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沈伟 等:全球化背景下教育政策的本土演绎 ——基于美国国际文凭课程发展的思考
2018年05月08日 13:47 来源:《教育发展研究》 作者:沈伟 杨苗苗 字号
关键词:全球化;本土化;教育政策;IB课程;倡议联盟

内容摘要:全球化背景下,由国际文凭组织推动的IB课程契合了美国国际流动人口的教育需求,符合联邦政府提高教育质量、促进教育公平、推进国际理解的教育目标,它在美国稳步发展的同时也遭受到日益严苛的指责。

关键词:全球化;本土化;教育政策;IB课程;倡议联盟

作者简介:

  原标题:全球化背景下教育政策的本土演绎:倡议联盟的视角

  作者简介:沈伟,杨苗苗,华东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所(上海 200062)

  内容提要:全球化背景下,由国际文凭组织推动的IB课程契合了美国国际流动人口的教育需求,符合联邦政府提高教育质量、促进教育公平、推进国际理解的教育目标,它在美国稳步发展的同时也遭受到日益严苛的指责。本研究应用倡议联盟框架对美国IB课程的政策发展进行分析,发现围绕IB课程形成了三个主要的倡议联盟。IB课程政策在美国本土的演绎不仅受到国内经济环境、公共舆论等外部动态的系统事件的影响,还受到相对稳定的变量限制。在此基础上,本研究提出在全球化背景下,“政策借鉴”过程中需聚焦影响政策本土化实践的稳定因素,聆听专业导向的政策经纪人的声音,充分考虑公共利益。

  关 键 词:全球化 本土化 教育政策 IB课程 倡议联盟

  标题注释:本文系彭正梅教授主持的华东师范大学基础教育终身教育处“IB通识课程开发项目”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全球化背景下,国际组织与本地政府的互动日趋增强,教育政策在“借鉴”过程中产生了诸多变式。如由非政府、非营利性的国际文凭组织(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Organization,简称IBO)提供的国际文凭(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简称IB)课程在不同国家呈现出截然不同的发展样态。截至2017年2月,全球提供IB课程的学校总计4784所,其中1806所学校的所在地是美国,占全球同类学校总数近38%;且美国开设IB课程的公立学校达1620所,占美国IB学校总数的近90%。[1]美国IB课程的发展速度快、范畴广,以其为个案,有助于理解特定情境下教育政策的本土化演绎。

  研究因涉及IB课程在美国四十余年的发展历程、关键事件与多元声音,倡议联盟框架为解构这一复杂现象提供了合适的政策分析视角。根据倡议联盟框架,政策领域内存在若干个政策子系统,某一特定的政策子系统内又可以划分出若干个倡议联盟,不同的倡议联盟力图使本联盟的政策倡议成为政策文本,影响政府的政策实践并指向于实现本联盟的内在信念。在此过程中,特定政策会受到相对稳定的外部变量、动态的系统事件、倡议联盟之间的互动、联盟内部以政策为导向的学习及“政策经纪人”等因素的影响而不断地发生改变,最终呈现出一种受到多个倡议联盟影响的政策议题和政策实践。[2]本文通过审视IB课程联盟内部构成、动态系统事件、以政策为导向的学习等,对IB课程“为何”在美国呈现如此状况进行解读,进而反思全球化背景下促成教育政策本土化发展与改进的策略与路径。

  一、全球化背景下美国IB课程发展的实践脉络

  迄今为止,IB课程在美国已经历了46年的发展历程。它从私立学校的“小众”课程发展到由联邦政府资助的公立学校课程,从发源于欧洲的国际课程转变为在美国拥有主阵地的课程,从一种鲜为人知的课程发展为引起美国社会各界广泛讨论的课程。

  (一)IB课程:多样化人口构成与多元学校教育的契合

  美国1958年的《国防教育法》、1983年的《国家处于危险中,教育改革势在必行》等文件均是冷战思维的产物,强调了教育质量在国家竞争力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事实上,从20世纪50年代末到80年代末,美国致力于调整教育结构,改良教育内容,以此缓解社会变革下的重重问题。如70年代“回归基础的教育运动”的目的之一即为缓解经济危机带来的失业问题。与此同时,随着中产阶级、优质资源向“郊区”流动,城市公立学校成为教育的洼地。但IB课程在1971年进入美国时,对教育教学内部改革、教育资源重新分配并没有起到“弥补”的作用。

  与冷战并行存在的是经济全球化的迅速扩张。在此背景下,跨国、跨地区的流动人口日益增多。美国作为熔炉城市,其教育如何服务日益多样的流动人口成为一个现实的问题。IB课程“旨在为国际流动人群提供一种被世界各地的众多大学所认可的文凭”的功能与美国一部分流动的“小众”群体诉求不谋而合。同时,美国存在多样化的学校类型,如20世纪80年代之后陆续涌现的磁石学校、特许学校均拥有较强的办学自主权,为IB课程在美国本土的落地提供了可行空间。总体而言,此时服务于少数人群的IB课程开始在美国获得一席之地,IB课程的毕业生由此获得了部分大学的通行证。这一时期IB课程发展相对较为缓慢,且没有招致太多的批评和争议。

  (二)IB课程:教育质量与教育分权的权衡

  20世纪90年代初,军事与经济等实力的强盛使美国的国际竞争力达到顶峰。但美国依旧延续了冷战时期通过教育提升国家竞争力的思维。在美国众多的教育改革计划中,IB课程以其学术的严谨性、均衡的课程体系及有利于扩展学生的国际视野等优点打开了联邦政府的政策之窗,[3]成为联邦政府改进教育质量的政策工具。2003年10月,美国教育局拨出117万美元用于在六所低收入中学发展相应的IB课程项目,在2006年9月,美国教育局又增拨108万美元,在50所学校开设国际大学预科文凭课程项目(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Diploma Program,简称IBDP),力图改善薄弱学校的教学质量,使更多的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接触到相关的IB课程项目,并从中受益。[4]这些做法推动了IB课程在公立学校的快速发展,但此举也使联邦政府和IB课程遭受来自国内保守人士的批评和抵制。明尼苏达州的共和党人士在2005年夏召开的共和党大会上通过了反对IB课程项目的决定,指责联邦政府插手公立学校课程设置与开发。

作者简介

姓名:沈伟 杨苗苗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