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卢晓旭等:核心素养体系结构验证与课程承载分析
2018年10月08日 16:22 来源:《教育发展研究》 作者:卢晓旭 陈昌文 等 字号
关键词:核心素养;体系结构;探索性验证;因子分析;实证研究

内容摘要:发展学生核心素养是当前我国深化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重要目标之一,而构建学生核心素养体系是新一轮课程改革的基础和前提。

关键词:核心素养;体系结构;探索性验证;因子分析;实证研究

作者简介:

  原标题:核心素养体系结构验证与课程承载分析

  作者简介:卢晓旭,陈昌文,华东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上海 200062);周世科,江苏省教育科学研究院(南京 210013);孙灵璐,华东师范大学统计学院(上海 200241)

  内容提要:发展学生核心素养是当前我国深化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重要目标之一,而构建学生核心素养体系是新一轮课程改革的基础和前提。文章首先指出核心素养体系结构由理论演绎而构建,在素养得到充分发展之后,需要通过实证方法进行验证和完善;进而提出了核心素养体系结构探索性验证的技术路线,并运用江苏各市的56581份高一学生样本的九门课程学业测试数据,通过探索性因子分析方法,验证了包含科学素养、人文素养、语言素养三大成分的学生核心素养体系结构的客观性,同时确认了三大核心素养的主要承载课程,发现一些承载课程与核心素养发展之间存在的偏差,最后提出面向核心素养的课程与教学改革的相关建议。

  关 键 词:核心素养 体系结构 探索性验证 因子分析 实证研究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41430635);华东师范大学研究生方法类课程建设项目(511232-14203);华东师范大学师范生科研技能训练项目(40400-10201-511232)的研究成果。

  塑造未来教育蓝图的核心素养已经成为我国新一轮课程与教学改革研究的热点。[1]而构建学生核心素养体系也是落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客观要求。[2]应该说,核心素养概念的提出有着深刻的社会和科技发展背景。[3]研究核心素养最著名的国际组织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与欧盟委员会。[4]OECD于1997年开始的DeSeCo(素养的界定与遴选:理论和概念基础)项目在国际和跨学科的背景下,通过与科学界的密切合作,向国际社会提供了核心素养研究的基本理论和概念框架,其提出的核心素养体系包括3个一级指标和9个二级指标。[5]欧盟在广泛调研和大量专家咨询的基础上,于2006年提出了8项核心素养,建议各国将其作为推进终身学习和教育培训改革的参照框架。[6]但是,也有观点认为,OECD和欧盟在核心素养的研究思路上都缺少应有科学方法的情怀,都是朴素地在表层上进行演绎,不能证明其框架的完整性。[7]综观国内外的核心素养研究,发现研究方法确实多集中于思辨和演绎层面。盛思月等[8]对近年来国内核心素养研究成果的统计分析发现,理论、历史、描述和比较等定性研究占据了核心素养研究的90.9%,定量和实证研究很少。少量的实证研究如:刘霞等[9]采用焦点小组访谈、个别化访谈、问卷调查等定性定量相结合的方法,建构了核心素养指标框架;喻平[10]运用专家咨询法,由专家从众多的数学素养中评选出7项-8项数学核心素养;毕华林等[11]运用未来预测法(德尔菲法)得出了中学理科课程的13项学生核心素养。这类核心素养研究虽运用了定量方法,但并没有通过实测去发现独立存在于学生群体中的核心素养单元,目前核心素养体系主要由专家团队进行推演研制。肖磊[12]提出了研制过程中要处理好的几个关系问题,刘燕楠等[13]提出了当前中国价值教育的路向选择,这些都对核心素养的研制过程有一定的指向意义。目前我国高中各学科的课程标准已基本修订完成,在“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的大框架下,各学科均从理论角度和专家视角研制出了学科核心素养,这些核心素养未来都需要经过实证的检验和完善,但目前核心素养的实证研究方法和技术路线尚不清晰,为此,本文将探讨核心素养体系结构探索性验证的方法和技术路线。学生的核心素养是一个体系,应全面落实于课程体系中,而学科课程标准提出的是其所承载的学科核心素养,同时承载有哪些共性的核心素养有待研究,本文基于学生学科成绩数据,在证实核心素养体系结构的基础上,进一步探寻各学科承载的共性核心素养。

  一、核心素养体系结构的探索性验证

  (一)核心素养体系结构模型假设

  根据OECD、欧盟及各国、各地区的研究成果,各种核心素养体系结构都非常关注语言工具、数学、科学、人与社会等方面。[14]2016年9月,我国核心素养研究课题组发布了“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提出了人文底蕴、科学精神、学会学习、健康生活、责任担当、实践创新六大成分。[15]此前也有学者[16]提到了语文素养、数学素养、科学素养等核心素养的成分。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虽然仅测试比较容易量化的阅读素养、数学素养和科学素养,[17]但并不否认难以量化的态度价值观、情绪情感[18]等人文素养的存在。综上,语言素养、数学素养、科学素养、人文素养等可能是核心素养体系结构中符合理论假设的独立成分,它们存在的客观性将是本文重点验证的内容。本文将从其主要承载课程的学生学业成绩(核心素养测量)角度去验证其存在。某种核心素养的承载课程是指在该核心素养发展方面具有培养能力或发展功能的课程。

  依据相关理论和传统,初步形成3个待验证和完善的核心素养模型假设:①2003年教育部颁布实施的“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实验)”(教基[2003]6号)中将语文、外语归入语文与文学学习领域,数学独立为一个学习领域,政治、历史、地理划为人文与社会领域,地理同时也和物理、化学、生物共同构成科学学习领域。据此构建了表1中的假设模型1。②基于“3+X”高考的科目设置,语文、数学、英语是必修课程,划分为一类,命名为基础素养,物理、化学、生物是传统的理科课程,发展着学生的科学素养,政治、历史、地理是传统的文科课程,具有人文素养的发展功能,据此形成表1的假设模型2。③考虑到语言发展有其独特性,数学学科也具有科学属性,将语言、科学和人文素养作为核心素养体系结构的成分,承载课程设置如表1假设模型3,因地理学包含自然地理和人文地理两大系统,兼具文理属性,将其设为科学素养和人文素养的承载课程。

  (二)样本数据

  1.样本数据来源

  样本来自江苏省13个地市的74所学校,学校随机抽取,平均每市5所-6所,考生样本57558份,其中无效样本(部分课程或全部课程缺考)977份,有效样本共56581份,样本有效率为98.3%。样本数据为2016-2017学年度高一第一学期期末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生物、政治、历史、地理等九门课程的考试成绩。期末考试试卷均由各市或学校自主命制,考试均为常模参照性质。广泛取样也规避了基于同一份试卷而可能存在的试卷本身问题对结论的影响,有利于得到普遍规律。

  2.数据质量描述

  在各市、校命制的试题中,语文、数学试题满分有160、150、120和100分4种,英语试题满分有150、120和100分3种,物理、化学、生物、政治、历史、地理满分有120和100分2种。对非百分制的成绩均进行百分制转化。全省所有样本的学科成绩平均值和标准差如表2所示。

  由9门课程成绩构成的学业测评体系具有0.932的科隆巴赫测评信度,对于仅有9项成绩数据的测试,具有如此高的信度是可贵的,说明全省各地的测试质量较高,数据具有可靠性。

  在进行因子分析前,首先需要进行KMO检验和巴特利特球体检验,当KMO检验系数>0.5,巴特利特球体检验的卡方统计值的显著性概率P值<0.05时,测试才有结构效度,才适合做因子分析。统计显示,全部样本数据的KMO值为0.944,巴特利特球体检验P值为0.000,说明数据非常适合做因子分析。

作者简介

姓名:卢晓旭 陈昌文 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