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如何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
2015年08月19日 09:32 来源:《基础教育课程》2015年第20151上期 作者:(英)尼克·博力 罗娜·博力 字号

内容摘要:什么是创造性思维?我们为什么强调培养学生的创造力?

关键词:创造性思维;创新意识;创新能力;创造力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尼克·博力,英国剑桥大学学士,获得英国伦敦大学教师资格证,美国新泽西州大学教育管理硕士学位。尼克曾供职于英国、苏丹、尼日利亚以及东非、中东和中国的多所国际学校,2010-2013年,担任北京乐成国际学校校长;罗娜·博力,爱尔兰都柏林崔尼蒂大学古、现代文学学士,英国伦敦戈德史密斯大学的教育学硕士,英国巴斯大学博士。罗娜是一名极富经验的教育工作者,近年来教授过国际文凭课程中的大部分英国文学和英语语言学课程。

  译 者:杨千帆,北京乐成教育研究院助理主任

 

  什么是创造性思维?我们为什么强调培养学生的创造力?

  20世纪50年代,本杰明·布卢姆(B.S.Bloom)带领一组教育研究团队走进美国的课堂,研究调查美国的课堂如何开展教学。研究结果表明,美国学生几乎大部分时间都在死记硬背。这个结果令研究人员和教育工作者感到很不安。

  布卢姆及其团队因此研发出一套梯状模型,将人类学习的认知(思维)能力分成不同的层级。这个模型就是我们大家熟知的布卢姆目标分类法。这套目标分类法是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教育理念之一,但也是最被忽略的一个。我们会在下文中进行具体阐释。

  2001年,安德森(Anderson)、克拉斯沃尔(Krathwohl)和他们的团队对布卢姆的目标分类法进行一些调整和修改,如图1所示。

  图1 安德森和克拉斯沃尔修正的布卢姆目标分类梯状模型①

  创新能力位于金字塔的最顶端,表明了它是人类思维的最高层级。因此,教师在课堂上有责任鼓励学生的创造性思维,否则的话,就是低估了学生的能力。尽管这个理念还没有被广泛认可,但是每一个孩子的创新能力都是可以通过教授得到提升的。

  当然,我们首先需要为创新能力下个定义。英国教育家肯·罗宾逊先生在知名的TED(Technology,Entertainment,Design)演讲中这样定义创新能力:“产生有价值的原创想法的过程。”[1]这个定义,当然会让我们想到何为“有价值”,尽管如此,罗宾逊先生对于创新能力的定义的独特之处,是因为他的定义强调创新能力产生出来的产品必须具有能够被他人理解和接受的内在价值或者明确的目的。这个概念将“创造性思维”与“自由思维”明确地区分开来。“自由思维”是20世纪六七十年代在欧美课堂盛行的教学理念,它的产生源于布卢姆强烈反对的过度死记硬背。“自由思维”或者称之为“发现式学习”在当时非常盛行,不论如何定义,它都是学术严谨的对立面。“自由思维”理念带来的不公平后果就是对创造性思维的质疑。

  美国威廉玛丽学院金庆熙教授在罗宾逊先生的定义基础上又有所延伸,她认为,创新是在商业、科学以及其他领域制造出有用的、全新的东西,或者将有用的东西变得更好。[2]金教授澄清了关于创造力仅仅涉及艺术领域的理解,同时阐明了创造力也意味着在别人成就基础上的改进,她的想法如同创新天才牛顿所说,他只不过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取得小小的成功,换言之,他是将科学前辈已经取得的成果进一步地拓展和延伸。

  创造性思维的另一个特点是能够在不同学科之间、前人的经验和现有的经验之间建立联系。这种能力能够识别出前人没有考虑到的联系,并在此基础上进行探索。这个特点是科学、技术和医疗领域中大多数“颠覆性”突破成果的共同本质。然而,遗憾的是,中国基础教育将严格的学科领域思维培养放在至关重要的地位。

  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提倡在中国的课堂中培养学生的创造性思维,不仅仅是因为创造力能够锻炼学生的智力。中国目前进入经济深化改革阶段,政府试图摆脱对其他国家的技术和工业设计的依赖。事实上,中国国家“十二五战略规划”的重点是建设创新型国家,那么毋庸置疑,重点应该放在提高基础教育质量上。只有创新型教育才有可能形成创新型社会。如果中国想要再度创造辉煌的历史,那么必须在基础教育阶段鼓励创造性思维。令人振奋的是,我们现在知道创造性思维能力不是只有少数人才能拥有的,它是可以在每间教室得以教授的能力。

  每个孩子天生具有创造力。很多研究已经证实,儿童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远远超出成人的智力水平。肯·罗宾逊阐明,随着孩子成长,我们成人不断在破坏他们的创造性思维能力。事实就是,我们的学校强制性地按照既定的学科界限将孩子的思维进行分类,并且限定促进孩子的思维发展所需要的智力和环境因素。这个残酷的现实可以解释一种普遍的看法,即有创造性思维的人都是“叛逆者”——都是那些学校里表现不好,挑战权威的“坏孩子”。创造性思维人士的成功,恰恰是因为他们退学而不是所受到的学校教育!显然这不是一个能够让人接受的状况。

  金庆熙教授对于如何保持儿童与生俱来的创造力提出一些建议。[3]例如,她认为,回应孩子提出的各种各样问题并且引导孩子如何去寻找答案,对于保持孩子的创造力至关重要。她敦促家长们:真正地走进孩子们极富幻想和创造力的世界,并且不断地从中鼓励孩子。家长应该营造一个宽松的氛围让孩子们感受到犯错误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并且鼓励从错误中学习。家长应该允许孩子有孩子气,鼓励孩子幼稚地甚至愚蠢地解决问题的方式。孩子还没有长大,不应该强迫孩子以成人的方式思考。

  全世界不是只有中国的教育体制抹杀甚至反对创造性思维。反观布卢姆的梯状目标分类法,在工业经济时期,教育的任务就是培养在传统的生产线模式下工作的员工,那么“认识”和“理解”是最重要的技能。但是,在知识经济时期,情况已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