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翁秋怡:“影子教育”研究述评
2017年10月11日 13:55 来源:《教育经济评论》 作者:翁秋怡 字号

内容摘要:文章从家庭微观教育决策的视角,对影子教育的家庭需求、学生接受影子教育的效果等国内外有关研究进行综述。

关键词:影子教育;课外补习教育;课外补习需求;课外补习效果

作者简介:

  原标题:“影子教育”研究述评:需求、效果及公平性讨论

  作者简介:翁秋怡,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电子邮箱地址:qiuyiweng@pku.edu.cn。

  内容提要:课外补习教育又称为“影子教育”,是一种全球关注的教育形式。文章从家庭微观教育决策的视角,对影子教育的家庭需求、学生接受影子教育的效果等国内外有关研究进行综述。基于已有研究,国家教育发展状况等宏观因素以及家庭、学校和个人层面等微观因素共同影响家庭对课外补习教育的需求,并且接受影子教育的效果具有明显的异质性。最后,从经济学和社会学的视角对已有的研究结果进行解释,讨论补习教育的公平性,并对未来的研究进行了展望。

  关 键 词:影子教育 课外补习教育 课外补习需求 课外补习效果

  标题注释:2015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家庭行为对子女教育获得的代际效应研究”(15CSH011)以及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项目。

  一、“影子教育”效果研究

  课外补习教育同学校教育一样,也面临着效率问题。与学校教育的效率评估相比,课外补习教育的效果评价难度更大。学校教育的投入和产出常常用教育生产函数来衡量(Hanushek,1986),[1]但教育生产函数无法直接衡量课外补习教育的投入和产出。一个原因是课外补习常常伴随着学校教育同时进行,单独估计课外补习的效果需要剥离学校教育的影响。此外,课外补习常常是私人化的,是否接受补习以及接受什么内容的补习内生于家庭背景、学校特征和学生个人特征等其他因素。尽管如此,学术界已有相当的实证研究对此问题进行了有意义的探讨。

  1.未解决内生性问题的研究

  Briggs(2001)使用美国1990年-1992年NELS高中学生的数据,发现市场化的考试准备课程使得SAT数学成绩提高了14%-15%,SAT词汇成绩提高了6%-8%。ACT的数学和英语成绩提高了0%-0.6%,但ACT的阅读成绩降低0.6%-0.7%。[2]

  Buchmann(2002)使用肯尼亚1995年的数据,发现私人课外补习减少了13岁-18岁的学生留级的可能性,并且提高了学生的学业表现。越南家庭中小学和初中阶段的课外补习是必需品。[3]不同的学科中,学生的写作和数学成绩没有显著提高,阅读成绩有明显的提高(Kim and Lee,2001)。[4]不同的是,韩国的一项研究发现校外辅导机构的课前补习对学生的短期和长期学业表现都没有影响(Lee et al.,2004),[5]新加坡学者对上层超级中学的研究发现聘请家庭教师辅导甚至对学生的成绩有负向影响(Cheo et al.,2005)。[6]薛海平等(2014)使用全国六省市130所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的调查数据,研究发现课外补习对学生的学业成绩有显著的正影响。成绩较好的留守儿童参加课外补习有助于缩小其与非留守儿童的学业成绩差距,但成绩较差的留守儿童参加帮助不大。[7]此外,影子教育的参与时间对学生学业成绩的影响呈现先上升后下降的非线性关系,并且控制父母教育期望和子女自我教育期望,影子教育参与时间对学生学业成绩的影响效应下降(李佳丽等,2016)。[8]

  上述研究发现了课外补习参与的不同效果,但这些研究尚未很好地解决课外补习参与的内生性问题,一些研究也忽视了学校层面的因素的影响。解决课外补习参与的内生性是评估课外补习教育效果的一个核心问题,已有研究中多使用工具变量和匹配的方法。

  2.解决内生性问题的研究

  德国、越南、日本和韩国的研究发现课外补习对学生的学业成绩有显著的积极影响。Mischo和Haag(2002)调查了德国1998年-1999年5年级-11年级的学生,使用匹配的方法设计前后控制组实验。将244名学生平均分为两组,分别为实验组和控制组。其中,实验组的学生一周参加四次每次90分钟的课外补习,而控制组则没有。通过收集实验前和实验后的数据结果发现接受课外补习大大提高了学生的学业成绩和学业动机。[9]Dang(2007)使用1997年-1998年的数据研究越南小学和初中生的接受私人课外补习效果,使用课外补习小时费用作为接受课外补习的工具变量,发现课外补习对学生的学业表现有显著的正向影响。[10]Ono(2007)使用日本的1995年数据,选择当地大学的质量作为参加大学准备考试补习的工具变量,研究发现大学入学考试补习(Ronin)通过提高学生进入大学的质量提高了未来的收入。[11]Choi(2012)使用2010年汉城对4年级、7年级和10年级的教育追踪调查(SELS)和2010年的私人课外补习调查数据研究接受课外补习的效果。Choi使用了三个工具变量,即同伴中参加课外补习的比例、非学业性的课外补习的费用和子女的出生顺序。使用匹配和分位数回归的方法发现课外补习对调查所有年级学生的认知成绩有积极的影响,而且在较低的教育阶段作用越明显。[12]

  但一些国家的研究得到了相反的结论。Suryadarma等(2006)利用印度尼西亚2002年-2003年四年级学生的数据,通过生产函数模型研究学生成绩的影响因素,学生的课外补习是其中的一个影响因素。研究中使用学校参与课外补习的比例作为学生参与课外补习的工具变量,结果发现课外补习对学生的数学成绩或者听写成绩没有显著的影响。[13]Kang(2007)使用出生顺序作为课外补习花费的工具变量。研究假设父母对于不同子女的教育投资是不一样的(例如他们更偏好第一个孩子),研究发现课外补习的作用不显著。但这个工具变量会通过其他渠道影响学生的学业表现,导致对课外补习效果的高估。父母如果对一个孩子的课外补习投资有特别的偏好,他们在其他方面的投资也会偏好这个孩子(Kang,2007)。[14]Elbadawy(2009)使用1988年印度劳动力调查和2006年印度劳动力追踪调查数据,利用当地从业人员中在教育部门的比例作为辅导教师供给的代理变量,并作为参加课外补习的工具变量。未使用工具变量的估计发现,课外补习对升入普通高中(而不是职业学校)有显著的积极影响,使用工具变量进行估计时,其效果不再存在,表明内生性问题是存在的。[15]

  衡量中国学生参加课外补习的效果,Zhang(2013)调查了中国济南市25所高中的6043名学生,使用最好的五个朋友中参加课外补习的人数以及家庭所在地与最近的课外补习机构之间的距离作为课外补习参与的工具变量,并使用多层线性模型、分位数回归和匹配的方法研究了私人课外补习对中国学生高考成绩的影响。发现课外补习对学生高考成绩总体不显著,但对城市学校中成绩较低的学生有显著的积极作用。[16]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