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郑志高等:美国创客教育教学评价案例的分析
2017年09月12日 14:53 来源:《现代教育技术》 作者:郑志高 张立国 尚国娟 字号

内容摘要:凸显学生评价主体地位是达成此目标的前提基础;采用真实性评价理念,综合应用多种评价工具对包括发现和解决问题能力、创新能力、实践能力、协作能力以及分享意识等内容开展过程性评价,是达成此目标的重要途径。

关键词:创客教育;教学评价;案例分析

作者简介:

    原标题:美国创客教育教学评价案例的分析与启示

  作者简介:郑志高,博士,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为信息技术教育应用,邮箱为zhigaozh@hotmail.com;张立国,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陕西 西安 710062);尚国娟,华东康桥国际学校双语部国际处(江苏 昆山 215332)。

  内容提要:文章选择了美国创客教育中与教学评价相关的四个案例,从评价主体、评价工具、评价内容、评价过程和评价目标五个方面对其进行介绍和分析,以期对我国创客教育的教学评价研究和实践有所启示。文章认为,创客教育教学评价的主体目标是力促学生成为具有创客意识和创客能力的学习者。凸显学生评价主体地位是达成此目标的前提基础;采用真实性评价理念,综合应用多种评价工具对包括发现和解决问题能力、创新能力、实践能力、协作能力以及分享意识等内容开展过程性评价,是达成此目标的重要途径。

  关 键 词:创客教育 教学评价 案例分析

  基金项目:本文受陕西师范大学教师教育课题“面向教师教育的‘网络教学原理与技术’精品资源共享课建设”(项目编号:JSJY2016J003)、陕西师范大学研究生教育教学改革研究项目“远程教育专题研究”(项目编号:GERP-15-35)、陕西师范大学2016年“教师教学模式创新与实践研究”专项基金项目一般项目“基于同伴互评的在线同伴互助学习过程模型研究与教学实践”(项目编号:JSJX2016Y014)资助。

  [中图分类号]G40-057 [文献标识码]A [论文编号]1009-8097(2016)12-0012-06

  [DDI]10.3969/j.issn.1009-8097.2016.12.002

  一、研究背景

  “创客”是指将创意转化为实物、热衷于创新、敢于实践、乐于分享的人[1]。本着开源、创造和共进的思想,创客们聚集到一起,开设“创客空间”,分享灵感创意,开展各种创客活动。“创客”逐渐形成“一种文化、一种态度、一种学习方式”[2],也逐渐成为一场席卷世界的运动。伴随创客空间和创客活动的增多,创客运动所倡导的创新、实践、协作和分享理念越来越多地引起了教育工作者的思考和共鸣,国内外一些教育机构创建创客空间,开展创客教学实践,创客教育应运而生。沿袭创客运动理念,创客教育通过各种创客项目,激发学生学习兴趣和信心,推动学生主动参与学习、亲身实践、大胆创造,力促学生成为具有创客理念和能力的学习者,这与传统的教学理念、教学方法和教学过程存在巨大差异,创客教育需要与之相适应的教学评价方法。

  目前,我国有关创客教育的研究刚刚起步,部分研究介绍了国外创客教育的理念和实践经验。如郑燕林[3]剖析了美国中小学创客教育的内涵、特征以及实施路径:一些研究介绍了世界上一些国家公共图书馆的创客教育项目的实施情况,就我国公共图书馆如何开展创客教育实践进行了思考[4][5][6][7][8];另有一些研究深入地解读了创客教育,并就我国如何开展创客教育进行了思考。此外,祝智庭等[9]对创客教育的内涵进行了解读,并对创客教育在我国的现状以及发展方向进行了深层次分析,认为开源硬件是撬动创客教育实践的杠杆[10];杨现民等[11]解析了创客教育的价值潜能、争议及开展创客教育存在的挑战;傅骞等[12]认为创客教育为STEAM教育的实施提供了工程案例和创新思想,并对中小学开展创客可能面临的问题进行了分析。总体而言,我国现有的创客教育研究主要围绕对国外经验的介绍,创客教育的内涵、价值、意义,创客教育在我国实施路径及面临的挑战等,较少涉及教学实践中的教学评价问题。

  2012年,美国政府宣布将在美国学校引入约1000个“创客空间”,为这些创客空间配备3D打印机等数字制造工具,旨在推动创客教育。在此背景下,美国众多学校相继开展创客教学实践,成为创客教学的主要场所。在教学实践中,一些专家、教师开始关注创客教学中的教学评价问题,并开展了相关研究,形成了许多值得借鉴的评价经验。为此,本研究选取了其中四个案例进行介绍和分析,以期对我国创客教育中的教学评价理论研究和实践带来一些启发。

  二、美国创客教育的教学评价案例

  1.Yokana的评价量规

  Yokana是纽约Scarsdale中学Innovate Scarsdale中心负责人之一,她在"Creating an Authentic Maker Education Rubric"一文中详细地阐述了她的教学评价思路并制订了评价量规样本。Yokana[13]认为创客教学评价量规应由三部分组成:①过程,这部分考查三个问题——学生是否积极参与活动?学生对时间的运用是否合理?学生是否做了课前研究和材料准备。②理解,这部分考查学生对工具和材料的运用、学生的思维习惯和理解背后的故事——工具和材料运用部分主要评价学生是否掌握不同材料的属性、学生是否能够合理管理和运用各种材料以及学生是否以尊重的态度对待材料、工具和创客空间三个问题;学生的思维习惯考查遇到困难时该如何解决、遇到挫折时学生是否能表现出坚持不懈或继续向前的勇气;理解背后的故事通过让学生讲解项目创作过程中的故事来了解以下问题的答案:手工项目实践是否对学生理解不同知识间复杂关系有帮助、学生是否有顿悟的时刻、学生为什么要选择这些材料、作品为什么要以这样的方式呈现。③作品,这部分考查作品是否贬损了整个项目、学生是否熟练地控制和运用材料以及作品手工部分是否存在重大缺陷和注重细节。

  根据上述对创客教育教学评价的理解,Yokana制订了一个包括技能与概念、思维习惯、理解与反思、责任、努力五个评价项目,不合格、合格、精通、出众四个评价层次,每个评价项目的各个评价层次都有具体评价标准的评价量规[14]。

  2.Fleming的形成性评价[15]

  图书馆媒体专家Fleming在New Milford高中图书馆内搭建创客空间,开展创客教学实践。她认为采用传统课堂教学的评价方式去评价学生在创客空间中的成果,会影响学生的创作动机。在教学实践中,她采用了形成性评价方法开展教学评价,通过在教学过程中询问学生项目进展状况,要求学生每次创作结束、离开教室时写下当天的收获和感想等来获取评价所需的信息。该创客空间采用电子学档来记录每次获取的信息,师生根据各种记录信息开展评价。同时,创客空间还建立了作品展示网站,Fleming要求学生实时地记录创作过程,将整个创作过程利用图片、文字、视频等方式记录下来整理成日志,创作结束后将其发布在平台上,以通过这种方式促进学生进行自我归纳、总结与反思,以及与他人分享创作过程与成果。

  3.Flores的行动研究[16]

  Flores是Hillbrook School创客空间的一名老师,她在一个包括8个学习单元、名为“未来的学校”创客项目中开展行动研究,对学生自评在创客教学中的地位和作用进行了研究。在研究中,她应用自己编制的调查表作为学生开展深层次自我评价的工具,让8个六年级学生在每个教学单元开始前和结束后分别完成前测和后测调查——前测调查作为引导性的自我评价,主要调查学生参与学习的目的、期望达到的目标、已具有与项目内容相关的知识和经验等;后测调查作为总结性评价,调查内容主要包括本次学习学生的兴趣点、学习成果、进一步学习的期望等。通过对调查结果的对比分析,Flores发现无论是前测还是后测,学生答案都从最初的简单、表面的回答逐渐转变成对项目成果和设计过程中所遇挑战的关注,而大部分学生的关注点正是该创客项目的重点内容。通过该研究,Flores认为学生自评对学生开展课前准备、进行项目过程反思、实现创作过程的自我驱动和调整等均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