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杨丹丹:“互联网+博物馆教育”的新思考
2018年06月06日 13:38 来源:《东南文化》 作者:杨丹丹 字号
关键词:博物馆;教育职能;互联网+

内容摘要:随着“互联网+传统行业”不断融合,日新月异的互联网新技术开始不断地运用于博物馆的展览和建设中,拓展了博物馆服务的时间和空间,惠及民生。

关键词:博物馆;教育职能;互联网+

作者简介:

    原标题:“互联网+博物馆教育”的新思考

  作者简介:杨丹丹,首都博物馆 北京 100045 杨丹丹(1967- ),女,首都博物馆馆长助理、副研究馆员,主要研究方向:博物馆公共教育。 

  内容提要:随着“互联网+传统行业”不断融合,日新月异的互联网新技术开始不断地运用于博物馆的展览和建设中,拓展了博物馆服务的时间和空间,惠及民生。面对博物馆自身发生的巨大变化,博物馆教育工作也应做出相应改变,与之协调发展。博物馆学界除了关注互联网技术层面的引入和呈现,更应关注技术改变背后带来的理念和思维方式的创新。对“互联网+”形势下的博物馆教育进行必要的分析研究,意义重大。 

  关 键 词:博物馆 教育职能 互联网+ 融合 创新 

  中图分类号:G260 文献标识码:A

  近年来,互联网世界风生水起,不仅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方法。据统计,截至2016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达到7.31亿,其中手机网民高达到6.95亿,中国互联网的普及率已突破53.2%[1],互联网在受众日常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已不可替代。据此,通过互联网渠道参与博物馆教育活动的受众与日俱增,这也就对博物馆教育和博物馆从业者提出了新的要求:博物馆从业者一方面要了解受众需求,把握网络平台的优势,发挥互联网的最大价值;另一方面在科学技术革新的基础上,要更加注重理论和观念的提升。本文将结合笔者在博物馆教育方面从业多年的实践经验,对上述问题进行研究和探讨,试图寻求一条博物馆教育在互联网形势下能系统化发展的可行之道,求教于方家。

  一、“互联网+博物馆教育”的发展历程

  伴随1905年南通博物苑的诞生,中国博物馆的教育功能即被社会广泛认可。20世纪二三十年代,受当时西方先进理念的影响,中国学界开始对博物馆教育展开学术性研究,认为博物馆教育应该肩负改造社会的使命,教育形式则是展览。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博物馆教育配合国情需要,主要围绕“认识历史、认识自然,热爱祖国,提高政治觉悟和生产热情”[2]的政治内容展开,教育形式依旧是单一的展览。改革开放以来,博物馆教育回归文化教育的使命,基于藏品研究发挥社会教育功能,教育形式开始向“参与”“互动”转化。21世纪,大部分学者对博物馆教育的概念存在这样的共识:博物馆教育是根据博物馆的藏品和陈列展览以及相关材料,运用多种手段和方法,直接形象地对观众进行科学文化教育,提高其思想品德、审美情趣[3]。教育的重心从“以物为本”(藏品)向“以人为本”(观众)转化,新技术大量用于展览陈列,体验式互动项目、馆校合作等活动成为博物馆教育的新形式。此外,对博物馆教育的性质和角色定位等理论性内容也在不断发展。值得一提的是互联网技术在博物馆建设中的应用,催化了博物馆教育的发展。

  “互联网+”,是互联网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而出现的一种新理念,简单来说就是互联网与各个传统行业的交叉互补,以此为各行业实体带来新的生命力,这一理念的出现是互联网技术和社会发展的必然。2012年,易观国际董事长于扬首次提出“互联网+”的理念,认为这是互联网与各行业产生的化学公式[4];2015年3月,李克强总理提出“互联网+”行动计划,强调要推动互联网与传统产业的融合发展[5]。2016年11月,国家文物局联合多家部委共同编制了《“互联网+中华文明”三年行动计划》[6],为文博领域在互联网时代的创新发展指明了方向。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应该把“互联网+”的理念引入到博物馆教育的实践中,使两者相得益彰,产生叠加效应,促进两者的共同发展。

  二、“互联网+博物馆教育”的发展现状及分析

  (一)“互联网+博物馆教育”的发展现状

  目前,全国各级博物馆都在努力推行利用互联网技术丰富展览陈列的形式和内容,提升观众对博物馆参观的体验感,壮大与公众交流的阵地等新举措,实现了从传统参观展览向多元化互动体验和个性化定制服务的转变,取得了显著成果。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新媒体平台的搭建

  以微信、微博和网络直播为代表的新媒体平台备受大众青睐,成为大众获取信息和各抒己见的主要工具。互联网思维下的博物馆需要重新定位博物馆与观众的关系[7],公众在博物馆教育中的角色已经不再只是单纯的信息接收者,同时也成为信息的创造者和传播者。目前,全国各级博物馆都逐步建立起官方新媒体平台,作为新形势下博物馆与公众联系的新渠道。以首都博物馆为例:微博、微信开通的几年间,“粉丝”数分别已达到27万和10余万,远超展厅的当口接待人数。“粉丝”可以在平台上留言、评论和提问,工作人员会定期查看并回复,部分实现了一对一定制化服务。伴随网络直播的火热兴起,首都博物馆抢占直播平台的先机,组织专家与权威媒体共同对“读城——追寻历史上的北京城池”(以下简称“读城”)展览、“美·好·中华——近二十年考古成果展”等多个展览进行了数次大规模的直播活动,观众人数累计超百万。这种方式不但令观众实现了与专家的现场对话,跟随专家深度体验、解读展览,还可以随时翻看重播,使“不落幕”展览成为可能。

作者简介

姓名:杨丹丹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