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刘军:“互联网+”时代未来学校课堂发展新路向
2018年04月09日 16:27 来源:《中国电化教育》 作者:刘军 字号
关键词:智慧课堂;未来学校;“互联网+”

内容摘要:未来学校的课堂被赋予智慧化的内涵,它是“互联网+”时代智能化的技术系统与教学深度融合的产物,代表了未来学校课堂发展与变革的方向。

关键词:智慧课堂;未来学校;“互联网+”

作者简介:

  原标题:智慧课堂:“互联网+”时代未来学校课堂发展新路向

  作者简介:刘军,首都师范大学教育技术系副教授,博士,研究方向为智慧课堂、数字化学习、信息化教学设计(邮箱:ninger8899@126.com)(北京 100048)。

  内容提要:未来学校的课堂被赋予智慧化的内涵,它是“互联网+”时代智能化的技术系统与教学深度融合的产物,代表了未来学校课堂发展与变革的方向。与此同时,课堂智慧化的发展规律还未引起足够重视,亟需科学化的框架指导。文章在对比分析智慧课堂不同发展取向的基础上,基于“互联网+”时代信息技术与教学深度融合下智慧生成的视角,提出了未来学校智慧课堂发展的新路向。首先以“互联网+”时代教育大数据的发展为依托,构建了从教学数据生成教学智慧的智慧课堂发展的关键路径框架,然后从课堂环境的智慧升级、课堂教学的智慧重构、学习历程的智慧优化、教学评价的智慧发展四个方面剖析了未来课堂智慧化发展的特点与规律,最后针对当前现状与问题提出了智慧课堂发展所面临的诸多挑战。该研究有助于完善智慧课堂发展的理论体系,同时也为后续的智慧课堂实践提供指引。

  关 键 词:智慧课堂 未来学校 “互联网+”

  标题注释:本文系北京市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青年专项课题“电子书包应用对课堂教学模式的影响研究——以北京市十所电子书包试点学校为例”(项目编号:CJA13148);北京市教委科研计划一般项目“智能笔在信息化教学中的应用模式研究”(项目编号:KM201710028019)研究成果。

  中图分类号:G43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9860(2017)07-0014-06

  一、引言

  在人类社会经历重大变革的每一个历史时期,学校作为教育应对社会挑战的实体,课堂作为实现学校教育理想的主阵地,都将处于动荡不安、差异并存、复杂且充满变革的话语时空下,它们必须尽快调整自己以适应这些充满矛盾和机遇的外部环境[1]。因此,每一次未来学校的提出和课堂变革都打上了鲜明的时代烙印,肩负着重要的历史使命。时至今日,人类已经进入了以泛在网络、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等先进信息技术快速发展为鲜明特征的“互联网+”时代,它为人类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能够突破时空限制、满足个性发展的数字生存环境,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信息爆炸、认知负荷、数字依赖、网络成瘾等的数字生存挑战。随着2015年12月未来学校国际论坛、2016年6月未来教育高峰论坛、2016年12月“互联网+”教育之未来学校论坛等陆续举办,未来学校被再一次推向了当前教育变革的风口浪尖,成为当下及未来学校变革的热点。在这一大背景下,从教育理论的角度对教学系统所主导的课堂变革进行反思似乎与时代有些脱节,因而,我们将关注的视角转向“互联网+”时代信息技术与课堂教学深度融合下的智慧生成,试图描述一个切合时代发展的、必然来临的、当然更是我们向往的一幅学校课堂发展的未来景象。

  二、未来课堂的智慧取向

  为了应对信息时代多变的人才需求,将知识传递的课堂转变为智慧生成的课堂已成为当今世界各国教育改革和人才竞争的核心。关于什么是“智慧课堂”,这是一个人智互见的问题,祝智庭[2]、黄荣怀[3]、孙曙辉[4]、陈卫东[5]等国内多位知名专家与学者都对智慧课堂及相关概念做出过界定和描述。我们从历史发展的脉络重新审视每一次智慧课堂发展的历史契机与局限,以明晰未来发展的必然走向。

  早在2001年,随着加拿大阿尔伯特大学教育学教授马克斯·范梅南的《教学机智——教育智慧的意蕴》的热销,教育智慧与智慧教育便逐渐成为热点[6],推动了以教学系统为主导的智慧课堂的发展,这便形成了课堂智慧化变革的最初取向,从教育学的视角关照到了教师的教学设计智慧、教学实践智慧、师生关系的智慧化处理、教学策略与方法的智慧化选择与制定等,因此智慧课堂被界定为是善于导入、走向生活、注重体验的课堂;是提出问题、积极参与、解决问题的课堂;是激发情趣、开放合作、积极探究的课堂;是处理好过程与结果、直观与抽象、情景性与知识系统性关系的课堂;是教师最大限度地发挥教学机智的课堂。

  随着人类社会步入信息时代,2008年,IBM公司基于智能技术正快速应用到生活的各个方面,例如智慧的医疗、智慧的交通、智慧的电力、智慧城市等领域,率先提出“智慧地球”的概念[7],随即智慧教育、智慧课堂、智慧学习等概念也被赋予新的内涵而日渐流行,推动了以教育信息化为主导的智慧课堂的发展,这便形成了课堂智慧化变革的第二种取向,从信息技术的视角揭示出智慧课堂应具有“资源分层共享”“实时内容推送”“即时反馈评价”“过程追踪记录”“协作互动交流”和“移动通信互联”等信息化和智能化的特征。智慧课堂是采用智能形态的技术构建富有智慧的课堂教学环境以满足学习者个性化学习需求的课堂。

  随着(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科技的不断发展,人类社会已经全面步入“互联网+”时代,互联网的开放、平等、透明推动了未来学校教育从“自上而下”的部署转变为“自下而上”的创造行动,使得教育数据曾被压抑的巨大潜力爆发出来,为我们提供了一条清晰的课堂智慧生成路径:在教学情境的协助下教学数据被赋予丰富的教育内涵转变为有价值的教学信息,再经思维共同体的认知加工演变为鲜活的教学知识,这些知识在教学应用中逐渐升华为教与学的智慧,推动了以数据智慧为主导的智慧课堂的发展,这便形成了课堂智慧化变革的第三种取向,从智慧生成视角揭示出智慧课堂是技术与教学双向深度融合基础上的教学流程再造与智慧生成,是一个真正为教师与学生提供无限参与和自我价值提升的发展空间。

  对比来看,第一种取向出现在我国实施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初期,它为智慧课堂的发展提供了理念指引,尤其推动了教师对如何更智慧性的教学方面的思考与实践。而这一时期教育信息化的发展也刚刚起步,学校对智慧课堂的构想在传统环境下难以实践落地和效果验证,仅仅停留在理论构想和有限教学行为的改变上。第二种取向出现于我国实施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中期,教学改革进一步受到建构主义学习理论的影响,崇尚“以学为中心”来重构课堂。教育信息化的发展也恰恰处于从辅助教师教学转向辅助学生学习的过渡时期,教育技术对“以学为中心”的课堂需求做出了及时的回应与满足,技术的教学价值与魅力迸发,同时也带来了对智慧课堂的技术化理解偏向,造成智慧课堂乱象丛生。智慧课堂尤为受到教育科技类企业的青睐,无论是教学硬件、软件还是平台、资源统统都冠以“智慧课堂”的标签,作为宣传的噱头;在研究和实践领域,往往把配备Pad、电子书包、交互式教学反馈系统(Clicker)、学习手机、智能数码笔等技术的教室或教学称为智慧课堂,大量的教学实践无法深入和常态化,仅仅停留在对这些技术浅尝辄止的公开课上,显然教学被技术绑架了。第三种取向出现在我国新一轮以核心素养为统领的教学改革酝酿来临之际,教育改革的目标转向了培养全面发展的人,信息技术与教学整合已进入深水区,同时,“互联网+”时代的(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正快速发展,使得技术本身的显性化特征正在应用场景中逐渐消融,智慧课堂的功能价值被重新界定,将逐渐摆脱技术化的偏向,回归智慧教学的本质,凸显出一条以数据智慧贯通的学习者持续的、全面的、个性化的发展需求不断被尊重、被支持、被满足的智慧生成路径。

作者简介

姓名:刘军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