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学业负担探究的新思路
2017年04月17日 13:52 来源:《教育研究》 作者:靳玉乐 张铭凯 字号

内容摘要:创新学业负担探究的理论逻辑在于以学校场域为视域,以教师教学效能和学生学习效能为视点,以关系思维做整体观照,从而重新确立学业负担的理论关系,并通过理论的科学研判、政策的关联设计和测评的实证取向进行实践创新。

关键词:学业负担;学校场域;教学效能;学习效能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靳玉乐,西南大学教育学部/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协同创新中心西南大学分中心教授;张铭凯,西南大学教育学部博士生(重庆 400715)

  内容提要:创新探究的思路是有效治理学业负担问题的必然诉求。学业负担的历史检讨表明,场域的迷失和教学的疏离致其深处根基游移和调控乏力的持久困局。创新学业负担探究的理论逻辑在于以学校场域为视域,以教师教学效能和学生学习效能为视点,以关系思维做整体观照,从而重新确立学业负担的理论关系,并通过理论的科学研判、政策的关联设计和测评的实证取向进行实践创新。

  关 键 词:学业负担 学校场域 教学效能 学习效能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十二五”规划2012年度教育学一般课题“新课程背景下的学业负担问题研究”(课题批准号:BHA120046)的研究成果。

  学业负担问题的长期沉积和减负提质的诉求,是探讨这一话题的持久动因。观照当前,学业负担问题的囚徒困境和减负实践的步履维艰,说明研究学业负担有必要在对历史的检讨中重新探寻其治理路向。

  一、学业负担的历史检讨

  学业负担问题由来已久,立足当前探讨其治理之道,有必要进行相应的历史回溯与检讨。正所谓历史回眸的目的在于鉴古知今:一来可以避免当前研究不重蹈历史的覆辙,二来也可以明晰当前研究的逻辑起点。从场域和教学两个维度观照学业负担的历史,可形成自上而下、由外及里的检视逻辑,为当前学业负担研究廓清基础。

  (一)场域迷失与学业负担的根基游移

  长期以来,人们对于学业负担的源发地主要定格在社会、家庭和学校的三维场域中,也正是因为看似无须争辩的判读,使其在相互的“暧昧”与“拉扯”中难以定位。

  首先,在社会场域,对学生价值的单一认知、对教育万能论的迷信和对读书无用论的悲观,是学业负担生成的社会机制。学生作为学业负担的价值承担主体,其所承担的价值除了显性的完成一定的学业所自然附带的价值之外,还需要应付由社会认知偏见所带来的附加价值。在社会竞争日益激烈,升学和就业形势面临严峻挑战的背景下,社会对于学生的价值认知一步步窄化为对学业本身的实现价值,而忽略甚至无视学生作为主体人的其他价值的生成。就教育本身而言,对于教育万能论的大众共识,一方面遮蔽了人在社会中进行多重流动进而实现多种价值的可能性,另一方面过分夸大教育之于个体的意义也使得作为能动个体的人的可塑性大打折扣。这样一来,学生的负担在教育是改变命运的唯一通道的迷信中悄无声息地滋长,被放大了的教育功能所负载的“使命”转嫁于学生,学生成了负重前行的“受压迫者”。与此同时,“读书无用论”重新展露,这是社会浮躁之风渗入教育领域并不断蔓延的表征,也在客观上酿成学业负担的新问题——学业负担过轻。

  其次,在家庭场域,光宗耀祖的家庭使命担负、跟风攀比的家长意志践行和苦学成才的家庭教育逻辑,是学业负担生成的家庭根脉。读书改变命运,几乎成为家庭教育的金科玉律。在这一命题中,读书改变的不仅仅是作为具体学业负担承载的学生个体的命运,也潜藏着整个家庭命运改变的意义植入。如此一来,中国的家庭患上了典型的“拼后代”的虚荣病,学生的学习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不再是其个人行为,而是负载着光宗耀祖的神圣使命。继而,“影子教育”大行其道,仅在学校学习已难以满足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迫切心愿实现的需要,加入兴趣班并不一定出于兴趣,进入补习班可能也并不是真需要补习,而恰恰是盲目地跟风攀比的内心作祟,这种异化的家长意志无形中给学生带来身心双重的负担。再者,一些苦学的历史典范成为许多家庭的教育指南,学得认真、学得刻苦在某种意义上成为家长是否心安的重要依据,家庭教育的逻辑是没有最苦只有更苦,学生在这些外在的、附加的负担作用中身心俱疲。

  最后,在学校场域,成才先于成人的教育谬论落实、多重效能驱动的直接倒逼和社会利益借助学校的间接转嫁是学业负担生成的学校逻辑。在分数被“神化”的学校教育中,一切教育教学工作都围绕着有利于学生成绩(分数)的提高这一核心,学校的教育哲学从育人矮化为增分,学校引以为豪的一定是培养了多少高考状元、多少奥赛获奖者等。学校的这一愿景,最终须由学生实践,必然铸成学生的沉重负担。当前,学校间、教师间的各种竞赛比拼更加激烈,一些学校和教师为了在竞争中搏出位,把课堂当作操练场,对学生进行一遍又一遍的演练,终使学生在学校价值和教师价值的某种不恰当的实现中唯独丢失了自己的价值。如此一来,在学校场域中,且不进行价值检讨,学校自身的价值是实现了,教师的价值也顾及了,学生却成了“在场的缺席者”,他们的价值被消解。

  (二)教学疏离与学业负担的调控乏力

  学业负担是学生在完成一定的学业任务的过程中必然产生的身心消耗,而这一过程离不开教师的教和学生的学两大环节及其相互作用,教师的教和学生的学及其相互关系才是学业负担问题生成的直接动因和内在逻辑。

  1.教师的教学哲学异化是学生学业负担形成的动力系统

  学生学业进程及其质量深受教师教学的影响,这种影响既与抽象的教师教学认知、教学价值观、教学信念等有关,也与具体的教师教学方式、教学策略和教学评价等有关,抽象与具体的两个层面恰恰为教学哲学所统摄。当前,教学质量观异化为“教学质量等于学业成绩”,教学评价观异化为“学业成绩等于考试分数”,教学过程观异化为“教学为本等于作业为本”,进而塑造了“课业增量等于追分秘诀”的扭曲教学哲学,终使得课业难以成为学生“助学法宝”,演变为其“成长大敌”。[1]异化和扭曲的教师教学哲学指涉的教学,其严重危害在于把学生当作这种所谓的教学哲学价值实现的工具,学生作为能动的个体,其生命活力被贬抑甚至遮蔽。如此,在异化的教师教学哲学的不断推动中,学生的学业负担陷入滚雪球式的恶性循环的死胡同。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