校竞争提供更加多元开放的空间,避免同质化竞争的偏向。

  最后,社会进步推进学校中集体与个体关系的变革,引发竞争的新样态。学校集体教育的导向反映着社会对人才群体规格的要求。在生产力落后的时代,自然经济主要依靠人力气的集合,彼时对集体的认识近似于一个“整体”的概念,它需要的仅仅是一个个无差别个体,这样的个体是无特长的、弱小的存在,他必须服膺“整体”的控制和指示,按部就班地完成自身的工作。在这种“整体主义”的价值取向中,个人私利无条件地服从于集体利益,必须牺牲个人以成全集体。随着社会的发展,尤其在西方启蒙运动的影响下,个人理性和智慧之光重现,人们立足资本主义社会现实思考集体与个人的关系。在卢梭看来,个体自由与集体利益都需要维护,而平衡两者关系的中介是契约。“找到一种结合形式,它(契约)用全部共同的力量来捍卫和保护每个结合者的人身和财产,每个人虽与众人结合,却只服从他自己,并且和从前一样自由。”[5]以契约建立起来的集体是利益的共同体,其问题在于利益关系是流动的,而契约则相对稳定,后者难以完全保障个体利益的长久稳定实现,也无力培养人与人的精神凝聚力。在利益共同体当中,契约及其精神将人的生活世界割裂在机械而又破碎的职业世界里,造成了个体道德与集体精神的双重失落。以上两种集体形式都无法正确处理个体与集体之间的关系,自然也无望解决竞争问题。在“整体主义”的思维中,竞争代表着私利的萌动,需要被打击遏制,而在利益共同体中自由竞争的无限制扩张则导致资源的巨大损耗,最终走向垄断僵化。

作者简介

姓名:李俊堂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