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新课程改革的众说纷纭与理性思考 ——基于上海学生PISA测试结果的视角
2015年12月28日 13:59 来源:《中国教育学刊》2015年第7期 作者:董奇 字号

内容摘要:我国基础教育新一轮课程改革已走过十多年不平凡的历程,争论也形影相随。

关键词:新课程改革;PISA测试;学术争鸣;教育综合改革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董奇,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职业教育和成人教育研究所课程和信息技术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 (上海 200032)。

  内容提要:我国基础教育新一轮课程改革已走过十多年不平凡的历程,争论也形影相随。对新课程的理念、理论基础以及效果等的看法,学术界存在着相当大的分歧和争论。然而,教育专家旷日持久地争论而无共识,容易引起一线教师思想的混乱,关乎课改的健康持续发展。因此,摒弃先验的立场,求同存异,以事实为依据重新审视并理性评价新一轮课改才是学术争鸣的应然归宿。上海中学生在PISA测试中成绩蝉联世界第一、课业负担也最重的事实,提供了重新审视新课改的视角。关注PISA测试获胜及背后的现象,正视素质教育推进艰难的现实,重新界定新课改亟待解决的关键问题,是当前深化新课改的当务之急。

  关 键 词:新课程改革 PISA测试 学术争鸣 教育综合改革

  一、聚焦我国新课程改革的学术争鸣

  以推行素质教育为核心的我国基础教育新一轮课程改革已进行了十多年,是非得失,从庙堂到草野见仁见智、莫衷一是。可以说,学界之中,击掌相庆者有之,忧虑寡欢者有之,拍案愤起者亦有之。回眸我国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之争,影响较大的共有四次。第一次由王策三教授和钟启泉教授这两位教育界重量级人物拉开帷幕,争论焦点是关于“要认真对待‘轻视知识’教育思潮”;第二次争鸣代表人物是靳玉乐、高天明、王华生和崔国富教授等,争论的焦点是“是否以马克思主义认识论作为课改指导思想”;第三次争论仍以王策三和钟启泉教授为代表,争论的焦点是“指导新课改的理念”及对凯洛夫教育学的态度;第四次争论始发于郭华和陈尚达教授间,争论的焦点是如何看待新课改“穿新鞋走老路”现象。其中,最有影响力的是王、钟两大阵营。

  除了上述四次焦点集中、针锋相对的学术争论外,围绕新课改的理念、指导课改的理论基础、课改的效果以及对学术之争作理论探讨的文章可谓汗牛充栋。各路教育专家、学者站在不同立场,从不同视角对基础教育新课改的看法的差异之大使人震惊,这本身就昭示课程改革的艰难和复杂性,反映出对课改冷静、客观、理性评价之迫切。在此,笔者无意再从理论上对孰是孰非作赘述,而是试图从近年来教育实践角度,以事实为依据在论战双方相左的观点中谋求趋同的“交集”,求教于诸位同仁并抛砖引玉。

  那么,争鸣各方大相径庭的意见究竟有无求同的可能呢?第一,从各方对我国基础教育改革的真诚态度及对基础教育的切实关心,可以找到求同的基石。第二,就目前而言,论战各方对教育的现状都是不满意、希望改革的。即便对新课程改革批评很激烈的王策三教授也并非不主张课改,而是不赞成这种急风暴雨的“‘大破大立’的激烈方式”而已。第三,对于新一轮课改的困境,大家心知肚明,只是归因不同。支持新课改或乐观方,往往将推进课改艰难的局面归于外因,如大环境不好,教师观念没有跟上、能力不足,保守势力顽强抵抗,中高考制度指挥棒使然等。批评新课改或悲观方,则通常归咎于新课改先天不足,如新课改理念不行、指导课改的理论不合适,或是新课程设计得不完善等。但无论何种归因,大家对新课改陷入困境都有共识。第四,争论各方虽对建构主义作为指导新课改的理论持不同意见,但对行为主义视学生为“小白鼠”和认知主义把学生当“知识容器”的弊端都感同身受。笔者认为,这四点就是争鸣各方“求同”的基础。

  争鸣各方中,当属沈阳师范大学郝德永教授的意见最为中肯,他认为新一轮课程改革已走过十余年不平凡的历程,依然面临着一些值得深入思考与研究的问题,但这并不意味着新一轮课程改革这条路走错了,更不能得出课程改革失败的结论。新一轮课程改革任重而道远,面临着沉重的解惑、调适任务,既要理性地解决因误读、误判而引发的激烈纷争与冲突,澄清分歧、终止论战、达成共识,使新一轮课程改革摆脱理论上的困惑,又要明确课程改革的复杂性、过程性、实践性,客观地诊断课程改革所暴露出的种种问题与不良现象,合理调适、纠正偏失,使新一轮课程改革摆脱实践中的困境。[1]这是对待学术争鸣正确、积极的态度,对于新课改富有建设性。

  二、基于PISA测试的课程改革新视角

  (一)国际PISA测试的特点及价值取向

  国际中学生能力评估,简称PISA测试,由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OECD)执行,针对15岁中学生的阅读能力、计算能力和科学素养进行测验评估,目的在于评价各国教育品质对其经济成长影响之个别差异。作为一种国际性测评, PISA的权威性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通过对PISA项目的全面考察,不难发现其具有如下特点。

  首先,PISA测试关注的是学生的多方面素养和能力,不局限于书本知识。有研究者对PISA测试深入研究后发现,“素养”是PISA测试的核心概念,并指出其近年来发展方向为:一是逐步纳入非认知因素和元认知因素;二是跨学科的“问题解决能力”;三是突破传统纸笔测试素养的“计算机化测评素养”;四是顺应经济社会的趋势,纳入新的测评领域“财经素养”。[2]

  其次,PISA测试的题型包括开放性题型,对学生能力检测有较强的层次性。从PISA测试的试题和我国一些省市学业考试试题的比较研究中不难发现,PISA测试中通常有开放性试题,要求学生作出更复杂的解答,并且解题过程包括高层次的思维活动,它允许学生提供不同复杂程度的解题方法展示其能力水平,如数学中联系能力群和反馈能力群。事实上,PISA测试不仅关注学生解决问题的能力,而且对其的检测是由低到高按层次分布的,它所考查的学生素质涉及高层次思维活动和解决问题能力,与素质教育下的某些要求是基本一致的,并非简单、机械的应试训练所能企及。此类开放性试题从内容到评价方式都对学生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给予足够的重视。

  综上所述,PISA测试的教育价值取向是考查学生综合学习素养和能力,不局限于教材和书本知识,对于学生归纳、演绎等高级的逻辑思维活动及分析和解决问题能力有很高的要求,并体现社会对其未来成员的要求。总之,只擅长死记硬背的学生要在PISA测试中取得高分是勉为其难的。

  (二)上海学生PISA测试结果的推论

  上海中学生在2009年首次参加PISA测试,阅读、计算和科学均名列全球第一;2012年再次参加PISA测试蝉联全球第一。这些结果可资我们推断以下结论。

  第一,“死记硬背”并非是中国学生特有的认知策略。一般认为,上海学生主要通过死记硬背的记忆策略学习,但有关PISA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上海学生使用记忆策略的情况与OECD成员学生的平均值基本一致,没有显著差异。[3]这至少表明,和OECD其他国家(或地区)学生相比,上海学生在知识学习策略方面并未表现出死记硬背的特点。PISA测试结果颠覆了人们对中国学生“死读书”的刻板印象。

  第二,“轻视知识”并未成为课改的主要问题。新一轮基础教育改革伊始,有教育专家提醒要警惕“轻视知识”的倾向,用心良善。但多年事实表明,“轻视知识”并未成为课改的主要问题,PISA测试的结果也印证了这一点。作为国际公认的学生学业质量评价项目,PISA测试体现了国际公认的知识能力观,不仅要考查学生对书本知识的掌握程度和单向度的应试能力,而且要反映出学生的综合学习素养,包括对知识的全面理解和实际问题的解决能力。上海学生在PISA测试中取得好成绩表明其对知识的掌握是全面而牢固的,新课改实施过程中并未大面积出现“轻视知识”的现象。

  第三,“建构主义”作为课改指导思想有益无害。新课改之初,为了克服行为主义大行其道的弊端,设计者将建构主义作为课改的理论基础。然而,新课改实施后,建构主义遭到质疑和批评,担心其削弱学生对知识的掌握,降低课堂效率。然而,反观建构主义,不难发现其所提倡的“探究”和“自主构建”与PISA测试的特点很吻合。它所衍生的“抛锚”“支架”“随机进入”等教学方式对于学生逻辑思维活动和分析解决问题能力的培养颇有裨益。正如辛自强、林崇德教授所说:“如果说教育创新是实现创新教育的必由之路,我们就需要用于指导教育改革和创新的系统、明确的理论。在这些方面,建构主义提供了某些最基本的理念和思路,虽然不能说‘建构主义总是有理’,但至少它是我们教育指导思想‘武器库’中最有力的武器之一。”[4]当然,建构主义和客观主义在课堂上要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探究”要用得恰到好处,事事探究则影响课堂效率。滥用“探究”难免掉入“虚假”和“盲目”探究的泥淖。其实,关于“接受学习”和“探究学习”的关系,有“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的古训可循。如今,PISA测试的结果表明,新课改提倡的建构主义思想指导下的探究学习是有成效的,不但未削弱学生对知识的掌握,相反,对学生活用知识有积极意义。否则,上海学生要在讲究活用知识、强调分析和解决问题能力的PISA测试中取得好成绩是难以想象的。

  第四,PISA测试只是学力测试,结论不能推及其余。尽管PISA测试与我国内地的考试不同,考题更倾向于测试学生对知识的灵活运用及解决问题的能力,与生活相关度也较大,但它仅仅是一个学力测验而已,内容是有局限的,仅限于阅读、计算和科学素养,并未涉及学生的身体、心理和道德等其他方面的素养,只能反映知识教育的成果,难以反映素质教育推进的全貌,不能夸大其效果而以偏概全。

  总之,PISA测试的内容虽然主要限于智育,不能涵盖素质教育的所有方面,但其所测要素与素质教育所强调的要素有一定关联。因此,将PISA取得好成绩看作“应试教育”的成功也是有失偏颇的。平心而论,新一轮课程改革的“国际视野”与“本土行动”结合对于上海中学生在PISA测试中取得好成绩是有积极作用的,但仅限于智育方面。对PISA测试结果深层次的审视、思索、探究,以期从中发掘对深化课改的启示才是最有价值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