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柴楠 吕寿伟:“非贫困性辍学”的贫困根源
2018年03月08日 12:22 来源:《当代教育科学》 作者:柴楠 吕寿伟 字号
关键词:非贫困性辍学;农村教育;可行能力

内容摘要:所谓的“非贫困性辍学”无非是从个体性的家庭经济贫困转化为整体性的农村教育贫困和普遍性的精神贫瘠。

关键词:非贫困性辍学;农村教育;可行能力

作者简介:

  原标题:“非贫困性辍学”的贫困根源

  作者简介:柴楠,江苏大学教师教育学院讲师,教育学博士 吕寿伟,江苏大学教师教育学院副教授,教育学博士

  内容提要:农村经济的好转以及农民收入的增加理应使辍学现象得到遏制,然吊诡的是当前农村学生的辍学率不降反增。辍学率的回潮意味着当前农村学生辍学的性质已经从“因贫辍学”演变为“非贫困性辍学”,其原因不再是因为贫困,而是植根于农村生产和生存方式的变革,以及由之引起的农村文化变迁和农民的教育认识的转变。“非贫困性辍学”尽管得到了广泛的认可,但却有着自身的贫困根源,它植根于贫穷而落后的农村教育,也溯源于农民可行能力的贫困和农村整体性的精神贫困。所谓的“非贫困性辍学”无非是从个体性的家庭经济贫困转化为整体性的农村教育贫困和普遍性的精神贫瘠。

  关 键 词:辍学 非贫困性辍学 农村教育 精神生活 可行能力

  标题注释:本文系江苏省教育科学规划项目“逃离学校——学校教育信任危机的现象学研究”(项目编号:D/2016/01/65)的研究成果之一。

  在这个民众生活状况得到普遍改善和提升的时代,在这个教育的价值得到普遍认同和尊重的时代,“辍学”似乎应该成为一个过时的概念,它理应得到有效的控制。然而,时至今日,辍学现象并没有像我们曾预期的那样得到完全的遏制,相反,民众生活条件的改善反而使辍学率出现较大幅度的反弹。长期以来,家庭的经济困境一直是造成辍学现象高发的主要原因,但如今的辍学更多地是由非经济因素所引发,因而也经常被称为“非贫困性辍学”。“非贫困性辍学”的概念一经提出便迅速得到学界的认同,但问题是如果“辍学”真的完全摆脱了贫困的困扰,那么,为何是“农村”而非“城镇”成为当前辍学的高发地区?事实上,被媒体和学者普遍定性为非贫困性的辍学有着深刻的贫困根源,只是这一根源不再是基于家庭的经济窘迫,而是农村地区整体上的贫困,是农村教育的整体落后和农村整体性的精神贫瘠。

  一、依然严峻的辍学现实

  自1986年我国颁布并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以来,三十年间小学入学率已经从1985年的95.9%上升至2012年的99.9%。《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不仅保证了入学率的提升,同时以法律的形式规定每个学龄儿童必须接受完整的九年义务教育,从而为制止辍学提供了法律的依据。自1991起,教育部每年依据《中国教育监测与评价统计指标体系(试行)》以统计公报形式对外发布小学辍学率,1994年出台《普及义务教育评估验收暂行办法》规定必须将小学辍学率控制在1%的范围内,从而为控制辍学提供了更为具体的量化依据。根据教育部所公布的相关数据,在1991年-2006年的15年时间里,尤其在1994年以后的12年时间里,尽管部分年份曾出现一定的波动,但我国小学的辍学率始终没有高出1%的国家控制标准。自2006起,教育部认为,我国小学辍学状况已经得到根本性的控制,多年来控制辍学的措施也是成功的,全国义务教育工作重点从普及转向巩固提高,因此教育部不再公布小学年度辍学率。

  但教育部的相关数据和言论并没有得到学界的认同,其他部门和研究机构根据自己的调查结果对教育部的数据提出了质疑。2013年5月国家审计署公布了自己的调查结果。这次调查历时三个月,对2006年以来27个省1185个县的状况做了调查,结果显示,一些地区学生实际辍学人数上升幅度较大(主要集中在初中学校)[1],“重点核实的52个县1155所学校,辍学人数由2006年的3963人上升到2011年的8352人,增加了1.1倍。”[2]而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认为,事实上这期间辍学率增加了1.6倍。与此同时,2012年“中国21世纪教育研究院”也发布《农村教育布局调整十年评价报告》,该报告以10个省的抽样调查为依据,直言不讳地指出当前的农村中小学由于过度撤校而流失辍学及隐性流失辍学率明显提高。依据这些研究,总体上我国小学辍学率在1990年至2000年间大幅下降,如,1991年全国小学辍学人数为303万,到2000年为止已经下降到62万;2001年至2006年处于波动期,但2007年后,我国中小学辍学状况并没有像当初预想的那样进一步降低,相反却出现了一定的反弹,在部分地区甚至出现大幅度的回升,如2009年全国小学生辍学人数为92.64万,辍学率为8.97‰,反而高出1997年的8.93‰。

  除政府部门和学术机构之外,部分学者的个体研究和相关的调查数据也同样支持辍学率回潮的论断。据“转型期中国重大教育政策的案例研究”课题组的调查显示,农村初中学校辍学率最高的达到74.37%,平均辍学率为43%,大大超过了“普九”关于把农村初中辍学率控制在3%以内的要求。[3]同时有学者依据对河南、浙江、广东、湖北、贵州、四川的调查数据研究得出六省农村平均辍学率为10.1%,结合农业部的相关数据,得出中国当前辍学率大概在10%左右的论断。[4]尽管各研究机构和个体学者针对不同的调查对象得到不同的数据,但辍学或隐性辍学现象的回潮却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不过,2007年以来辍学率反弹的背后却有着与80、90年代不太相同的原因和社会背景,如果说上世纪八十年代辍学的首要原因在于家庭的贫困,无力承担子女上学的费用,那么今天辍学的原因则走向了多元化、复杂化,贫困不仅不再是唯一的原因,甚至也不再是主要的原因,“非贫困性辍学”已经成为当前学龄儿童辍学的主要表现形式。非贫困性辍学是指辍学的原因不在于家庭的经济承受能力,而是因为经济之外的其他因素造成的辍学。并非家长不愿对子女的教育进行投入,而是因为投入与预期收入之间的巨大差距;并非不愿意让孩子继续接受教育,而因在校学习成绩差而不得不承受被排斥和边缘化的命运,甚至遭受各种各样心理伤害和道德羞辱;不是父母不希望子女通过教育向上层社会流动,而是流动的通道过于狭窄;不是因为读书无用,而是读书无望。总之,辍学原因已经实现了从“贫困”到厌学、读书无用、升学无望等教育的、经济的、社会的和文化的综合因素的转变,辍学的性质也从“因贫辍学”变为“非贫困性辍学”。

作者简介

姓名:柴楠 吕寿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