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龙宝新:谱系意义上的德育课程之思
2018年10月18日 14:05 来源:《中国德育》 作者:龙宝新 字号
关键词:德育课程;德育实践;谱系学

内容摘要:为“德育课程”的意义指涉划定边界,让德育课程相关概念,如德育活动、德育教学、学科德育、公民教育等回归本意、各归其位,是确保德育课程学术交流通畅,助推学校德育专业健康发展的现实要求。

关键词:德育课程;德育实践;谱系学

作者简介:

  原标题:专化与泛化:谱系意义上的德育课程之思

  作者简介:龙宝新,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教授

  当下,德育课程内涵泛化的态势日渐加剧:从学校道德教育意义上的“小德育课程”走向关涉一切影响学习者价值观生长元素的“大德育课程”,从课堂层面的“小德育课”走向学生生活场景意义上的“大德育课”,从专事学生思想品德导引的“专题德育课”走向浸润在学生一切教育生活环节中的“广义德育课”……与之相应,在学校实践中德育课程的外延不断扩张,甚至演变成为涵盖一切学生德性成长相关课程的“大杂烩”,“德育课程”概念的学术内涵日渐稀薄!在这种形势下,为“德育课程”的意义指涉划定边界,让德育课程相关概念,如德育活动、德育教学、学科德育、公民教育等回归本意、各归其位,是确保德育课程学术交流通畅,助推学校德育专业健康发展的现实要求。

  一、当代德育实践:在课程化与活动化之间牵掣

  在诸多德育课程范畴中,德育活动与德育课程的关系问题是最令教育工作者焦虑的问题了,理清二者间的内涵边界,重构德育活动与德育课程间的动态关联,是德育课程健康发展的观念前提。所谓德育活动,就是在育德目的统摄下,以学生身体动作、思维运转与心灵感受三位一体为显著特征的学校活动综合,其关键特征是:学生全人参与、德性全面生成与环境深度介入。与之相对,所谓德育课程,就是为培育美德而为学生精心创设的一系列德育素材、资源、环境、活动、情景与方案,其关键特征是:教师主导、预设优先与结果可控。简言之,德育活动是相对自由的学生道德发展实践,而德育课程是全程规划、限量生成的学生德育进程,二者之间差异明显。但近年来,我国德育实践一直深陷活动化与课程化的牵掣之中,致使学校德育事业发展屡陷观念困局。

  1.德育活动课程化进程的合理性分析

  无疑,德育活动与德育课程是我国德育实践的“两翼”,但在《九年义务教育小学思想品德课和初中思想政治课课程标准》(以下简称《课程标准》)颁布之前,两者之间长期处于相对分离、缺乏关联的状态,许多学校德育活动被列入学校集体性活动之列,未被明确纳入“活动育人”“教学育人”“管理育人”的育人课程体系之列。正是如此,该《课程标准》的颁布为促使我国用“大课程”概念统摄德育课程的开发、实施、组织与评价诸环节提供了政策依据。《课程标准》明确指出:“小学思想品德课和初中思想政治课的教学,同其他各科教学、团队活动和班主任工作密切配合,共同完成中小学德育任务。”随之,学校的所有活动、文化、管理、教学等都被纳入“全面育人”“全员育人”“全程育人”的体系之中,全课程要素育人、育人工作课程化,成为此后几年我国德育课程发展的目标所向。这种做法的合理性毋容置疑,它能“将零散、随意、应景的德育活动,整合成‘目标定位恰当、内容特色有序、评估多元综合’的深受学生欢迎的德育活动课程”[1],藉此提高学校德育实践的自觉性、系统性与效能性。当然,德育课程是正式的德育实践安排,而德育活动是正式与非正式德育课程的混合,如何防止德育活动在课程化中蜕变成为发展受限的“小课程”,即课堂教学、文本课程、静态课程等,是教育工作者重点防范的对象。

  2.德育课程活动化走向的前景分析

  随着德育活动高度课程化的推进,德育课程活动化的态势更趋强劲,与德育课程正轨化、学科化、专门化进程同步的正是德育“小课程”缺陷的充分暴露,尤其是由于应试教育的挤压,知识课堂与德性生长间的抵触,当前我国德育课程活动化的要求日益强烈,引起了德育研究者的强烈关注。鲁洁先生早就指出:“作为一门课程的道德来说,经过学科结构化的加工,知识化、理论化、普遍化的道德,更成为道德的唯一存在形态”,在这种形势下,“道德知识是道德的‘完成式’”,学科德育课程“必然凌驾于生活之上,继而成为生活的‘宰制者’”[2]。让学校德育回归素朴生活形态,融渗在学生活动世界之中,就显得尤为迫切。在2011年版《义务教育品德与生活课程标准》中明确要求:“品德与生活课程是一门以小学低年级儿童的生活为基础,以培养具有良好品德与行为习惯、乐于探究、热爱生活的儿童为目标的活动型综合课程”,以法定文本的方式宣示德育课程活动化的合法性。继之,在德育实践中,许多德育工作者大力推进“校本德育活动非课程化的开发”[3],将德育课程活动化理念纵深推进。道德是生活的维度,活动是学生生活的自然单元与课堂重现,相对而言,文本课程只是德育活动的凝固态,无法承载全部德育的意图与资源。因此,德育课程活动化是用本然方式开展德育的要求。可以预见,德育课程活动化的态势将更趋汹涌、势不可挡!

  3.打破界线漂移的“德育课程”概念困局

  到底是“课程”走向“活动”,还是“活动”走向“课程”?到底是“课程”涵盖“活动”,还是“活动”兼容“课程”?这是我国当代德育课程发展史中颇具争议的学术焦点之一。可以肯定的是,德育课程与德育活动之间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其对德育实践的影响似乎不是太大,毕竟德育实践追求的首先是“情景合理性”而非“学理合理性”。但对学术探究而言,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因为界限模糊的德育概念随时可能破坏学术研究的大厦,扼住学术研究的咽喉。出于这一考虑,我们认为:应对界限漂移的“德育课程”概念,清理德育课程概念系统,是深化德育课程学术研究、助推德育活动科学推进的概念之基。

  二、德育课程的谱系学分析

  某种意义上看,“大德育课程”即一切以育人为目的,包括显性目的、隐蔽意图与潜在功能的德育活动系统,其对中小学德育实践而言没有多大指导性意义,学者更为关注的是“小德育课程”,即相对正式、规范、有形的专题德育课程。因此,“德育课程”概念辨析主要针对的是后一概念层面,即狭义上的“德育课程”。我们认为,德育课程的具体存在是一系列德育事物构成的谱系,只要勾画出这一谱系,“德育课程”与“德育活动”间的分晓便一目了然。

作者简介

姓名:龙宝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