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尹弘飚:课程改革一定要“核心素养”吗? ——兼评全球化时代的香港课程改革
2018年07月27日 09:16 来源:《全球教育展望》 作者:尹弘飚 字号
关键词:课程改革;全球化;核心素养;学会学习2.0;香港

内容摘要:伴随着全球化的进程,“海峡两岸暨香港”在本世纪初不约而同地启动了大规模系统性课程改革,且采取了一些十分相似的改革理念与措施。

关键词:课程改革;全球化;核心素养;学会学习2.0;香港

作者简介:

    原标题:课程改革一定要“核心素养”吗?

  作者简介:尹弘飚,香港中文大学课程与教学系副教授(香港 999077)

  内容提要:伴随着全球化的进程,“海峡两岸暨香港”在本世纪初不约而同地启动了大规模系统性课程改革,且采取了一些十分相似的改革理念与措施。十五年后,“海峡两岸暨香港”又几乎同时启动了新一轮的大规模系统性课程改革。然而,在这一波改革浪潮中,“海峡两岸暨香港”的改革步调不再一致。具体来说,中国内地和台湾的政策制定明显受到了当前以“核心素养”为主题词的全球教育改革趋势的影响,而香港并未紧跟这股全球化教育改革的潮流,而是对过往改革经验加以扬弃,提出了“学会学习2.0”。基于对近二十年来“海峡两岸暨香港”课程改革路径的比较,在改革路向和政策设计方面,这次看不到“核心素养”的香港课程改革可能做出了更为适切的选择。

  关 键 词:课程改革 全球化 核心素养 学会学习2.0 香港

  近二十年来,中国“海峡两岸暨香港”至少经历了两轮大规模系统性课程改革的洗礼,且这两轮课程改革都镌刻着全球化的深深印记。就改革实施而言,第一轮大规模系统性课程改革大体发端于2000年前后,“海峡两岸暨香港”不约而同地启动了理念与措施十分相似的课程改革,尽管一些改革措施被各自冠以不同名称。第二轮改革大约形成于2014年以来。“海峡两岸暨香港”又一次几乎同时启动了大规模系统性课程改革,但有趣的是,在本轮改革中,香港与台湾、内地的步调不再一致。为此,本文将在教育改革全球化的理论背景中梳理香港两轮课程改革的走向,并与中国内地和台湾近来的改革措施进行简要对比,进而对香港近来的课程改革路向和改革政策设计作出分析。

  一、2000年前后“海峡两岸暨香港”的课程改革

  回首望去,2000年可谓当今教育变革研究与发展史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个年份,因为这一年诞生了第一份专门研究教育变革的国际期刊——《教育变革学报》(Journal of Educational Change)。在创刊号上,迈克尔·富兰(Michael Fullan)敏锐地指出,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世界各国的教育领域出现了一股大规模改革的回归趋势,其显著特征便是改变以往零敲碎打的方式,转而关注整个教育系统的素质提升。[1]就教育变革实践而言,欧美各主要国家当时均已启动或准备迎接意义深远的大规模改革项目:英国正在经历由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领导的工党政府于1997年发动的“国家语文与数学策略”(National Literacy and Numeracy Strategy,简称NLNS);美国则很快迎来乔治·布什(George Bush)上任后在2001年末确定的“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简称NCLB)。回视东半球,受到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简称OECD)于1996年发布的《以知识为基础的经济》(The Knowledge-Based Economy)的影响,各主要国家当时也在为知识经济、信息时代的到来,在教育与人才培养方面进行着积极准备:新加坡于1997年发起了“思维型学校,学习型国家”(Thinking Schools,Learning Nation,简称TSLN)的改革,韩国也在2000年启动了第一个为期五年且持续至今的“信息时代的教育调适”(Adapting Education to the Information Age,2000-2004)计划。

  在这一波教育改革的全球化浪潮中,中国“海峡两岸暨香港”的表现十分抢眼。在内地,时称“新课程改革”的大规模课程改革自1999年启动,2001年9月付诸实施,并在2004年迅速扩展至高中阶段。在台湾,1998年3月颁布《“国民”教育阶段九年一贯课程总纲纲要》,并在2001年9月将“九年一贯课程”付诸实施,而经过数次修订的《普通高级中学课程纲要》也在2008年1月正式公布。在香港,自1997年回归就不断酝酿的教育改革终于在2000年揭晓:继教育统筹委员会2000年颁布《终身学习·全人发展:教育制度改革建议》之后,课程发展议会也在2001年颁布《学会学习:课程发展路向》,并在2002年出台了《基础教育课程指引——各尽所能·发挥所长(小一至中三)》,其高中阶段课程改革也在2009年9月付诸实施。结合世界范围内教育改革的发展脉络,“海峡两岸暨香港”在世纪之交启动的这些课程改革理应视为各自对这次大规模改革全球回归的响应。

  所谓全球化,在教育变革领域,常被用来形容改革、政策与制度超越了国家边界,在各国之间的游走和流动。[2]若将2000年前后在“海峡两岸暨香港”兴起的课程改革浪潮视为一种全球化的体现,它需要具备三个方面的“不约而同”:一是时间与空间背景,二是实施策略或方式,三是改革理念或措施。[3]第一点无需赘述。就第二点来说,“海峡两岸暨香港”大规模变革的启动和实施都隐含了一个前提,即采取由政府或学校外部人士发起的、自上而下的实施策略。第三点最为重要,那就是“海峡两岸暨香港”课程改革“不约而同”地采取了许多颇为相似的理念和改革措施。近年来,对“海峡两岸暨香港”这一时期课程改革进行比较的研究文献逐渐浮现。[4][5]这些研究表明,尽管“海峡两岸暨香港”的课程改革在政策表述上存在些许差异,但改革方向与措施其实颇为雷同,如“海峡两岸暨香港”的课程改革都不约而同地提倡终身学习、注重全人发展、培养跨学科的共通能力(如交流、合作、问题解决、批判性思考等)等改革理念。在具体措施上,课程统整、多元智慧、形成性评价、建构主义教学等也成为“海峡两岸暨香港”课程改革的共同特征。显然,这一时期“海峡两岸暨香港”的课程改革步调十分一致,且具有教育改革全球化的鲜明特点。

  二、2014年以来“海峡两岸暨香港”的课程改革

  “变与不变”是教育及社会发展的一个永恒主题。在这个意义上,课程改革永无止境。时隔十五年后,“海峡两岸暨香港”又一次不约而同地启动了大规模系统性课程改革。然而,不同于2000年前后的课程改革,这一次“海峡两岸暨香港”的“不约而同”仅表现在前两个方面,即时空背景与实施策略,而在最为重要的第三个方面,即改革理念与措施上,表现出了明显的分歧。

  (一)“核心素养”课程改革的全球浪潮

  众所周知,“核心素养”是2014年来中国大陆与台湾课程改革中无可辩驳的主题词。2014年11月,台湾颁布了《十二年“国民”基本教育课程改革总纲》,提出以三维九轴的“核心素养”作为课程发展的主轴,目前正将依据此“核心素养”框架设计的各科课程纲要落实在学校层面。[6]同样是在2014年,中国内地开始了“核心素养”的相关调研,并于2016年9月公布了《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其中包含“三个方面、六大素养、十八个基本要点”,随之启动了“核心素养”指导下的课程设计与发展工作。[7]

  若不拘泥于字面一致,“核心素养”不仅是内地与台湾课程改革的主题词,也是近年来不少主要国家大规模系统性课程改革的主题词,如美国2002年提出的“21世纪能力”、新西兰2005年颁布的四种“核心素养”、法国2006年颁布的七种“核心素养”、新加坡2010年颁布的五类“21世纪素养”。即使向来“不走寻常路”的芬兰,也在2016年颁布的新的国家核心课程中,提出要培养七种“广义素养”。稍加考察,这些核心素养框架“尽管在分类上差异似乎较大,但深究这些框架分类之下的素养细目,就会发现大同小异,相似率很高,共识性很强”[8],其中批判性思维、问题解决能力、元认知能力、团队协作能力、信息素养、公民素养等在各国的核心素养框架中频繁出现。

  为何近年来会有“核心素养”的全球课程改革浪潮?我们有必要回到本世纪之初。前文之所以将2000年视为当今教育改革研究与发展史中的一个关键年份,还因为当年发生了另外一件对全球教育改革影响巨大而深远的事件:OECD推出了第一届每三年一轮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简称PISA)。从2000年的32个参与国家与经济体到2015年的72个参与国家与经济体,PISA对世界各国教育政策与课程改革的影响逐届增加。十余年来,六届PISA产生的巨大影响已使其发生了“倒果为因”的戏剧性变化,由最初针对学生学习成果的评估逐渐转变为当前许多国家制定本国教育与课程改革政策的圭臬。[9]更为重要的是,随着新加坡与中国内地、香港、台湾等华人社区的陆续加入,PISA已经成为OECD除1996年《以知识为基础的经济》报告之外推动今天教育改革全球化的另一个重要工具。

  无论针对“素养”还是“能力”,PISA仍然是一种学生评估,而设计评估的第一要务便是确定评估目标。[10]在这一点上,PISA也不例外。因此,在启动PISA之前,OECD早在1997年启动了“素养界定与选择”(Definition and Selection of Competencies,简称DeSeCo)研究计划,最终于2003年出版了研究报告,确定“关键素养”的基本框架。2006年12月,欧盟理事会通过《以关键素养促进终身学习的建议》(Recommendation on Key Competencies for Lifelong Learning),确定了八项关键素养在欧盟成员国的实施方案。这样我们就能理解为何近年来会有这么多国家和地区加入“核心素养”课程改革的潮流之中。同时,我们也不难看出,“核心素养”究其实质可视为OECD为PISA准备的一个目标框架。

作者简介

姓名:尹弘飚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