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邹太龙:学校德育转型与教师德育素养提升
2018年09月25日 16:16 来源:《中国德育》 作者:邹太龙 字号
关键词:学校德育;德育素养;立德树人根本任务

内容摘要:对大数据时代的新形势,学校德育究竟会发生哪些转变?这些转变将会给教师的德育工作带来什么影响?教师是否具备了实现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德育素养?相关主体又该采取哪些措施培育和提升教师的德育素养?这些都是当前德育研究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

关键词:学校德育;德育素养;立德树人根本任务

作者简介:

  原标题:大数据时代学校德育转型与教师德育素养提升

  作者简介:邹太龙,西南大学教育学部博士研究生

  标题注释:本文系中央高校2017年度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项目“基于少先队活动的学校德育路径研究”(SWU1709493)及四川省0~3岁早期教育研究中心2014年度课题“四川省0~3岁婴儿早期教养公共服务体系研究”研究成果。

  2012年,联合国发布的白皮书《大数据促发展:挑战与机遇》明确指出:“大数据时代已经到来,大数据的出现将会对社会各个领域产生深刻影响。”[1]作为一股席卷全社会的强劲浪潮,大数据正在进入教育的方方面面,对全世界的学习与教育活动带来颠覆性的变革[2],当然也对学校德育的转型发展和教师的德育素养提出了新的挑战和要求。那么,面对大数据时代的新形势,学校德育究竟会发生哪些转变?这些转变将会给教师的德育工作带来什么影响?教师是否具备了实现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德育素养?相关主体又该采取哪些措施培育和提升教师的德育素养?这些都是当前德育研究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

  一、大数据时代学校德育转型

  大数据“所具有的独特思维、先进理念和超强技术为学校德育的革新与发展提供了新思路、新平台和新方法”[3],必将从整体上改变传统的德育生态,促使德育系统发生结构性转型。具体而言,大数据诱发下的学校德育转型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一)德育思维由经验式思维向数据式思维转变

  大数据除了是信息层面的海量数据和工具层面的科学技术外,它更是“一种思维方式,即让数据开口说话,让数据成为人类思考问题、做出行为决策的基本出发点”[4]。可以说,思维方式上的变革是大数据对学校德育产生的最大影响。过去,受制于获取学生品德发展数据的难度较大,教师往往只能根据掌握的理论、惯常的做法或积累的经验开展德育工作,其结果是教师所提供的德育服务有时不能很好地满足学生真正的道德需求,极大地削弱了学校德育的针对性和实效性。然而,在教育信息化和大数据技术的共同推动下,学校德育各要素的可量化范围和程度空前提高,可供教师作出“循证决策”的学生品德发展数据也几乎唾手可得,数据正成为教师作出德育决策的基本遵循。大数据所具有的整体性、模糊性、关联性思维可以帮助教师捕捉到容量更大、粒度更细、黏度更强的有关学生品德发展的各种数据,其具有的预见性和个性化思维则可以通过数据挖掘和概率预测帮助教师较为全面而准确地把握学生的兴趣爱好、思想动态、政治立场、价值倾向、道德变化和行为趋向,从而为个性化德育服务和道德预警机制的建立提供坚实的数据支撑。很显然,传统的经验式德育思维在大数据时代已难以为继,基于数据开展德育工作成大势所趋,不管是宏观层面的德育政策制定和德育质量监测,还是微观层面的教学安排和干预活动,都应该尽量“让数据发声”,跳出过去那种全凭教师个人经验、直觉或有限理性的做法。

  (二)德育模式由群体施教向个性化服务转变

  在很大程度上,当前的学校德育依然是一种“德目主义”的群体施教模式,教师根据某一年龄段学生品德发展的总体规律,将德育内容细分为各种条目,通过专门的课堂教学对全班学生进行整齐划一的道德宣讲。而且,教师所遵循的德育规律和德育理论大都建立在特定群体的平均道德水平和总体特征的基础上,并不能针对具体学生的品德发展状况进行有效指导。进入大数据时代,数据获取的门槛普遍降低,教师可以借助微博、微信、在线学习平台、校园一卡通等渠道获取单个学生品德发展的相关数据,这些数据为教师读懂千差万别的学生开启了一扇窗户,也为实现因材施教的美好愿景提供了强大的技术支撑,必将推动德育模式由群体施教向差异化教学和个性化服务转变。在这种模式下,学校德育所关注的对象从集体转向个人,学生的个性特征、品德发展状况和道德需求将会得到承认和尊重,教师就会“根据数据分析结论和思想行为的可视化描述,针对不同教育对象采用相应的教育对策”[5]。而且,教师还可以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分析每个学生的品德在其构成要素上的发展方向和水平,准确地找出学生品德结构中的软肋和短板,坚持发扬积极因素、克服消极因素的德育原则,“充分利用多种开端的规律,开辟多种渠道,有的放矢地使受教育者在知、情、意、行几方面都得到相应的发展”[6]。

  (三)德育方法由单向灌输向平等对话转变

  辩证地看,学生的道德发展是外在的价值引导和内在的自主构建共同促进的结果。但长期以来,由于教师对知识的垄断和传统“师道尊严”思想的根深蒂固,使得单向灌输成为学校德育的主要方法,教师成为知识的权威、真理的裁判、道德的法官,而学生则被视为知识的容器和美德袋。这是一种典型的上下级控制型关系,教师处于明显的支配地位。进入大数据时代,互联网在技术架构上的扁平化和去中心特点打破了教师的垄断地位,教师不再是唯一的知识源,适应“数字化生存”的学生比教师更能轻而易举地从互联网上获取海量信息和优质的教育资源。由于“教师与学生具有同等机会获取知识,师生间的施教与受教、管理与被管理、支配与从属的关系正在逐渐瓦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平等合作的关系”[7],这种关系必将促使德育方法由单向灌输向平等对话转变。而且,慕课、微课、翻转课堂、名校公开课和其他在线课堂的开放共享可以部分,甚至可以完全代替教师完成知识传授的任务,而真正的课堂时间则为师生开展平等对话创造了条件。这时,教师如果依然将自身角色定位于知识的“二传手”,对学生进行单向的道德灌输,不能基于相互尊重、相互理解、相互信任的平等地位去耐心倾听、真诚交流与有效沟通,必然引起学生的抵触和反感,德育实效性也就无从谈起。

  (四)德育开展方式由单打独斗向团队合作转变

  当前,很多学校都建立了一支结构合理、专兼结合、业务较为熟练的德育师资队伍,这支队伍各司其职,有的在课程中育人,有的在管理中育人,还有的在服务中育人,在整体上形成了全员育人、全方位育人的良好局面。但是,就具体的德育活动而言,尤其是直接的德育课教学,其开展方式主要还是依靠教师个人的单打独斗,缺乏同事间的团队合作和集体智慧,而最终的德育效果也取决于教师个人的专业素质。很显然,这种方式难以适应大数据时代所强调的基于学生品德发展数据作出德育决策的新形势和新要求。在此背景下,教师要想为不同的学生提供符合其品德发展水平、兴趣爱好和真实需求的个性化德育服务,除了要捕捉和存储丰富多样的学生数据外,还要能够从这些数据中获得有助于决策制定的深刻洞见。这就必然涉及数据的采集、存储、降噪、挖掘、分析和应用等多个程序,单凭教师的一己之力,只能是望“数”兴叹,无法从蕴藏巨大价值的海量数据中“沙里淘金”。所以,当“数据育德”逐渐成为一种新的德育开展方式时,教师要主动“跨界”,积极寻求与其他领域同事的团队合作,学校则应加快建设大数据驱动下的学生道德发展协同服务中心,将具有不同学科背景的教师聚集在一起,群策群力,共同破解数据挖掘难题。

作者简介

姓名:邹太龙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