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姚建欣 郭玉英:课程创新与实践挑战
2018年05月15日 14:10 来源:《课程·教材·教法》 作者:姚建欣 郭玉英 字号
关键词:科学教育;小学科学;大概念;学习进阶;课程标准

内容摘要:基于对课程标准文件的分析,依托以往的国际科学课程研究,从三个层面分别解读这两大发展特点。同时根据我国小学科学教育的现状,分析在课程实施中可能面临的挑战。

关键词:科学教育;小学科学;大概念;学习进阶;课程标准

作者简介:

  原标题:小学科学教育:课程创新与实践挑战

  作者简介:姚建欣,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发展中心,北京 100029 郭玉英,北京师范大学物理学系,北京 100875 姚建欣,山东济南人,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发展中心助理研究员,博士,主要从事科学教育和课程教材研究; 郭玉英,山东高青人,北京师范大学物理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物理教育和科学教育研究。

  内容提要:新修订的《义务教育小学科学课程标准》表现出“延展”和“整合”两大发展特点。基于对课程标准文件的分析,依托以往的国际科学课程研究,从三个层面分别解读这两大发展特点。同时根据我国小学科学教育的现状,分析在课程实施中可能面临的挑战。

  关 键 词:科学教育 小学科学 大概念 学习进阶 课程标准

  标题注释:北京市未来教育高精尖创新中心资助项目(BJAICFE2016SR-005)

  中图分类号:G623.6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0-0186(2017)09-0098-05

  纵览国内外科学教育的发展,新纲领文件的颁布是科学教育改革发展最显著的标志。例如,1989年英国正式颁布《国家科学课程》(Science in the International Curriculum),1996年美国出台《国家科学教育标准》(National Standards of Science Education),是两国科学教育改革的标志性事件。经过长时间的酝酿,我国《义务教育小学科学课程标准》于2017年1月19日由教育部正式颁布。此标准的修订工作由中国科学院院士领衔,集资深科学家、科学教育研究者、一线教师和教研员之智慧,反复征求意见和研讨而成,是我国科学教育的一座新里程碑。基于历史溯源和国际比较的视角,本文研讨新修订的小学科学课程标准所反映出的时代特色——“延展”和“整合”,同时分析新课程标准的实施带来的机遇和面临的挑战。

  一、课程的延展

  概括此次小学科学课程的嬗变,最大的特点之一可以凝练为“延展”一词。这里的“延展”有三层意涵:首先,课程的开设时间由3-6年级延展到1-6年级;第二,课程的内容领域延展到了“技术与工程”;第三,课程标准基于学习进阶(Learning Progressions)的理念分段设计出具有延展性的课程目标和课程内容。

  新修订的小学科学课程最为显著的变化是由3-6年级开课变为1-6年级开课。开课年级的增加,是延展的第一层意涵。在小学一年级甚至更早的时候开设科学课,以进行科学启蒙、培养科学兴趣,是欧美发达国家的常见做法。[1]从对欧美低年级段科学教育的考察可以看到,较早的在适宜的情境中以适当的方法引导学生动手做科学,能够激发学生科学学习的兴趣和积极性。而且,此时培养出的兴趣能够长期保持,有利于后续科学课程的学习乃至终身科学事业的坚持。从一年级起的开课时间设计还串联起了学前科学教育与义务教育阶段科学教育,承接了教育部《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的培养要求。[2,3]由此,配合已有的中学科学课程,使整个基础教育阶段的科学教育衔接贯通起来。此外,从1年级开设科学课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引起学校对科学课的重视,对师范院校的师资培养和地方教师培训也有一定的导向作用。

  第二项延展的是内容领域。新修订的小学科学课程标准新增了技术与工程领域,是我国首次将“技术与工程”纳入科学课程标准,将其作为与物质科学、生命科学、地球与宇宙科学并列的专门领域。打通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和数学(Mathematics)教育,是21世纪最重要的教育发展方向之一。[4]继美国《新一代科学教育标准》(Next Generation Science Standards,以下简称NGSS)迈出STEM教育的一大步之后,我国新修订的小学科学课程标准在此之上又有新的突破。我国新修订的小学科学课程标准清晰地给出了技术和工程领域的知识目标,并具体列出了技术和工程领域的分段学习目标,这在世界上尚属首次。但比较两国的科学教育纲领文件可以看到,美国NGSS在“科学探究升级版”的科学与工程实践(Science and Engineering Practices)维度对科学探究与工程设计进行了整合,并给出了工程设计的分段学习目标。[5]这提示我们,如何在“动手做”时系统地实现STEM教育,仍是小学科学课程需关注的地方。

  以学习进阶的思想指导课程标准的分段设计,建构连贯一致的发展图景,是小学科学课程标准延展性的又一体现。学习进阶是21世纪科学教育研究领域的核心范式,其实质是对“学习的不断拓展深化历程的刻画”。[6]修订工作组基于对发达国家科学课程标准的比较研究,并充分参考借鉴学习进阶的理念和相关研究成果,分低(1-2年级)、中(3-4年级)、高(5-6年级)三个阶段设计课程目标和课程内容。更引人瞩目的是,课程标准的进阶设计不仅限于“科学知识”维度,而是对“科学探究”“科学态度”和“科学、技术、社会与环境”等全部维度都提出了进阶发展要求。以科学探究维度中的“处理信息”要素为例(表1):在小学1-2年段,学生的信息处理是在教师的指导下,而且是使用语言对信息的初步描述;在小学3-4年级,学生的信息处理仍是在教师的指导下,但应学着用简单的科学词汇、图示符号和统计图表来对信息进行记录和整理,并能叙述证据和结果;在小学5-6年级,学生应能逐渐脱离教师的指导,自主使用各类科学表征方式来记录、整理信息,表述探究结果。

作者简介

姓名:姚建欣 郭玉英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